首页 > 国际 >

3岁女儿遭邻居性侵,荷兰父亲奋力搞倒恶臭恋童癖组织,孤勇战斗至今未停!

收藏

3岁女儿遭邻居性侵,荷兰父亲奋力搞倒恶臭恋童癖组织,孤勇战斗至今未停!

英国那些事儿 英国那些事儿 01-18 05:44


2009年,一个温暖的夏天,马塞尔·杰宁加(Marcel Jeninga)的生活永远改变了。

杰宁加是一位年轻的父亲,三年前他和妻子有了个可爱的女儿。

为了给孩子更好的生活环境,他们在荷兰一个安静的小区买了栋联排别墅,这里治安良好,居民友善,在后院的秋千上,经常能看到女儿玩闹的身影。


(杰宁加和长大后的女儿)


那个下午,杰宁加从超市下班,锁好自行车,像往常一样回到家中。

他忽然听到浴室里传来一阵痛苦的尖叫,是女儿在大喊!

他冲进浴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3岁的女儿只穿着内衣,她的身上满是被抓的痕迹,还在流血。

杰宁加问这是谁干的,她哭着说“吉尔特”。


(案发地点所在的小区)


吉尔特.B(Geert.B)是杰宁加一家的邻居,一个40多岁的男子。


他看起来挺友好,偶尔会来他们家喝咖啡,每次来都给杰宁加的女儿送毛绒玩具和糖果。

杰宁加没想到邻居会强奸自己的女儿,但他回想起6个月前,某天吉尔特来家里喝咖啡时,女儿什么话都不说,直接把手伸进他的口袋掏糖果。


好像她早就知道这里有糖。

一家人报警了,警方逮捕了吉尔特,没收了他的电脑和数千张女孩的色情照片。


(杰宁加和他的妻子)


根据警方的调查,吉尔特大约是在女孩出生不久后,就开始性侵她。
每次,他都趁着杰宁加和妻子上班时过来,完事后给小女孩送糖吃,让她不要说出去。

吉尔特给女孩拍了很多色情图像,不少被发到网上,直到现在还留在暗网的某些角落里。

在提取了吉尔特的DNA后,警方找到另一起可怕的案子。

1991年,代芬特尔市,一个叫塞米哈·梅廷(Semiha Metin)的8岁女孩被人强奸后勒死。


(塞米哈·梅廷)


当时,吉尔特是梅廷街对面的邻居,案发后作为嫌疑人被调查。但因为没有证据,他很快被释放了,这起案子也变成悬案。

18年后,通过DNA对比,警方发现吉尔特的DNA和梅廷睡衣上的DNA是一致的,就是他谋杀了那个女孩。


(警方搬运梅廷的尸体)


除此外,另外几起儿童强奸案也浮现水面,到2010年,吉尔特被发现性侵至少5个女孩,谋杀一人。

法院在那年宣判他有罪,判处他15年有期徒刑。


入狱10年后,吉尔特在去年被转入精神病院里。


(法庭上的吉尔特)


这个惩罚不重,相比之下,杰宁加的家庭则毁灭了。

看到孙女被拍下的色情照片后,杰宁加的父亲感到难以承受,自杀了。

杰宁加的母亲被指控协助吉尔特性侵自己的孙女,一度被捕。


这是因为杰宁加和妻子出门工作时,都是母亲帮忙带孩子,检方认为她不可能不知道邻居干的邪恶之事。


(杰宁加和妻子普莉西亚)


因为没有证据,老婆婆在2009年被无罪释放,但一家人难以释怀,不相信她没注意到任何异样,此后再也不和她来往。

种种压力之下,杰宁加努力让妻子和女儿过上正常生活。他以为案子了结,可以向前看了,但一切还没有结束……

警方告诉他们,在吉尔特性侵他女儿的时候,有一个荷兰团体在不停向他提建议,告诉他该怎么操作。


(杰宁加)


这个组织叫Vereniging Martijn,简称Martijn,它成立于1982年,是一个推动成人和儿童性行为合法化的组织。

也就是说,它是一个恋童癖倡导组织。

“Marijn协会成立于1982年,是一个讨论恋童癖的平台。”官网上写道,“Marijn协会致力于推动社会对儿童和成人关系的接受度。在体验愉快的儿童和成年人的关系时,潜在的身体亲密接触不应该成为问题。”


(Marijn协会的官网)


“关于这种身体上的亲密关系,Marijn协会提出了四项指导方针:
1,儿童和成年人分别表示同意
2,儿童的父母表示开放态度
3,儿童有随时退出关系的自由
4,与儿童的个人成长保持协调 ”



但Marijn协会的作为,没有官网说得那么冠冕堂皇,是他们教吉尔特如何得手,如何逃脱。


杰宁加和妻子一无所知,他们仍然对他的女儿下手了。


(杰宁加看女儿的照片)


