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搞笑 >

你知道你在站起来之前喝了多少吗?

收藏

你知道你在站起来之前喝了多少吗?

beebee公园 beebee公园 7天前 15:51

不,你不知道。


甚至于,很多人都不知道。




你是浪子,是Party Queen,是长夜里自诩的人型酒精。


你曾在杰克丹尼中畅饮,在摆满黑桃A的圆桌前狂欢,你可以闭眼喝掉三箱乌苏再嗑掉三弹生命之水;酒精一度开始变得乏味,你认为度数已经难以带给你超脱。


但这一切,都只会发生在你的臀大肌离开座椅之前。




“永远没有人能知道酒后离开座位后会发生什么。”


凯特在冰天雪地的丹佛醒来之后为自己留下了这样一句警世格言。她前一天去参加朋友的派对,然后记忆就停留在了她从座位上站起来的那一刻。




酒后的座椅就像薛定谔的玩具,是给予你当众扑街还是送你潇洒退场,全看自己当天的业力。


但前者往往才是无数酒客的结局。


有些人从一开始就犯了忌讳,把自己种在沙发上喝酒,这是一种鲁莽。




他们轻视了坐下的脾胃和他们的腰围一样,形变会带来膨胀,继而引发的都是关于酒量的自大幻想。


身体对酒精的摄入存在一个阈值,不能在有限的资源下把单位密度无限提高。


装得下多少装多少,你的肠胃和大脑会联手括约肌一起行骗,但救你的只有一块心肝。




被酒浸润的身体和一触就破的皂泡无异,意识很难不会被冲起来的酒精反噬。


“随时警醒自己,尤其在这些天杀的家伙与座椅在一起时,他们就像曼妥思和可乐混在一起一样可怕!Damn!”


酒精在你坐下时是在积蓄,是在预谋,是五脏内腹内隐忍的反贼,是一个随时憋着坏的坏坯。


它在你体内深思熟虑,等着你变成一个可以被乙醇玩弄的凯子之后就等着你起身。




一切都会发生在你提着豪迈的胯骨从座椅上起来的那一刻,“仿佛”一切都是毫无预兆的一样,你瞬间承受了一套来自酒精的颠鸾倒凤斗转星移日月轮转硬拳。


你其实不懂自己。




二两的酒量吞了半斤,不是一个值得庆贺的事情,越多的酒精只代表你的心血管更加疲惫,


血压会升、血糖会降,你起身离开,可能连你的膀胱都没有来得及反应,你的大脑在血压断层中就幡然醒了悟,就地开始宕机。




将每一次喝酒都当作初次,每一次喝酒都要把自己当受害者一样看待,记住任何超过五度以上的酒水制品都是心血管与呼吸道的杀手。


酒精也是毒药,它是无情且无义的液体,它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它把黑枪藏在沙发里。




你贸然的起身就是它们集结的信号,“是时候了!给这个野犊子一点颜色看看!”酒精会这样告诉你身体里的同类。


就这样,你又一次倒在酒吧或居室的方寸之间,然后在清晨带着磕肿的脸庞醒来。



你永远不应该轻视酒精,这应该是你在第一次跌倒在亲朋面前时就该学会的道理。


没有任何一个让你上头的东西还能同时保持无害。


让你与地板亲吻的不是酒水,而是你的自大与傲慢。




起身,再转身,然后吐在亲朋好友身上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他们也低估了酒精与座位之间关系,然后正好撞见了你这个冒失鬼。


“直到有一次我直接吐在了新约的男孩身上,我才意识到我才是整个场子最凯的凯子。”


阿琳娜也许不会再犯这样的错,但你我都会成为下一种谗妄的受害人。




真正的酒鬼知道喝酒时三坐三立,绝不让自己的丰臀成为座椅的俘虏,他们会时不时通过观察站立身躯与地面形成的夹角大小来判断自己的上头程度。


在六十度之前都可以自称人间清醒客,达到五十度之后就马上打车回家,当触及到四十五度的边缘时就为自己拨通紧急电话。


这是酒场上的智慧,但我们应该从一开始就学会克制。




永远不要在酒后平静地坐在那个沙发之上,审判会随时降临酒桌。每一瓶酒都是你今夜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你会无数次成为整个局里唯一被裁决的嫩雏。


喝不了的不要硬喝,适量饮酒,三坐三立,保持健康。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