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为了变成“大肌霸”,他们纷纷开始做C嗑禁药

收藏

为了变成“大肌霸”,他们纷纷开始做C嗑禁药

为你写一个故事 为你写一个故事 13天前 11:44

01.


这是罗尼·库尔曼,辉煌过后凄凉的健美皇帝,每天要承受伤病和疼痛。


他曾是健美领域的精神图腾,被誉为“地球上最强壮的男人”。


他的一句“耶巴蒂!莱维贝贝!”,至今仍在激励健身爱好者们去挑战运动的极限。



去释放身体的潜能。



(原文:Yeah Buddy !Light Weight Baby !中译:嘿老铁!宝贝的重量太轻了!)


但,如今的罗尼·库尔曼,没有了往日的雄姿英发,只好躺在病床上修养。



按照罗尼自己的说法,如果疼痛感满级是10级的话,那他自己每天都在承受8-9级的痛苦。


为此,他只好靠止疼片来缓解不适。


实际上,也只有每隔3-4个小时吃一次药的方式才能对他起作用。


问题来了,为什么会这样子呢?


首先,他训练太猛了。


罗尼·库尔曼出了名地喜欢超重训练,他能完成深蹲855磅以上,腿举2500磅8次,前蹲585磅6次,硬拉800磅,卧推495磅……



800多磅的深蹲蹲2次这样的事,在一般的健美运动员身上很难想象,但对于罗尼来说只是一种遗憾,因为他还想蹲第3次。


当然超重训练效果也是显著的,他借此增肌,保持每一块肌的爆发力。


不过与此同时,骨骼、肌肉、关节等遭受了巨大的损伤。


为此,他在5年间做了十多次手术,几乎花光了所有的比赛奖金。



他还切除了肱三头肌,但依然逃不过伤病的折磨,最后,不得不经常依靠拐杖行走。



这个道理和其他领域的运动员退役后一身伤病的现象如出一辙。


他们在挑战生理极限的同时,也在对身体制造不可补救的伤害。


不过这位地表最强男人,最后病恹恹的原因,还在于他吃药太多。


这个药,最常见的是“合成代谢类固醇”,目的是促使健美运动员的身体形态快速发生变化。


罗尼本人是这么说的:



罗尼在吃药前,天赋很好,训练勤勤恳恳,但在奥林匹亚先生健美大赛的最好成绩是第3名。(奥林匹亚先生健美大赛简称奥赛)


还经常徘徊在五名以外。



一次次的失败,让在德克萨斯简陋的健身房里踏实训练的这位猛男心力交瘁。


在不断地自我怀疑中,罗尼·库尔曼发生了观念上的大转变:


既然排在前面的选手都是吃药拿成绩,那么自己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果然,吃药后的罗尼大发神威。


他在1998-2005年期间,创下了奥赛八连冠的记录。



由此成为健美领域的绝对王者、历史头牌。


这是罗尼的选择,但他也只是在践行了健美领域的基本理念。


02.


可能有人要说了,即使他们用药了,又不是躺着就能长肌肉,还是需要极度自律和大量训练,所以,他们的故事依然励志和感人。


这些话对也不对。


就算用药,想拿冠军也需要大量训练和自律,这是对的。



但有一个反常识的知识是,只要用药,真的躺着就能长肌肉。


199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周刊的一篇论文,做了相关的实验。



研究者将四十多名男子分成四组:吃药且训练的人、吃药但不训练的人、不吃药但训练的人、既不吃药也不训练的人。


实验开始了,吃药的人每周被注射600毫克的药物,不吃药的人则被注射安慰剂。


训练的项目是深蹲和卧推。


持续10周后,出来了关于增加肌肉含量和提升肌肉力量的两类结果。


首先是关于增加肌肉含量的数据:


吃药且训练的人,增加了5.89kg纯肌肉;

吃药但不训练的人,增加了2.99kg的纯肌肉;

不吃药但训练的人,增加了1.99kg纯肌肉;

既不吃药也不训练的人,增加0kg的纯肌肉。


结果显而易见,只要用药,躺着就能增长肌肉,而且涨得比训练的人还多。


分组实验还得出了关于提升肌肉力量的数据:


吃药且训练的人,杠铃卧推的力量增加22kg,深蹲的力量增加38kg;

