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2700年前豪华庄园的厕所里,藏着王族的难言之隐

收藏

2700年前豪华庄园的厕所里,藏着王族的难言之隐

环球科学 环球科学 5天前 13:57

图片来源:Emojipedia


厕所,不一定都是卫生设施。

考古学家在耶路撒冷,发现了一间来自铁器时代的厕所,大约有2700年的历史。在那个年代,私人厕所还是一种极为稀有的设施,也是高贵身份的一种象征。


不过,有位科学家关注的焦点,却是在这间厕所里静静躺了两千多年的寄生虫卵。它们的存在,让科学家明白一件事:即便是拥有私人厕所的精英阶层,也会因为受到粪便污染而腹痛腹泻,甚至营养不良。


2700年前的豪华厕所


2019年,一场盛大的考古挖掘活动,在耶路撒冷南部的阿蒙哈纳兹夫(Armon Hanatziv)开始了。第二年的9月,考古学家们便宣布发现了一座雄伟宫殿的遗迹。


从一些被掩埋整齐的文物中,研究人员看到了熟悉的图案:石柱柱头的样式是伊欧里斯柱式,这是第一圣殿时期(公元前10世纪~公元前6世纪)宫廷建筑的一个典型特征。


以色列的5夏克尔硬币上,也刻画着和柱头样式相同的图案(图片来源:Yaniv Berman/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


与那些保存完好的柱头相比,建筑物的其他部分已遭到破坏。挖掘项目的负责人、考古学家雅科夫·比利格(Ya'akov Billig)估计,这座宫殿可能建造于亚述人来袭(公元前701年)之后、耶路撒冷的重建时期;再到公元前586年左右,巴比伦攻陷耶路撒冷,建筑又被损毁了。


在两场劫难之间,耶路撒冷所在的犹大王国历经了两代君主,希西家和约西亚。而挖掘出的这座能够俯瞰城市全景、并可远眺圣殿山的宫殿,可能就属于他们中的一位。宫殿旁边,曾经有一片精心打理的花园,它们共同组成了富丽的王室庄园。


能俯瞰整个耶路撒冷的宫殿模拟图(图片来源:Shalom Kveller/City of David Archives)


如果说,找到王室庄园已经让考古学家感到振奋,那么庄园里的厕所,就是更加难得的惊喜。毕竟,那个时代的人类还在露天响应大自然的呼唤,拥有厕所的只是极少数人,在整个以色列都罕有类似的考古发现。


考古队找到的是一整个厕所隔间,里面有用石灰石雕刻成的马桶座,而马桶下面连接着粪坑。考古学家发现那只马桶的形状十分友善,当年的人们坐在上面可能会很舒服。


庄园里的马桶(图片来源:Yoli Schwartz, 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


粪坑并没有接通任何下水管道,所以排泄物并不会自己消失。团队推测,王室庄园可能有清洁人员或是奴隶,会定期清理厕所中的排泄物。


除此之外,团队还在这间厕所里找到了几十只碗。考古学者推测,这些碗有可能是用来盛放一些空气清新剂,避免当时的王室成员被排泄物的气味打扰。


但在观察一间厕所的时候,舒适度和气味可能都不是科学家最关心的事。


粪便告诉你,王族的卫生条件有多差


来自特拉维夫大学的达芙娜·朗古特(Dafna Langgut)博士,就更加在意卫生条件。


她从那只王族马桶下的粪坑里,收集了15个沉积物样本,为的是观察从前王公贵族的粪便,看有没有危险的肠道寄生虫,曾经在那些古人的身体里作乱。


经过大约2700年时间,蠕虫本身当然早已腐烂,它们的卵也不再存活。但在粪坑之中,有些虫卵完好地保存至今,成为有效的考古学记录,方便科学家观察古人的疾病。


朗古特博士在收集的样本里,发现了4类肠道蠕虫的卵。其中数量最多的,是蛔虫(Ascaris lumbricoides)和鞭虫(Trichuris trichiura)。这些蠕虫感染人体之后,容易导致营养不良,严重感染时甚至可以造成儿童发育迟缓。


显微镜下的虫卵,b为蛔虫,d为鞭虫(图片来源:原论文)


