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刘鑫曾向江母发刺激性信息,案件大量细节曝光!江歌妈妈:继续追诉,赔偿款将全捐出

收藏

刘鑫曾向江母发刺激性信息,案件大量细节曝光!江歌妈妈:继续追诉,赔偿款将全捐出

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 11天前 18:36

1月10日,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暖曦案一审宣判。法院判决刘暖曦赔偿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000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并承担全部案件受理费。


1月11日,江秋莲及其代理律师黄乐平在北京召开座谈会。



江秋莲给江歌读了判决书全文



江秋莲称,“决宣判后,我带着判决书到江歌那里,全文给江歌读了判决书,告诉她妈妈做到了。因为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我一直知道这个事情的事实就是这个样子,我女儿也知道,我也知道,那么我这一次,通过法律的判决来告诉大家这个事实。”


“赔偿款会全部捐出去”


江秋莲此前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赔偿款会全部捐出去,“我一切的行为处事都源自江歌,源自我爱女儿的一颗心。”


1月11日,江秋莲在媒体举行座谈会上表示,非常敬佩张桂梅老师,因为她让很多女孩子学到知识,将来能够在社会上独立。随后她再次表示,自己拿到赔偿款后,将全部资助失学女童。“我是接受过社会帮助的人,我现在没有能力回报社会,有这个赔偿款就可以了。”


江秋莲表示,之所以选择资助失学女童,是由于江歌身世。“我不希望有女孩子因为教育受到不公正待遇。”江秋莲表示,自己希望女孩子也要有能主宰自己生活的能力。“不知道70万能帮助多少孩子,但是能帮一个就是一个。”江秋莲表示,除此案赔偿款,其他网络侵权诉讼赔偿款她都会捐出。


但同时,江秋莲也表示,如果有如果,自己只想要江歌,“我只想要跟江歌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江秋莲啜泣道。


案件宣判后刘鑫仍未联系


江秋莲提到,自江歌被害以来的1895天,和刘暖曦(曾用名“刘鑫”)只有唯一一次见面,就是2017年8月23号。“这些道歉你们都看到了,可是这个道歉是真的吗?那只是为了自己的生活不被打扰而道歉,并不是对江歌这条生命的愧疚而道歉。”


此外,在庭审中审判长指出,江秋莲与刘某曦因江歌死亡原因等产生争议,刘某曦在节日期间有意向江秋莲发送“阖家团圆 新年快乐”等信息,并通过网络方式发表刺激性言语。刘某曦进一步伤害了江秋莲的情感,依法应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日本邻居说对江歌妈妈感到很抱歉



据新华每日电讯,江歌日本邻居回忆起她时泣不成声:“江歌是个特别好的孩子,之前从中国回到日本时,会特地跟自己打招呼并送上特产,还贴心用日语写明里面是什么,什么味道。”


邻居说,这么贴心的孩子就这么不在了,真的很可怜,对她和她妈妈感到非常抱歉。



大量案卷细节曝光

刘鑫明知陈世峰埋伏却未告知



在媒体座谈会上,江秋莲及其代理律师黄乐平公布了江歌遇害案的案卷细节,卷中内容证实,刘鑫明知陈世峰提前埋伏在江歌家附近,但未告知江歌,还请求江歌陪同回家。

根据公布的江歌遇害案细节,2016年11月2日下午,陈世峰了解到刘鑫独自在家,便前往大内公寓201房间,要求与刘鑫见面,刘鑫得知是陈世峰后,便通知江歌赶快回家为其解围。江歌匆忙赶回家后提出报警,但被刘鑫阻止,刘鑫的理由是,她居住在江歌的公寓,按照日本法律不合法。

当日下午15点03分,独自在家的刘鑫听见有人按门铃,担心被外人发现自己住在江歌的公寓,便向江歌求助解决办法。

15点09分,刘鑫发现门外按门铃的人是陈世峰,便给江歌发信息,要她快回来替自己解围。江歌得知后意识到可能出现的风险,提出报警,但再次被刘鑫阻止。

16点15分,江歌回到大内公寓,在帮助刘鑫解围后,江歌陪同刘鑫走出公寓,江歌要去上课,刘鑫要去打工,两人同行到地铁站。

16点33分,刘鑫和江歌到达地铁站,陈世峰尾随在后。在乘坐地铁过程中,陈世峰一直近距离尾随刘鑫,同时给刘鑫发微信,以公开其不雅照片隐私为要挟,但其要求遭到了刘鑫的拒绝,可陈世峰并没有停止尾随。

