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中国男在日本捐精反被起诉?狗血事件太震撼,看傻全网…

收藏

中国男在日本捐精反被起诉?狗血事件太震撼,看傻全网…

英国报姐 英国报姐 8天前 09:39

“十年来我们一直想再要一个孩子,但是因为丈夫的问题始终怀不上。”


“所以我怀孕的那刻丈夫真的很高兴,但他却不知道,这是我和别人的孩子...”



昨天,日媒报道了这样一段奇妙捐精物语:


日本女子在网上物色人类高质量精子捐献者,全程瞒着丈夫,通过直接和对方发生关系的方式受孕。


生下孩子后,女子才发现对方资料造假,并不是想象中的“高质量男性”,于是抛弃孩子,并起诉要求赔偿3.3亿日元。



听上去已经足够狗血了,但是...因为其中细节比听上去的还要更加狗血离奇,事件一经曝光就迅速掀起讨论。


谁看完都得感叹一声:要素过多,贵圈真乱...


事情要从想要受孕的日本女性说起,10年前,她和丈夫有了第一个孩子。两人一直想再生一个,但因为丈夫的问题始终怀不上。



心如死灰的她不得不寻找新的出路,于是把目光,投向了“精子捐赠”:


在日本,正常的捐精受孕流程是,志愿者提供精子到正规的精子库,符合条件的申请夫妇可以申请得到志愿者的精子,通过体外受精或是人工受精的方式怀孕,产下宝宝。



而这件事的狗血之处就在于,当事女性不想让丈夫知道自己是找的捐赠。她想全程瞒着丈夫生下孩子,让丈夫觉得这确实是他们两人的宝宝。


也因此,她并不能通过上面这样的正规流程来受孕。


再加上,目前日本的精子捐赠几乎不受监管,因为人工授精诊所很少见,而且只对已婚女性开放,由于全国只有一家商业精子库、12家医院提供此类生育治疗,许多人不得不在社交媒体,非官方平台上寻找精子捐献者。


思前想后,她决定上网在这些平台寻找能提供精子的人,和对方发生性关系来自然怀孕。



“我有一个上初中的儿子,我不想让即将出生的孩子和他有太大的差别,我也想像生长子时一样自然怀孕。


虽说考虑到丈夫,不进行性行为,选择人工授精比较合适。但即使背叛丈夫,我也要为即将出生的孩子着想。”



为了不引起丈夫怀疑,她觉得提供精子的人需要长相和丈夫相似,血型相同,学历相近。为的是只要不特意去做DNA检测,就不会暴露事实。


至于为什么还要筛选学习能力,她表示,自己想要一个和丈夫一样,能够考进顶尖大学的孩子。


计划敲定,剩下的就是付诸实施了。在她的不懈努力之下,终于在非官方平台找到了一个堪称完美的精子捐赠者。



捐赠者年龄不到30,未婚,在A看来,他是和花滑选手羽生结弦类似的清爽系帅哥。


更重要的是,他的长相和丈夫相似,毕业于日本顶尖的京都大学,各个条件都和自己的计划吻合。



在之前连续从捐精登记者中“面试”5人失败后,她更加觉得,与这位捐赠者的相遇宛如久旱逢甘霖:


“我的条件是和丈夫长得很像,学历和丈夫毕业的大学差不多,没有妻子或恋人。他和丈夫的外貌特征相似,而且竟然都是京都大学毕业的金融公司职员。当时就觉得真是奇迹啊。”


在见面了解之后,她最终做出决定,要和这个人一起推进自己的计划。


于是,从19年4月到6月,为了通过自然性行为而怀孕,她每周和他跑2~3次旅馆,为了神圣的造人事业尽心尽力。


示意图


同时,为了让丈夫相信孩子是自己的,她回家后还要和丈夫维持高频率的造人活动,堪称劳模。


和捐献者发生十几次关系后,她终于如愿怀孕,事情到此圆满结束。


孩子有了,肉体也满足了,只有丈夫受伤的世界完成了,堪称皆大欢喜。



但在捐赠者的视角看来,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捐赠者“单身日本高材生”的身份,完全是伪造。



