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我坐了发小爸爸的皇冠车,他爸在车上哭了

收藏

我坐了发小爸爸的皇冠车,他爸在车上哭了

beebee公园 beebee公园 10天前 14:44

当遗忘已经遍布山川,我们应该给过去多一点关注。


因果会决定命运,因缘能暗自注定,人和车也是如此,灵魂会默默做出安排。


就像普拉多是歌唱川藏线浪子的莲花,路虎是衬托工地硬汉的蛮牛,而丰田皇冠,就是属于中国老派富人的心头好,这是一种幻肢式的赛博情节,时间发生在千禧。



开皇冠的都是款爷,在世纪之交前后,全国人民对此都心照不宣,像现在读bee的都是骚客一样。


这是一种抽象的因果。


他们曾是富商是巨贾,是贵妇是名流,但他们都曾属于皇冠。



在五位数的资产就算光宗耀祖的年代,浮华没有得到放大,万元户的情怀只献给皇冠的座椅。


它出没在县城新修的高档酒楼,和全城唯一一家供应洋酒的万国舞厅,车主大多在皮草中踏着长城雪茄的烟雾。


身后的皇冠让他们的身姿显得挺拔而不羁。



奔马拉兰系的车体当年还没进入中国开始俘虏富人的钱包,这种自带象征意义的四轮产品只属于丰田的皇冠牌汽车。


没有什么比车头上有个皇冠更加显摆。


从南到北,皇冠轿车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阶级身份证。



车身足够典雅,曲线做工考究,搭配进口的引擎,在普桑、奥拓遍地的千禧年前后,一辆皇冠足以让你在人民大道上一路保持耀眼和领先。


但这些都不是吸引大款们的重点,最重要的是它叫皇冠。


这是一种写在明面上的奢华,高贵在工业中的点缀。


符合任何一个白手起家者需要的实用与奢华,低调和嚣张。



当年一个场子的牌面完全可以由门口的皇冠数量决定,当一个酒楼门口超过了十辆皇冠,基本可以预示着一场本地商界风云的开启。

“年轻人不懂那个时代的风雨。”他们说。


那是一个靠奋斗就能出头的年代。从厂里下岗的职工,都是乱沙场中的一员,整个市场全是蓝海。


一时矢志不免怨叹,一时落魄不免胆寒,人人都相信爱拼才会赢,拼出来的都买了皇冠。




他们曾在钢铁轰鸣的工厂里钣金,下岗后在血雨腥风的商战中搏杀,用最勇的胆识触碰县里最硬的挖煤合同。


那是一种必须带着狼性的营商环境,人们对成功的形容词是上岸。


而皇冠轿车就是财富给那些财富缔造者的奖励,动机时朴实的,他们希望为自己的血汗带上一顶皇冠,以证自己是大风大浪后还能在办公桌上烹茶的大款。



我们完全可以认为象征华贵的车标是丰田成功的密码,但实际上,皇冠在国内的成功并非无据可考,丰田优秀的营商头脑是他们让自己能在市场初期成为图腾的密码。


70年代初,丰田向国内出口了200台旗下的皇冠汽车,作为礼宾车专用,此后十年也基本如此。


所以那时的皇冠直接与地位挂钩,同时在那个路上都没有多少车的年代,人们见到皇冠并不是一件难事。


这也就奠定了皇冠车在民间的基调,皇冠就是面子。



发小的爸爸当年从钢管厂下岗后靠在吉林卖野山参赚到了第一桶金上了岸,于是他在第一年就支了三十万买了辆皇冠,到大院口打酱油都开着,投去的眼光大多是羡慕。


只是后来听江湖术士的建议在苹果三发布那一年重仓了诺基亚,准备为自己的资产来个锦上添花。


最后房子都赔了进去,但车没卖,他说那是他最后的体面。


如果上天再有一次机会,他还是会选择皇冠。



有人说,你要去拥抱皇冠车主,因为他一定曾经辉煌。


有人还说,你要去关心皇冠车主,因为他们辉煌不再。


去年回去,发小的爸爸带着我和发小去万国舞厅喝三块一瓶的雪花,出来后他摩挲着自己心爱的皇冠TOYOTA CROWN,已经泛灰的钢琴黑车漆映照他业已红润的面庞,那是收获成功时才有的喜悦。


他说:“每一次坐进车里,他都像回到了在万国当VIP的日子。”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