当粪便被倾倒进河流,它们会污染水源,或者人们利用粪便为作物施肥,它们会污染食物,让寄生虫有了传播的机会。简而言之,病从口入。就连曾经住在奢华庄园里的贵族,可能也无法避免这样的感染。而一旦被肠道寄生虫入侵,不加治疗几乎不可能痊愈,蠕虫们会一直在宿主身体里生存并繁衍,成为宿主一生的痛苦。


除了上面两种寄生虫之外,科学家还从古老粪便中发现了绦虫(Taenia sp.)。它能引发多种感染症状,包括腹痛、恶心、腹泻等等。在感染人体之前,绦虫需要利用猪或牛作为中间宿主,而人类如果食用了没有煮熟的肉类,便可能感染绦虫。


显微镜下的虫卵,e为绦虫,a为蛲虫(图片来源:原论文)


朗古特博士从粪坑沉积物里发现的最后一种肠道蠕虫,是蛲虫(Enterobius vermicularis)。它可以因为手被粪便污染而传播,也能在空气里传播,并有可能在夜间引发剧烈的肛门瘙痒。


如今,这四种寄生虫的感染都十分常见,经过治疗也很容易康复。不过在耶路撒冷古老王室庄园里发现的蛔虫,却是以色列所有考古记录中年代最早的蛔虫。当然,这未必表示以色列境内的蛔虫首先出现在这座庄园,也可能只是这座厕所里的粪坑制造了特殊环境,让虫卵幸得保存。


但在科学家眼里,大约2700年前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或许能解释那些肠道寄生虫的出现。上文提到,失落的宫殿很可能是亚述人入侵耶路撒冷后修建的。而在亚述人的统治下,公元前7世纪的耶路撒冷从混合型的地中海农业(种植业与畜牧业并重),转向了种植为主的农业。甚至有市民被迫在荒凉的多岩地带耕种,还被指定了种植什么作物。


所以,收集人类粪便作为农田的肥料,很可能在那时成为了耶路撒冷的常规操作,也为蛔虫和鞭虫的传播提供了有利条件。


后来,卫生状况变好了吗?


到了罗马时期(公元前63年~公元135年)的以色列,私人厕所依然是十分奢侈的设施。不过,平民也终于有机会在大型公共浴场找到类似的配置。


以色列贝特谢安的一座罗马时期公共浴场(图片来源:Peter Gendelman/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


那里的厕所会有冲洗通道,方便人们冲走排泄物;还有一根水管,让用户可以用浸湿的海绵来洗刷臀部。以色列文物管理局(IAA)的考古学家彼得·根德尔曼(Peter Gendelman)说,这样的厕所需要连接供水系统和排水系统,代表着先进的城市规划。


一方面,厕所的卫生系统在一天天改善;而另一方面,依然有许多人没有充足的卫生条件,需要将粪便倾倒在街上,而安装了私人厕所的家庭,也会将粪便通过管道排入水体当中。就算是进入中世纪,乃至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以色列,依然有人因为粪便污染而患上流行病。


1902年,霍乱袭击了一座名叫雅法的以色列城市,这种疾病也可以经由粪便传播。当时城里的一部分家庭,还用着旧日无法排污的厕所,只能在每次使用后手动清理排泄物,然后丢弃,疾病也因此传播开来。虽然官方记录的死亡人数为272人,但以色列文物管理局的考古学家约阿夫·阿贝尔(Yoav Arbel)说,实际死于霍乱者约有千人,而当时整座城市的人口也只有2万。


如今,一部分人类已经有抽水马桶和卫生纸可用,甚至有附带清洗功能的马桶来代替卫生纸,一些城市里可能也有相对完善的水质净化系统,避免人们接触到被污染的水源。


但世卫组织2018年的数据显示,全球依然有45亿人,缺少一处能够妥善处理排泄物的卫生设施,也就是厕所。而露天排便会持续污染水源,导致人们出现营养不良和发育迟缓。根据2015年的数据,每年约有1.61亿儿童的身体健康和精神健康因此受损。


肯尼亚,一处公共厕所外有卫生健康教育内容(图片来源:UNICEFKenya/2011/Gangale)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当中包含了这样一条:2030年,人人享有适当和公平的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杜绝露天排便,特别注意满足妇女、女童和弱势群体在此方面的需求。


希望早日实现。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