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江歌案”正式宣判!杀人凶手陈世峰却在“养老院”般的监狱里,撸猫刷剧住单间?!

收藏

“江歌案”正式宣判!杀人凶手陈世峰却在“养老院”般的监狱里,撸猫刷剧住单间?!

北国小甜瓜 北国小甜瓜 15天前 14:26

1月10日,“江歌案”一审结果终于来了!


青岛城阳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刘暖曦(原名:刘鑫)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江秋莲(江歌妈妈)各项经济损失496000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并承担全部案件受理费。


江歌年轻的生命,一个家庭的毁灭,妈妈5年的日夜肝肠寸断……


69.6万,真的不多。


得知消息,江歌妈妈抱紧胸前女儿的衣服,激动地向法院门口的民众们告别。


5年来,1895个日夜的奔走,那个在日本长夜恸哭,跪地为女鸣冤的母亲,终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改名“刘暖曦”的刘鑫是否上诉,目前不得而知。


但不少网友愤怒地表示,刘鑫,你配得上“暖”与“曦”吗?


你对江歌的死毫无愧疚,对江歌妈妈恶语相向,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开始新生活,有什么资格享受美好的生活,将痛独自留给江母亲……

为人凉薄,怎配暖阳?


刚刚,江妈妈表示,要第一时间告诉江歌这个消息,妈妈做到了。


如果能拿到赔偿款,她要全部捐给失学儿童。


同时,她也表示,绝不会接受刘鑫的道歉。


是一位母亲1895个日夜的屈辱和愤怒。


法官当庭谴责刘鑫不知感恩。


在判决书中,这样写道—— 刘某曦作为江歌的好友和被救助者,在事发后,非但没有心怀感恩并对逝者亲属给予体恤和安慰,反而以不当言语相激,进一步加重了他人的伤痛,其行为有违常理人情,应予谴责,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并负担全部案件受理费。



虽然这份判决书,让人看到了法律的温情,但也有人说,江歌妈妈实际上还是输了。


一、整个庭审,刘鑫未出庭。


这几年改名“刘暖曦”的她,一边和家人疯狂辱骂江歌妈妈,一边靠着啃“江歌的人血馒头”,甚至化身小网红,赚得盆满钵满。



二、而当消息传到日本,那个双手沾满江歌鲜血的刽子手陈世峰,正在“养老院”般的监狱里,撸猫刷剧住单间。



01


江歌的生命永远定格在24岁,而杀人者陈世峰却只被判了20年。


陈世峰,1991年1月生于宁夏吴忠盐池县,籍贯陕西榆林定边县。


父亲陈福兴,初中文化,很早就出来打工,在定边县城开了一家门市。


当地村民反映:90年代时,陈家每月收入就有好几千,后来就过了万,家境非常殷实。


之后,随着定边石油大开发,有钱人越来越多,陈福兴普通起来,其后关了店,全家迁居西安。


陈世峰初中毕业照


陈世峰上有一哥一姐,作为家中老幺,他可谓受尽宠爱,也被寄予厚望。


初中毕业,成绩“非常一般”的陈世峰被家人送到了宁夏盐池中高中,理由是:政策倾斜,考大学相对容易。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高考落榜。


2008年,陈世峰来到银川某中学补习,凭他的基础课几乎考大学无望,然而在家人的“多方咨询”下,他靠着一个所谓的“计算机竞赛”获奖,硬是挤进了大学的门槛。


2009年,陈世峰入读华侨大学华文学院对外汉语专业。


陈世峰(右一)和同学合影


进入大学,陈世峰格外注重穿着打扮,在女生居多的系里非常“惹眼”,有人称他为“校草”。


大学期间,他谈过多个女友,但都无疾而终。


“江歌案”曝光后,曾有自称“陈世峰前女友”发帖,指责曾被他暴力殴打。


他彻底被我激怒了,把我拖到几步外的树荫里。他把我踹在条凳上,踹我的肚子,我的后背抵着后面固定在地上的石方桌。说了一句:“你TM以为你是谁”,然后狠狠地给我扇了回去。