他本人是中国人,因为在日本待了十多年,日语非常流利,在交流中完全没有破绽。


他毕业的学校只是普通的公立大学,并不是京都大学。资料中的“单身”也是假的,他已经结了婚,有了妻子。


在向对方展示工作证时,他没有露出自己的全名,而是遮住了姓氏,只露出名字,让对方以为自己是土生土长的日本人。


同时,他口头保证,自己没有任何家族遗传病、性病和精神病史。


对方也确实上钩了,这番操作下来,对他“单身日本高材生”的身份深信不疑。



于是,他跟女方一起连续两个月,为了神圣的造人事业尽心尽力。


当然,这个过程中所有花费都是女方承担,毕竟,有需求的是对方而不是自己。


但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6月女方怀孕之后,她竟然提出要继续和他维持现在的关系。


7月到9月两人一直保持见面,每次都发生关系。捐赠者表示自己本来是想拒绝的,因为怀孕之后自己的角色就算完成任务了,但对方一直逼迫自己继续下去。


他经常收到这样的信息:“和你一起真的好爽”、“我丈夫只是个发臭的家暴大叔”、“我们继续做下去让子孙繁盛起来吧”...



“我和她一直见面到来年3月,她要求我和她发生关系,我拒绝了,结果被诽谤中伤。”


“我对她没有恋爱的感情,但她却对我有好感,她一直催我和妻子分手,和她结婚,我拒绝了很多次也没用...”


而女方的说辞是,“怀孕后确实发生过关系,现在想来还挺奇怪,记不清到底是谁主动邀请的...”


因为达不成一致,两人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终于爆发了争吵。


女方以“对方态度不好,恐怕有犯罪倾向,影响肚子里的孩子”为名义,对捐赠者的身份进行了彻底调查。


这一查可傻眼了,别说京都大学毕业了,对方甚至根本不是日本人...



感受到欺骗之后,她开始向律师咨询,还跑去报案称自己被骗。


捐赠者因此被上门调查,捐献精子的事实被妻子和公司发现,当场社会性死亡。



因为“母亲身心状态不稳,无法和孩子一起生活”,刚出生的孩子惨遭抛弃,被送往了儿童福利设施。


捐赠者表示,在和妻子商量之后愿意负起责任养这个孩子,自己在大公司上班,工作稳定,完全有能力抚养。


但显然,女方并不打算放过捐赠者。


这之后,2021年12月,她在东京提起诉讼,自己因被欺骗而和不合适的人发生关系、生下孩子,精神上遭受了极大的痛苦,要求对方赔偿3.3亿日元。



同时,她表示虽然自己的行为已经在网上受到了指责,但考虑到在法律不完善的情况下,社交网络上的精子交易不断增加,“为了防止出现和自己一样的受害者”,决定公开案件并提出诉讼。



代理律师扛过了这面大旗,称这是整顿日本国内类似事件的绝佳机会,要以此来规范精子捐赠相关的制度,完善法律法规。



全国各家媒体轮番报道,鱼死网破的两人被推上风口浪尖,估计还有很长的一段官司要打了...


全程吃瓜的日本网友也相当震惊,完全没想到会有这么狗血的事情。


“不去做人工授精,反而和别人发生关系来受精,这一点我就完全没法理解了...可以说是大为震撼。”



“大儿子是初中生,事情闹得这么沸沸扬扬...


本来初中生就非常敏感,女方还非得在这个时间段要孩子,当妈的可多考虑一下孩子的心情吧。”



“为了以后不再出现相同的受害者?弄错了吧,这不就是占领道德高地来转移视线?”



当然,整个事件看下来,最大的受害者还是孩子。


上初中的大儿子受到的心理影响暂且不论,因为遭受嫌弃,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就被扔到福利机构成为孤儿。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相当魔幻了。


至于官司谁赢谁输,对围观群众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吧...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