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症的老哥,用视频重现每天看到的诡异情景

收藏

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症的老哥,用视频重现每天看到的诡异情景

带你游遍英国 带你游遍英国 8天前 10:47

(注意:文章图片或会引起恐惧和不安,慎点!)


(注意:文章图片或会引起恐惧和不安,慎点!)


(注意:文章图片或会引起恐惧和不安,慎点!)


最近,tiktok上一位患有精神分裂症的25岁外国小哥格兰特 (Christopher Gilbert Grant) 火了。



2020年初,格兰特开始把自己的日常精神分裂经历做成迷你电影分享到Tiktok上。


喜爱艺术和拍视频的他把自己精神分裂经历的日常用视频形式传神地表达和讲解了出来,让对此好奇的网友们明白了这个特殊精神类疾病的秘密。



精神分裂表现为一个人无法区分真实和不真实生活情节,症状因人而异,个体差异极大,但按症状表现主要被分为了三类:阳性症状、阴性症状和杂乱无章的症状。


其中,阳性症状指对不存在的事物产生视觉和听觉的幻觉,伴随着患者偏执及其它扭曲的感知。阴性症状则反映为患者丧失或部分失去表达、计划甚至语言能力。杂乱无章的症状则顾名思义,患者会说出杂乱无章的语言,思维也经历长期的混乱,这种混乱有时候表现在异常行为上。


而格兰特的症状就属于第一种情况,脑子里时常出现幻象和幻听,但那种体验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格兰特根据自己的生活场景和经常外出的地方创建了一个“精神分裂日常模拟”。



在他的双层阁楼卧室中,格兰特的幻象幻听就时常出现。



可以看出,这些幻想都具有一个人脸一样的具体“面孔”,而根据格兰特的描述,这些“面孔”发出的声音也千奇百怪。


在视频中,它们听起来像是电波和嗡嗡声、七嘴八舌说话声的结合,人们完全无法理解这些声音,但无疑这些如同科幻片里的不寻常声音直觉让人感到烦躁和害怕。


在格兰特的书房,有时候打开一扇门即意味着“面孔”们要出现开始骚扰他了。



过圣诞节也不例外,在院子里空旷的雪地里,“面孔”随处可见,有的在空中,有的在树上,有的聚众在空地里。



无论格兰特去到哪里,他都躲避不了这些无处不在的“面孔”跟班。



这些“面孔”也不是迟钝的机器人,它们有自己的情绪,会跟着格兰特移动。



看完这一幕幕,大家是不是有点被这“超自然”的体验吓到了?


据格兰特描述,每一种“面孔”都有自己的个性和情绪,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两个面孔,他给它们取名为Chester和Bertrum,就是“面孔”群体里代表终极善恶的两个代表。



Chester代表天使,倾向于善良的行为,而Bertrum就代表魔鬼,总是试图说服他朝着坏的和邪恶的方面发展。



格兰特表示,其它所有的“面孔”都落在这两个“面孔”的主导观点之间,不过,格兰特在这复杂的“人际关系”中也并非只是被动待宰的道具。


“在我特别照顾自己,关注自己内心的时候情况会好得多,你知道自己有所选择,可以尽可能往好的方面靠近。而在我特别不愿意倾听内心,好好看待自己的时候,情况会恶化得非常快。”


除了“面孔模拟”,格兰特还时常向网友分享自己的画作,他最爱的画画对象,也是纠缠着他的这些“面孔”,



可以看出,格兰特的几乎所有作品中,“面孔”都具有各自不同的表情和情绪,有的柔和,有的强烈,有的可怖…


在针对很多特定生活问题的时候,每张“面孔”会发表自己的不同观点,有的鼓励格兰特去做好事,有的让格兰特破罐子破摔。


而有些时候,这些“面孔”会联合起来嘲笑他,发出讥笑的笑声,讽刺不能做出决定的格兰特…


而这个时候,格兰特表示,画画是他缓解焦虑和应对脑子里这些幻象的重要方法,尤其是当他去到一个人多的场合,他会随时带上纸笔,因为人群会更容易触发他不稳定的精神状态,让这些“面孔”更猛烈地跑出来骚扰他。



而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格兰特也表示,当他非常快速地顺着一根曲线在延伸面孔作画时,实际上不是“他自己”在画下这些面孔,而是他头脑里这些本来就“存在”的面孔自己控制了他的手在作画。