吃药但不训练的人,杠铃卧推的力量增加9kg,深蹲的力量增加13kg;  

不吃药但训练的人,杠铃卧推的力量增加10公斤,深蹲的力量增加25公斤。

不吃药且不训练的人,力量基本没什么变化。    


虽然只要用药,躺着就能提升力量。


但和肌肉量相比,只吃药不训练的人力量增加没那么明显。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某些嗑药嗑出来的“大肌霸”,却没有和他们体型相匹配的大力量。

 


这时候我们还可以再进一步化简这个实验,来最简单粗暴地比较吃药和训练的差异。


就是下图中被圈出来的两组:吃药但不训练的人、不吃药但训练的人。



吃药组在瘦体重、肱三头肌面积和股四头肌面积三个指标上的增长数据,均显著强于训练组。


可见只要吃药,就能显著增肌,而且效果比训练好。


另外,还有一个信息需要重视,那就是600毫克的量,对于现实里的吃药选手来说微乎其微。


如果说它相当于一粒米的话,那么吃药选手职业生涯吃的量,可能是一个电饭煲,更或者是一袋大米。


按此推测,实际情况中,药物对于选手增肌能有多么的快狠准。


但即使如此,这些选手离肩膀炸裂、肌肉线条充满3D质感的变种人形态还有些距离。


因为大肌肉还不够“干”。


03.


“肌肉又大又干”,也是健身爱好者疯狂追求的美学,但这其实很难。



一般来说,一个人在自己体脂很低的同时维持好看但不夸张的肌肉,这是可能的,比如彭于晏。


 


事实上,竞技级别的自然健美者,在台上的身材也并不算夸张。


而在非赛季,如果是随意抓拍,不刻意秀肌肉的话,他们看起来更像是「壮一些的老百姓」,完全属于正常人类的范畴。


或者进一步,一个人肌肉量很大但体脂没有很低,比如下面这样的小伙:



他看起来很胖,身上也有非常多的肌肉,维度大,但体脂高,这个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要像健美冠军这样,肌肉维度巨大但是体脂低到可以拉丝,非常非常难。



因为严格来说,我们增肌和减脂无法同时进行。


增肌需要的是热量盈余,而减脂需要的是热量缺口。


所以普遍的做法是,增肌期多吃长肌肉,然后赛前再减脂把肌肉减下来。


但在减脂的过程中,很多人增肌期辛辛苦苦长起来的肌肉会掉去大半,令人崩溃。


因为人体新陈代谢系统并不善于双重任务运作,它不善于在减脂的同时增肌,它更喜欢在增脂的同时增肌,在减脂的同时减肌。


这个人体的规律,对于健美运动量来说,就是一个困局,以致于很多人相信,增肌和减脂你只能选择一项去进行。(现在有一些更先进的理论认为是可以同时进行的。)



为此,运动员只好进行更为严格饮食控制和训练。



进行严格的饮食控制,这对某些人来说非常痛苦。



然而,纵使这么自律,减脂期过后他们还是会掉肌肉,而且掉得不是一点两点。


这让珍惜自己每一克肌肉的健身爱好者们痛苦而又无奈。


对于高手来说,往往只有通过“苦行僧”一般的方式,十几年如一日地累积肌肉,才能塑造出维度大而且拉丝的顶级身材。


而且还需要一定的天赋。


对于更多的普通人而言,不仅办不到,还会产生一个灵魂的自问——我练得那么狠,吃得那么严格,为什么好像在原地徘徊?


好在这时候,吃药能解决这个问题。


类固醇作为药物,类似于合成雄性性激素,目的是提升睾酮含量,让一个人增肌的同时,还能保护肌纤维免受损伤,帮助充分减少人体脂肪。



真的是多快好省。


综合的效果请看对比图片。


不吃药的自然健美选手,在吃药人士的面前,就是小鸡碰到了老鹰一样,差距悬殊。



如果是同组比赛,评委不太会给自然健身选手高分,因为职业健美选手的维度几乎是他们的两倍了。


其实,就算是顶级的自然健美选手,也无法和末流的吃药的职业健美选手相比。


当然上面两组选手,平均有十多年的训练经验,他们的身材都不是速成的,而是通过多年的训练堆积而来。


但在几乎万能的类固醇面前,一切差距可以磨平。


你想要快速增肌,那就吃他。你想要有效减脂,那就吃它。


而且,如果你想加快肌酸恢复,减短休息时间,也可去吃它吧。


类固醇一类的药物的一大功能就是能令训练疲惫感降低。


这意味着,你可以一周可以练五次六次,练得更多,恢复起来越快,仿佛永动机。



类固醇的好处实在太多。


对于想走捷径的健美运动员来说,无异于出门在外的必备良药。


04.