也有同学称,陈世峰在大学期间就曾因“打人”,被批评教育。


在华侨大学华文学院期间,陈世峰曾与同学发生过纠纷,经老师批评教育,双方达成和解,陈世峰当面向对方道歉。


可见,他的暴力倾向早已有之。



02


2013年,陈世峰大学毕业,到泰国当起了老师。


当时华侨大学与泰国农业大学合作建立了泰国农大孔子学院,不少对外汉语的学生被推荐到泰国工作。


工作一年后,他回国接连找了几份工作,都不满意。


2014年,他回学校,找到了导师姚叶(化名),一通哭穷后,诉说自己想去日本读研,恳求导师帮忙推荐。


“他说自己现在连买一盒点心送礼的钱都没有,一定要考上,日后一定报答恩师的推荐。”


哭穷不过是套路,一切都是谎言。



看老师在犹豫,他又果断“祭出了家父”。


很快,导师就接到陈世峰父亲打来的电话,先是一通“淳朴”感激,之后无比质朴的“哭穷”,恳求她一定要帮帮自己的儿子。


导师答应推荐后,陈世峰通过了考试,去了日本。


到了日本,先从语言学校读起,临近毕业时,陈世峰的日语只有N3水平(中等),进好学校很困难,学校为此多次找他谈话。


然而,他非常固执,看不起一般的学校和专业,一心想走汉语教育这一条路。


几经辗转后,他前往大东文化大学,读汉语研究科。


一个中国人,几经周折,跑到日本学汉语,这个逻辑,甜瓜真心看不懂。


他扎起了小辫子,穿着更加时尚,也呈现出更加极端的性格。



留日的同学称,陈世峰的个性非常极端。


一方面,他在校时申请过贫困补助,一方面,花钱又非常大手大脚。


比如外出参加活动,一定要叫出租车,而且宁愿多花钱也让车停在在门口等自己……


面对同学质疑的目光,他洋洋自得地称,“我这是用钱买时间。”


拿着学校的贫困补助,却一派贵公子派头。


同时,他在日本认识了一位70多岁的“干妈”。


据知情人讲,开始时,陈世峰教这个70多岁的日本老太学中文,哄得老太对他格外“疼爱”,帮他租房担保、搬家、动辄请吃饭。


陈世峰对朋友公开说,这是他的“日本妈妈”。


甚至,这位“日本干妈”还借了100多万日元给陈世峰交学费。



直到陈世峰杀了江歌后,还曾找日本“干妈”交代后事,“当时他称自己犯了严重的事情,让帮忙退掉房子,并把父母的联系方式留了下来。”


他没告诉日本老太发生了什么,老太没有追问,“万万没想到是杀了人。”


放下电话,陈世峰删光了朋友圈照片。


03


一次,一位旧友路过日本,和陈世峰见了面。


当时二人在外吃晚餐,陈世峰特意点了一种日本啤酒,然后 “开始对此进行详细解读,那是把众人当作文盲一样普及基础知识的某种优越感”。


酒桌上,陈世峰告诉友人,“我在大学交过很多女朋友,但都无法投入,谈恋爱多是抱着玩和炫耀的心态,但是我十分憎恶出轨。”


其后,友人评价:“人前表现出来的优秀,源于内心自卑的反扑”。


陈世峰


带着这种极端自恋,又非常自卑的心态,陈世峰在大东文化大学里认识了刘鑫。


刘鑫,1992年7月生于青岛市城阳区苇芦村。


父亲刘发春,母亲任淑峰都是农民,但在种植蔬菜方面赚了不少钱,家境殷实。


这家人一贯秉承“女儿要富养”的观念,捧着刘鑫长大。


2010年,刘鑫高考成绩不理想,进入泰山学院学习日语。


刘鑫大学照


其貌不扬的刘鑫,却是情场老手,大学曾谈过多次恋爱,都因性格不合分手。


2014年,大学毕业的刘鑫同样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于是在父母的“安排”下来到日本留学,并在一家语言学校结识了江歌。

江歌,1992年生于山东青岛。


1岁时,父母就离婚了,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江歌也成了母亲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一次闲聊中,江歌得知刘鑫不仅和自己童年,而且两人的老家距离不过10公里,初中时还是校友。


两人很快成了好友,那时的江歌一定没想到,一出“农夫与蛇的故事”即将上演。



2016年4月,江歌和刘鑫分别考入了法政大学和大东文化大学。


在大东文化大学,刘鑫认识了陈世峰,


而江歌和母亲也迎来了人生噩梦。


04


5年了,再回首这起案件,仍寒芒在背。


明知陈世峰来报复,刘鑫却不同意江歌报警,陈世峰持刀杀来,刘鑫抢先躲进江歌家还关了门,江歌被陈世峰捅了十几刀,刘鑫非但不感恩,还不断刺激江歌妈妈,......