下一步画哪里,画成怎样,实际上是他心里的幻象自己决定的。


意思就是,这些画就是“面孔”真正的自画像…



格兰特的精神分裂症从他小时候就逐渐开始了,到了五六年前,这些“面孔”和“声音”以及它们带给他的折磨达到顶点,让他的病症非常严重。


 “我开始体验别人听不到的耳语,我体验到了一种被‘幻影’注视的狂热感觉。我去哪里都没用,我只是觉得眼睛在我身上。类似于社交焦虑,但随时发生并且越来越严重。”


(格兰特和他的妈妈)


这些声音开始影响格兰特的日常行为,导致他不得不从心爱的艺术学校退学。而呆在家里自己熟悉的房间也让他脑子里出现幻影的情况恶化,于是他不得不从家里搬出来,有家也不能回…


之后,格兰特被诊断出精神分裂和双相情感障碍(躁郁症),并开始了漫长的认知治疗和药物治疗。


不过格兰特每个传神的视频和精确的语言表达都打破了网友对“精神分裂=疯子”的看法,格兰特不仅用自己钟爱的艺术手法向大众展现出了常人根本无法想象和相信的精神病患者真正的患病经历,还时常从评论区里选出代表性的网友提问向大家进一步解释罹患精神分裂的一些体验,他的回答也让很多网友非常看眼界。



网友:这些脸和声音听起来是怎样的?低沉的,尖锐的还是仅仅正常的?


答:我要用一个示范来帮忙演示一下这个过程,它们说的语言并非是像英语这样的结构性语言,有规则的句法和目的。你可以联想下双胞胎婴儿在学会语言之前互相的口头交流,他们能理解彼此。


网友:你觉得精神分裂症是“超自然的”还是仅仅只是大脑生成的?


答:两者都有。是你的大脑加工和感应到了这些信息,然后投射到现实中让你有了这些体验,但同时这种实际体验让人感到“超自然的”,比如鬼魂这类的东西,而它们都发生在你的身体内部。


网友:你平时怎么睡觉?如果我听到怪声低语和恐怖的脸我可能会疯!


答:过去数年来我都有睡眠问题,很多时候几乎完全无法入睡,直到今天我的睡眠问题也很严重,你们看我这里的眼袋。但是睡不着的时候,我就画画或者是做一些其他事情分散注意力。


至于那些耳边的低语,夜间的时候他们会变得更频繁更多,尤其是当我闭上双眼进入到黑暗的“隧道”里,双眼之间的眼睑下所有声音变得非常快就像一个加速器在运作。



我有时候不太喝咖啡来保持自然的疲惫,但无论如何到达一个阶段的时候我的身体会屈服,然后我就自然而然地睡着了。经过很多年的练习之后这件事会变得容易一些,那些声音不再会吓到我了,主要是很烦人。


有时候,格兰特也会遇到喷子和键盘侠站出来指责他在假冒或者撒谎,而格兰特也不会畏惧出来捍卫真相。



“我觉得这些人之所以这么看,可能是因为媒体和你们在电视电影里面看到描绘精神分裂症的各种信息导致的。它们通常并不准确,所有当有人站出来分享自己的每日精神分裂体验时,人们可能有点失望。


他们可能觉得我应该像个痴呆症患者一样非常愚蠢或者“发病”,所以我应该根本没有理性和逻辑思维才对。


我的确需要处理这些幻觉和幻听,但另一方面,我和正常人一样会思考会感觉,外表也相同,我不是你的’理想型’。”


如今,已经有130万网友关注着格兰特神奇的日常。而格兰特也强调,精神分裂症在每个个体身上表现都非常不同,所以他的经历仅仅代表个人经历。


“就像一棵树的树枝一样,医生们发现和衡量患者之间一些相似之处,比如言语贫乏、幻觉和妄想,但这也很像一棵树,它以独特的方式生长。


精神分裂症很像大自然本身。它无法完全解释、剖析或弄清楚,因为有太多的感官因素与感知、个体符号和联想混合在一起。

对于关于精神分裂症的每一个问题,都会出现更多的问题。”



“精神分裂症就像一种光谱现象,它以任何反映你内在意识的方式表现出来。你的成长、文化、创伤和基因都融入了你将拥有什么样的经历。”


而在向全世界网友分享了自己和精神分裂作斗争的2年里,格兰特也从中收获不少。


“这些’面孔’是我摆脱不了的一部分,但同时它们也有自己的美。”


在他的个人简介上,格兰特也写着:


“在脑子里发生的种种斗争也是一种美丽。”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