虽然看着荒唐,但Marijn协会不是暗网上的地下组织,而是一个合法的荷兰组织,有公开出版物,还搞了会员制。

它也不是唯一一个支持恋童癖的荷兰团体。

2013年,一家网站发布支持恋童癖的书,网站以爱德华·布朗格斯玛(Edward Brongersma)的名字命名。


(爱德华·布朗格斯玛)


布朗格斯玛是一名荷兰律师和政客,他在上世纪50年代因为与一名17岁少年发生性关系被捕,从此开始提倡恋童癖行为去罪化。
正是因为他,荷兰的性同意年龄降至16岁,他还要求降到更低。

在1974年到1987年,恋童癖杂志《洛丽塔》在荷兰发行,里面满是儿童色情图片,发行量一度达到25000份。

《洛丽塔》宣扬成人与儿童的性行为是美好的,它的创始人因为和12岁的女儿发生性关系,被判入狱两年。


(《洛丽塔》杂志)


为什么这样的组织、杂志能够明目张胆地出现?


这里面有不少历史原因。

上世纪60到80年代,随着欧洲各国掀起性解放运动,恋童癖团体和激进分子接触,提出一个新概念,叫“儿童性解放”。

这些“进步”人士认为,儿童也有欲望,如果人为压制它,会导致他们出现心理问题,以后的一生都难以解决。



于是,成年人开始让儿童提前感受性,很多时候这发生在儿童和成人之间。

有德国学校推出儿童性练习,也就是课堂上模仿性行为。甚至有幼儿园讨论了一年,要不要让孩子和老师发生关系(幸亏最后反对派获胜了)。

法国的作家协会宣扬“消除所有性禁忌”,不承认成人和儿童之间存在身体界限,导致家庭内的乱伦案频发。



“儿童性解放”变成一个极端,但受欢迎的意识形态。德国的绿党和自由民主党在80年代通过支持恋童癖的决议,在英国,全国公民自由委员会下出现一个分支,叫恋童癖信息交流中心。



1977年,三名男子在和12、13岁的孩子发生性关系被捕后,69位高级知识分子签下请愿书,要求让他们出狱。签名的人中,包括大名鼎鼎的萨特、波伏娃、福柯和罗兰·巴特。



这样的社会氛围,现在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但当时很正常。

也是这个原因,Marijn协会诞生了,它的巅峰期是80年代,有650多名成员,让荷兰老一辈不知羞耻的恋童癖们非常怀念。

知道了历史后,杰宁加很吃惊,他认为这些组织就算当年合法,现在也不应该存在。

现在的社会,已经不同以往了。


(杰宁加)


从2010年起,杰宁加就在和Marijn协会打官司,要求荷兰法院关闭这个组织。

法院原本判他赢了,但Marijn协会拿出“性自由”等说辞,一番上诉,又把宣判驳回去了。

杰宁加找到律师叶·德罗茨(Yme Drost),收集了大量该协会伤害儿童的证据,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

终于,在2014年,他们成功了,法院禁止Marijn协会继续存在,所有成员就地解散。


(穿着基金会衣服的杰宁加)


但杰宁加的战斗没有结束,因为他又发现,一个叫《恋童癖手册》的电子书在网上流行起来,里面的内容,很像当年Marijn协会叫吉尔特做的事。

这本书近1000页,详细写了如何通过自己的社交圈找到儿童,如何在街上或体育俱乐部找儿童,如何让孩子保持沉默。


(《恋童癖手册》)


它列出诱骗孩子的最佳时间和地点,题为《狩猎季节》,里面甚至有如何抹去他们身上的DNA痕迹的内容。

杰宁加发现,这个电子书不光在暗网上流行,明网上也可以轻易找到,荷兰没有禁止。

此时的他已经是反虐待儿童基金会的主席,看到书后,他把书打印出来,交给的政府官员,游说他们把《恋童癖手册》禁掉。


(杰宁加接受采访)


但司法部长费尔德·格拉普霍斯(Ferd Grapperhaus)说,他们不能这么做,因为这本书里不包含犯罪材料。

“是的,这本书是很恶心,很烦人。”他在2018年的采访中说,“但我们无权禁止这本书。”

里面明明都是犯罪指导,因为没找到具体实施的人,就不算“犯罪材料”了吗?


(司法部长费尔德·格拉普霍斯)


杰宁加后来了解到,其实政府早就知道这本书的存在,但就是没禁止它。

他非常愤怒,也感到很荒谬,说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他多次开往海牙,直接把《恋童癖手册》摆在国会议员的办公桌上,让他们亲眼看看里面的内容有多可怕。

因为缺少政治关系,刚开始没人把这本书当回事,但因为去的次数多了,有个叫杰若恩·韦恩哈登(Jeroen Wijngaarden)的议员认真看了这本书。


(议员杰若恩·韦恩哈登)


这完全超出言论自由的范畴,显然是个犯罪指导手册啊!