后来你用我用,大家一起用起来了。


毕竟“变种人”,总能轻易摘取一大堆奖牌,手握一大批奖金和赞助。


所以,当老一辈的选手们以巨兽的形象出现,频频打造出爆种生命姿态时,年轻一代自然有样学样,依旧延续审美取向。


谁让评委席上坐着的这些“老炮”决定了他们的比赛成绩呢。


九十年代是这样。



新千年以后还是这样。



2020年的情况依旧如此。



奥赛几十年没变过对于肌肉超大超干的青睐。


在这个意义上而言,奥赛其实也在潜移默化地将吃药文化发扬光大。


不过对此有些了解的人,倒是发现了这些无比强壮的人的一大隐蔽特征,那就是虚。


比如吃药的人举不起与肌肉体积相符合的重量,比如吃药让人老得快、脱发快。


还比如吃药的人并没有他们看起来的那么重,因为肌肉不够结实。


不过,这些并不是绝对的特征。


如果你想判断他们是否吃药了,最严谨的依据是FFMI指数。


Fat Free Mass Index (FFMI) ,即无脂肪重量指数,这是一个衡量肌瘦肉量的基准。



许多不用药的人,FFMI指数极限是26。



但奥赛冠军的FFMI指数全部超标,说明他们用上了“科技”。


比如吃药后的罗尼·库尔曼的FFMI指数甚至达到了39.72,另一位健美的历史王者李哈尼的FFMI指数也达到了31.87。



几乎谁的药厉害,谁就站到最高领奖台上去。


职业健美看似是人类在挑战身体极限,倒不如说是在挑战制药技术的极限。


这样的风气也延续到了韩国。


韩国健美界一线选手金东贤曾断言,健美运动员使用类固醇比例占到了98%。



他现身说法,自己用了7年的药,借此获得过多次全国冠军。



这样的风气也延续到了我国。


健美领域的兴奋剂和禁药使用情况,常年在我国反兴奋剂中心公示的处理结果中霸榜。



服用大量激素类药物,早已成为健美行业的一个潜规则,甚至是“金科玉律”了。


但没有几个选手愿意公开承认自己吃药了,否则会塌房,利益大损。


但用最粗放的作弊方式,去达到身体的劲爆美学,还是很令普通人看不懂。


他们便针对这种不诚实的行为讽刺道:


“奥赛上的那些健美运动员都是吃药吃出来的!什么健美大赛?说的好听叫健美大赛,其实就是吃药大赛!”


“如果健美比赛禁药,那就不是健美了。”



05.


本来这就是专业圈子里的事,我们普通人看看热闹就行。


但当吃药潜规则被一些网红健身博主利用起来时,就变得和我们密切相关了。


一些网红健身博主,看起来确实又干又大,但从他们发的日常生活来看,他们既不自律(吃得多)训练也不科学。

 

罗尼虽然用药,但他是为了挑战人类极限,而且也承认自己用药。

 

这些网红健身博主一边用药一边否认是为了什么呢?

 

最基本的诚实呢?

 

然后他们就在线上线下教人健身,和人比较,收取条件费用后给人制定健身计划。

 

然而,因为他们就是做C用药的那群人,他们的训练容量比普通人大得多。



普通人不用药使用他们的训练计划不但无法练成那样,而且还容易受伤。

 

这时候你再去找他们,他们会告诉你,是你还不够努力或者天赋不好。

 

???

