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日本妹杀牛郎那个案子开庭了,真相经过叫人唏嘘...

收藏

日本妹杀牛郎那个案子开庭了,真相经过叫人唏嘘...

澳洲的家一墨尔本 澳洲的家一墨尔本 3天前 11:26

还记得数月前,发生在新宿某公寓内的“牛郎被刺杀”案吗?


凶手是漂亮的日本妹子高冈由佳。警方赶到现场时,她叼着烟,身上沾满血迹,怔怔坐在地上,身旁是被她用刀捅成重伤的受害人。



画面太有故事感,21岁的高冈由佳成了许多网民热烈讨论时“过于漂亮可爱的嫌疑犯”。



被捕时,高冈由佳说爱他爱到不行,所以想杀了他,再和他一起去死。这样的癫狂宛如日本大半个世纪前的著名恶女阿部定,给这个案子又增添几分猎奇性。


受害人,新宿某牛郎店牛郎琉月经过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已经出院并重回牛郎店上班。专门的牛郎平台上,是这么介绍他的。



20岁的他把这次遭遇当作最新谈资和噱头,以“不会输给疼痛”,但“不能喝酒”的牛郎人设重战酒国。


他接受了高冈家人提供的500万日元示谈金,向地检发求情信,请求给高冈由佳减刑。他也自认是渣男,玩弄了对方的真情。


▲7月1日复归,琉月在前一天发的推文


12月3日,此案在东京首次公审,案件的来龙去脉终于透明化了。只是读完庭审记录内容,说不出地压抑。


高冈由佳,21岁。前面20年的人生,和许多普通女生一样,上学读书考大学,喜欢动漫和cosplay。大学中途退学,在一家培训班打工当总台。后来又去酒吧当店长。


▲高冈由佳


2017年10月的一个晚上,牛郎琉月去高冈上班的酒吧喝酒,两人认识了。到2018年3月,高冈由佳开始去琉月上班的牛郎俱乐部消遣。


此时,已经迷恋上琉月的她,两天去消费一次,每次都点名琉月作陪。每个月下来,至少消费100万日元,哗啦啦花掉了几百万。


为了能见到琉月,独占他的时间,帮他争取业绩No.1的荣耀,由佳去风俗店兼职卖身。嫌来钱慢,还去做伴游女郎,陪老男人出去旅游数日,一次挣上100万。


在她的“努力”下,去年3月份时,在店里业绩榜上排不到名次的琉月,4月份排到第三,案发的5月份排到了第一。


▲琉月


在高冈由佳眼里,琉月是她的男朋友。


两人每周保持2~3次肉体关系。她向他明确表达爱意,他也向她说过“喜欢”。


她让他搬过来同居,他没有拒绝,说等牛郎店的工作辞掉后就搬过去一起住。


他知道这个女生是真的爱上自己。尽管在他看来,她只是很重要的客人;尽管店里的前辈提醒过他,不要和客人在店以外的地方过于亲密,为了“肥客”不落跑,他一直持续着说爱她,将来想和她结婚,并保持肉体关系。


▲琉月


琉月知道高冈由佳光靠酒吧店长的工资收入,绝无可能负担得起牛郎店动辄几十万一次的开销。也知道她在兼职卖身,用卖身钱来他店里一瓶瓶的开酒。


即便知道,到了每月结算,自己业绩不够的时候,还是会让“将来想结婚”的她来捧场。看她大把大把地花着卖身钱,喜滋滋地谢谢她:又让你花这么多钱,真抱歉啊。



案发的5月份,她咬牙花了150万前期费用,在新宿租了一间公寓,作为今后两人共同生活的爱巢。


也是从那个月起,她感觉到琉月的疏远,因为黄金周她没去店里消费。不是不想去,为了短期内挣快钱,她陪一个老男人出国,挣了200万。回来后就用这笔钱去租房子了。


高冈由佳也不是生性浪荡。风俗店卖身,陪老男人出游,这些让她痛苦不已。但她给自己画了个饼,到9月份,琉月辞职了,两人住一起,就不用去卖身挣钱了。


▲高冈由佳


可是除了她,琉月还有其他的女客。


案发两天前的5月21日,高冈由佳得知他陪其他女人出去开房,痛心不已。要求他别再说谎,工作需要得和异性担处的时候,事前告诉她一下。


5月22日13点到次日凌晨5点,高冈由佳出去上班,风俗店外卖接客5人……


5月23日,案发当天上午,高冈由佳给朋友打电话聊心事,梳理了与琉月的前前后后。她的情绪开始崩溃:要和他在一起,就得忍受他和其他女客调情,忍受他对自己的爱理不理,忍受所有的亲密都建立在她去牛郎店花钱消费的前提之下。


她想到了死。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只有杀死他,自己再跟这一块儿死了,才能永远在一起。



5月23日下午3点,琉月终于过来了。两人一起把窗帘装好,亲热了一番。琉月只穿内裤,躺床上睡下。


刚搬家,日用品不齐。高冈由佳这天早上下班后,顺路买了把菜刀。看着在床上睡着的琉月,她去厨房取出那把刀,朝着他左侧上半身刺了下去。


被惊醒地琉月想要起身,她趴上去要按住他。被琉月勒住脖子,她才离开。


琉月:知道了!知道了!超爱你的,所以我们永远在一起!


由佳:超爱你的,所以我们一起去死吧!


▲5月20日才租下的公寓,月租11万


高冈由佳在庭上说,刀捅进琉月身体的那一瞬,那种触觉和他痛苦的表情,已让她非常后悔这么做,不想杀死他了,就把刀放在床底下。


琉月起身往外跑,高冈求他不要离开自己。他打她踢她,她的隐形眼镜被打掉了。


摸索着,抓起手机和香烟追到楼下大堂。高冈由佳见琉月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表情痛苦地望着自己。后悔杀他的心情更加强烈,他不能死,非常害怕他会死这件事。于是,她拨通了110。




杀人绝对是错的,就该让那个不知道哪儿长得帅,爱情买卖倒是玩得很溜的牛郎,喝死在牛郎店里头。


爱上牛郎是蠢的。那些哄人的套话,和推姑娘下海卖身供养他们的套路,多看看揭露牛郎行业的黑暗纪实,少看电视综艺里的牛郎,高大上得宛若思想明灯。



12月3日开庭,琉月也出庭了。他看着站在被告位置的高冈由佳,而她至始至终垂头,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对双方来说,这都是一次太痛太沉重的领悟。


另外,高冈由佳出身中国,两岁来日本后,归化入籍。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