韦恩哈登提出禁掉这本书的动议,在仔细看了内容后,这个提案得到大部分议员的支持。


(荷兰议会)


在禁掉Marijn协会后,杰宁加成功把它的遗毒也封禁了。

不光是荷兰,在他的努力下,德国也禁止了这本书。

2019年,他找机会和德国的两名议员见面,讨论禁止这本书,第二年,他向法兰克福检察官办公室提出相关申诉,并且接受媒体采访,给他们施加压力。

接着,他和德国演员卡斯滕·斯塔尔(Carsten Stahl)一起出镜,讲到自己的故事,提到为什么必须禁止这本书。


(杰宁加和演员卡斯滕·斯塔尔)


终于,在2021年6月,德国批准禁令,对任何拥有并传播儿童性侵指南书籍的人,判处最高3年监禁。

德国的两名议员告诉媒体,如果没有杰宁加的努力,两国的禁令不会出现。

杰宁加没有止步于此,他的战斗,还在继续。


(推动法律,已经是他的工作了)


他希望在整个欧盟推动禁令,所有持有儿童性侵指南书的人都算犯法,内容不限于《恋童癖手册》。

这很难,很多欧盟国家在儿童保护上反应迟钝,甚至法国直到去年才敲定性同意年龄是15岁。



杰宁加继续和Marijn协会斗智斗勇,因为它又死灰复燃了。

他和基金会的人发现,这个协会在邮件里秘密联络,讨论成立第二个Marijn协会。

Marijn协会的主席马金·尤斯伯格德(Martijn Uittenbogaard)也在个人网站上推广他的邮箱订阅服务,直言这个订阅是为“男孩女孩爱好者”设计的。


(马金·尤斯伯格德)


杰宁加把证据交给警方,警方逮捕了其中三人。不过马金没事,因为他否认第二个协会的存在。

实际上,他的目标已经不是成立小小的协会了。

2020年,马金和另外两名前协会成员宣布,重启“邻里之爱、自由和多样性党”,简称PNVD党。


(暂时只有3人的党)


这个党成立于2006年,在2010年一度解散。它绰号“恋童癖党”,其主要纲领是推动儿童色情制品合法化,和把性同意年龄降低到12岁。

马金说现在的荷兰已经没有了自由精神,为了给全国恋童癖“营造更好的环境,决定身先士卒,重振荣光”。

在电视上,他说两三岁的儿童完全有能力决定自己是否想要性,就和吃冰淇淋一样。

“既然这个年纪的儿童能决定是要冰淇淋,还是去游乐园,为什么不能决定是否要性呢?”


(马金在电视采访中说)


看到他冒出头后,杰宁加动员荷兰的议员们签请愿书,阻止PNVD党站稳脚跟。

他也决定和他们正面刚,为受害儿童的父母们成立了一个党,开始自己的竞选活动。

“看到政客和政府的反应如此缓慢,我对人的信任已经破碎了。”杰宁加说,“过去发生的事,一直在吞噬我。参加竞选可以找到某种目的感,给这些可怕的事情做个了解。”


(杰宁加和女儿)


没有父亲想经历杰宁加遭遇的事,但对孩子的爱,让他一步步咬着牙战斗下去。

希望他能带来更多、更大的改变吧,
让那些表面堂皇,实则卑鄙的事物,在风中烟消云散……






ref:

https://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world/sexual-violence-against-children-why-aren-t-thousands-of-gigabytes-of-abusive-images-removed-from-the-web-a-99f36312-8054-479b-8d7c-ff86679daa45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01/feb/24/jonhenley
https://www.bbc.com/news/magazine-26352378
https://www.politico.eu/article/france-sets-age-of-consent-at-15/
https://www.rtvoost.nl/nieuws/1538884/Omstreden-pedohandboek-ook-in-Duitsland-verboden-na-lobby-Twentse-stichting
https://www.rtvoost.nl/nieuws/313996/Hengelose-bestuurder-verboden-pedoclub-Martijn-weer-actief



--------------------

精清从心邪照: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个爸爸好厉害????????


卡卡荷光:恋童麻烦都给我下地狱。儿童没有什么见鬼的“性自由”。想起在提《妇女权益保障法》意见参考的时候,有一条我填了性同意年龄18岁。有个垃圾跑来跟我说,“别的都算了,唯独这条!!!”真见鬼的渣滓垃圾


TigerLily老虎莉莉 :這個世界真的瘋了,邪惡的主張披著進步價值的外衣而來。


黄木山人L23:“如果自由不加限制,一定会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zero的银色史诗:谁要提出炼铜合法,我自己坐牢也得把那个人杀了????


xss快去学习:冰淇淋不会让根本没有发育成熟的儿童下身撕裂、感染性病、心境扭曲、失去对人的信任。这群自私的疯子。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