 

更有甚者,一些健身训练营就是教人如何用药。


他们教你的就是怎么上科技,怎么做C,上哪能买到这些本应是违禁品的类固醇。


方法也简单,怂恿你拜师,花个几万、十万买所谓的独家秘籍。



你收到的当然不是严格而变态的训练方法,而是激素药物。


几个月里,基本不用怎么训练,定时吃药就行。



这样的激素药物当然还得是“进口”的。



这样的药物又得加一万元才能“发货”。


一步一步引诱你进圈套。


如果你吃药了,他们还会建议你进行抗雌。



至于如何吃抗雌药物,他们也有专业团队和代理经销商负责。



给人感觉,他们太过专业,一条龙全程服务,能让你躺着便得到又大又干的肌肉。


但其实不过是一次又一次向你收钱,一次又一次卖你各种违禁药品。


06.


这些行为,毫无疑问对人身体都是有害的。


大致情况如下图所示。



一种副作用,就是令我们的身体变形。


比如三角肌外翻。


自然的健身运动员一般很难达到三角肌外翻的效果,往往是吃药选手才会有3D状。



比如水牛肚。


他们的肚子大而鼓,像六月怀孕。


这其实是滥用打针吃药后内脏变大的结果,看着一点也不漂亮。



比如痤疮和粉刺。


(此处无图,因为怕大家看了吃不下饭。)


比如乳头雌化。



2020年,成都奥赛大学生健体组比赛中,参赛选手普遍乳头雌化的场景令人感慨,大学生们也有钱加入科技选手的行列了。



但新闻出来后被人抨击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只吃药,缺乏严格的训练和饮食管理,出来的身体远远谈不上肌肉厚、密度大。


看看他们和专业选手的差别就知道。



乳头雌化不只是形态上的变化,还会带来健康的危害。


在瑞典每年就有百名以上的男性健美选手需要割除乳房,来缓解恶果。



如果不想被骗,粉丝们可以根据上述吃药后的身体特征,判断哪些博主在说谎。


看看他们究竟是自然人,还是药罐子。


还有一种副作用,就是会危害我们的健康和寿命。


对男性而言一个危害是睾丸萎缩,性能力减弱。


用一个段子来说就是,吃药选手得靠伟哥来保障性能力。



而对女性而言的危害则在于,雄性化特征的出现。


包括长胡子、嗓音变粗、皮肤变糙等等。


除此之外,对于吃药选手来说,危害还包括狂躁症、抑郁症等心理疾病。


当然,再往远了说,合成类固醇最终的危害则是减短寿命。


一项针对近600人的健美运动员(有过用药史,在1948-2014之间参加职业健美比赛)的跟踪调查显示,长期使用药物的健美运动员的死亡率比普通人高出34%,已离世的健美运动员的平均年龄为47.7岁。


具体可以看看去世的名将的情况:


龙·特菲尔45岁死于肝脏衰竭;

查尔斯·杜里44岁死于心脏肥大;

斯科特30岁死于肾脏衰竭;

罗伯特·本艾芬特30岁死于心肌梗塞。



名单很长,不再罗列。


名将们的死亡原因各有各样,但源头则是类固醇。


简而言之,健身健美时吃药吃多了,无异于减少寿命。


巨臂哥Rich Piana便是如此。


他为了让自己的手臂更加的强壮,疯狂注射药物,持续注射了二十多年。



最后身体扛不住,不幸离世。


这时候再来看巨臂哥生前说过的话就显得意味深长:



换言之,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其实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这样的代价,不知道普通人满不满意,合不合适?


健身是一个全球普遍趋势,健康是一个世界共同追求,在这些过程里,我们追求更快更高更强,固然很好。


但吃药的身体总归是"租来的体形",有一天会让你缴纳更多的利息。


总之,健身的时候问问自己,自己健身是为了什么。


某些健身博主,用药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因为只有用药他们才能迅速获得夸张的好身材,赚到钱,过上好生活。


但如果你健身只是为了健康,那我劝你不要用药。


普通人还是需要抵制不正常的做法,包括一些不正常的审美。


他们有意去打针吃药,为的就是身体变态起来。


有人让自己的三角肌都快环抱脖子了。



有人通过注射胶状物来填充自己肌肉的。



还有网红注水肌肉哥,疯狂往手臂打药,以实现大力水手的梦想。



案例实在太多,太疯癫,看着很恶心。



都是自己主动给自己注射药物,让肌肉作怪。


目的是博人眼球。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健身应该让身体离健康更近,而不是更远。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