不仅自己骂,全家一起骂



这一家人,自私冷漠到令人发指!


江歌死后,刘鑫直接改名骂江歌妈妈消费女儿,还开起了打赏。

 

仅仅数日,打赏高达5万。

 


江歌为保护她而死,她却要榨干了江歌最后一滴血。


而杀人的渣男陈世峰,却逃过了死亡的审判,眼下的他正在日本的监狱中,安稳度日。


05

 

日本全国共有62个监狱、7个少年监狱,陈世峰被关在东京管区普通监狱。


陈世峰同款日本囚衣


之前,曾有记者去采访过陈世峰,称他“单人独享6平米私密空间,不用带脚镣手铐,没有被虐待的痕迹,正待转监他处。”


日本监狱内设有浴室、体育馆、图书室等,被关押的犯人平均每天工作6.5小时,运动30分钟。


日本单人牢房


服刑者一日三餐有热量规定,主食热量:1100-1700卡路里,副食热量:900-1130卡路里。


三餐营养均衡。


早饭,牛奶面包



晚饭,还会配上秋刀鱼



担心犯人吃不好,造成情绪不稳,


甚至还有套餐可选。逢年过节还有大餐…


年夜饭可谓相当丰盛




为防服刑人员自杀,有些监狱都是纸质筷子、钢化玻璃窗。


一日三餐,晚餐后回到各自牢房,就寝前,还有约2.5小时个人时间。


日本监狱有养老院之称


日本监狱分木工、印刷、缝纫、清洗等工作,服刑人员每天约工作6.5小时,会享有双休。


监狱会根据劳动等级发放相应的工资,一个“五等工”的工资约18.5日元/小时。




除了一些基础的制造业,这些年还开发”了一些新岗位,比如训练导盲犬、电脑动画设计……




服刑者甚至可通过申请养花或宠物,监狱里“撸猫”,也不是完全没可能……


此前,日本政府公布:在日本服刑两年,政府将为之花费84万日元(约人民币4.975万),那么陈世峰20年下来,就要花近50万人民币。


看完,不少网友都惊呼,天哪!陈世峰这是去养老院疗养吗?!



不过,陈世峰绝对堪称“渣子本渣”,即便进了监狱,仍不思悔改,日本法院每年会分两次邮寄给江歌妈妈陈世峰的服刑报告,躲过死刑的他悔改了吗?


并 没 有!


仅仅最近半年,他就在监狱受过两次处罚 。

“因违规,刑期暂无变化。”



曾经面对记者的采访,他还大言不惭地称,“江歌妈妈一旦知道真相就会理解我!”



鬼才会理解你,希望这个渣滓,再接再厉,将日本的牢底坐穿。


 甜瓜说 


近几年,随着日本国内犯罪人数急增,监狱内牢房紧张,有时单人间甚至能挤进去2-3人,多人间则会被安置7-8人。


狼多洞少,服刑人员间矛盾也日增。


霸凌事件时常发生,加上疫情严峻,犯人间常以霸凌来打发“郁闷和恐惧”,比如互相殴打抢食,不让睡觉,强迫其一次喝完10升水、或吃肥皂等……


一位在日本担任过狱警的华人朋友告诉甜瓜,日本监狱中还存在着严格的“鄙视链”,站在顶端的是暴力团成员,而最底端的,则是性犯罪者和杀害妇女、儿童者。


“按通常的监狱法则,陈世峰进去后的日子,恐怕很难过,身体上的折磨和痛苦,精神上的空虚和绝望将会伴随着他至少20年。”


真心希望,陈世峰此后日夜经受折磨,请你务必过得无比不容易,并时刻别忘惦念前女友刘鑫,这样,才能告慰江歌的在天之灵!



这世道唯有如此,才能不让好人寒心。

 

一起点亮“在看”,转发出去,江歌妈妈好好保重身体,看着这对男女的终局!


—THE END—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