17点04分,陈世峰继续跟随刘鑫,进入电车,前往刘鑫打工目的地。18点左右,陈世峰尾随刘鑫到达打工地点,站在门口不肯离去。

为了让陈世峰死心,刘鑫与打工店的林某沟通好,让林某冒充男友。18点10分,刘鑫当面向陈世峰介绍林某为其男友,陈世峰因此怒火中烧离开打工店。被激怒的陈世峰在19点04分向刘鑫发出了最后通牒,称“如果你跟他好了,我会不顾一切。”

随后,陈世峰开始为行凶杀人做准备,购买了刀具和高度威士忌酒。

当日22点57分,陈世峰回到东中野车站,于23点至23点40分左右,在江歌家附近踩点,寻找合适藏身的地方,最终选择在公寓的三层藏身,等待刘鑫的到来。

刘鑫对于陈世峰的暴力非常担心和害怕。23点,刘鑫打工结束。在打工回家路上,刘鑫看到了陈世峰刚才极具威胁的留言,刘鑫向陈世峰回应,询问陈世峰的真实目的如何,但两人并未谈妥。

23点13分,为了避免单独面的危险,刘鑫发信息向江歌求助。

23点31分,刘鑫收到了来自陈世峰的语音留言,在陈世峰的语音背景中传来了电车轨道的声音。因为陈世峰家附近没有电车,只有江歌家位于轨道附近,刘鑫判断出,陈世峰就在江歌家附近。

为了保证自己不受伤害,避免自己落单,刘鑫连续给江歌发去多个信息,确定了和江歌会和在地铁站A3出口,但并没有向江歌透露陈世峰可能埋伏在其公寓附近的事情。

江歌在地铁站等待刘鑫大约一个小时后,两人一起向公寓走去。此时刘鑫清楚知道陈世峰埋伏在附近,时刻保持警惕。0点15分,二人一起上楼,刘鑫走在前面,她察觉到陈世峰可能藏身在三楼,便快速掏出钥匙冲向201房间,江歌紧随其后。

刘鑫进入房间后,江歌的一只脚已经跨入房门。根据陈世峰的供述,江歌被刘鑫从里面推出,随后刘鑫将房门锁死。陈世峰用暴力控制了江歌,按压门铃持续敲击房门。非常害怕的刘鑫此时报警,在警方的录音中,刘鑫曾对门外陈世峰说:“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听到这句话后,绝望的陈世峰将行凶目标转向江歌,向江歌捅刺了11刀。零点17分40秒左右,在刘鑫报警后1分38秒时,江歌发出最后一声惨痛的尖叫。



接下来如何生活?



江秋莲曾多次表示,她要等陈世峰结束日本的20年刑期回国后,通过国内司法机关继续对他进行追责。


“15年后将继续追诉陈世峰”


1月11日凌晨,江歌妈妈江秋莲在个人微博发布了前往北京感谢律师团队的路上录制的视频。


图 / 微博视频截图


视频中她除了感谢一路以来黄乐平律师团队的努力,还透露将会好好活着,在2037年陈世峰结束服刑从日本回国后继续追诉。


她表示,不能让凶手用20年的人身自由换江歌一条生命。自己为女儿做的事情都会一一去做,希望网友不用担心自己。


应对不实言论


另外,她还在收集材料,应对网络上的不实言论。2020年11月24日,江秋莲刑事自诉林礼国侮辱诽谤罪一案在福建建瓯法院立案。从2018年开始,这个网民两年间陆续发布上百条微博,发表对江歌带有侮辱性词汇的言论,说江秋莲是“网络黑社会头目”,借江歌之死敛财。如今已立案一年多,还没等来开庭通知。


此前,她在两起刑事自诉案件中胜诉:网民谭斌被判侮辱、诽谤罪获刑一年六个月;另一起案件中,网民张冬宁被判寻衅滋事罪处有期徒刑一年。


“养活自己”


为了能有收入来源,江秋莲做起了电商生意。她把各个平台的网店都命名为“左岸之家”,江歌的网名就是“左岸”,她向往巴黎塞纳河左岸的文化圣地,曾期待在2022年游历世界。


2021年8月,在52岁生日时,江秋莲在微博上发了篇题为《一个单身母亲,痛失爱女后该如何生存?》的文章。文章里,她写着,“我想做一个普通的电商店主,诚信经营,以此养活自己,继续为女儿讨还公道之路”。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