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天津姐姐的大盘头,是这座城市的定海神针!

收藏

天津姐姐的大盘头,是这座城市的定海神针!

澳洲的家一墨尔本 澳洲的家一墨尔本 7天前 08:27

广大男性朋友可能不知道,现在的美妆界有一个词异常火爆:“高颅顶”。


颅顶高度,指的是发际线到头顶的距离。高度越大,就越能显得头发多脸小,还能放大五官。


〓 神仙姐姐也要有高颅顶


为了增高颅顶,爱美的女孩子们可以说是不遗余力。


什么在头发里放垫高片,都是小菜一碟。有些对自己更狠的妹子,选择了去医美诊所打骨水泥。


简单来说就是在颅骨和皮肤中间注入塑形填充物,一劳永逸颅顶增高。


听上去挺吓人,实际上也确实很危险!国内已经爆出了多起注射骨水泥失败的案例。



其实,想要高颅顶,根本不用搞得这么要钱又要命。在30年前的华北平原,早有一群姐姐践行了高颅顶的真谛,并贯彻落实至今。


无论从气势、年龄、体积还是重量上,天津的大盘头姐姐们都对美妆博主做到了无死角全方位的艳压。


而且,盘头姐姐们的发型既美观好看又坚挺有力,绝对方便参与劳动生产。


怪不得有人说,天津盘头姐姐的颅顶,是这座城市的定海神针。



天津姐姐头上的“定海神针”


来天津旅游,所有名人故居和九国租界组成的万国建筑群,在大部分外地游客的脑海里也都是过眼云烟。


最终,他们的视觉重心,都会落在大街上行走的“定海神针”上。


气定神闲的盘头姐姐们,已经与这个城市融为一体,成为市井中一抹亮丽的风景。



这座城市的穿搭字典里,无论时尚这个圈如何拐弯,总有一群姐姐们独爱这种“津沽棒”一样的盘头发型。


在天津,姐姐是尊称,盘头是Title。


能够同时拥有这个称号的女性,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作为中式国潮天津分潮的一个非主流分支,高盘头对于天津姐姐的赋能,相当于维多利亚的秘密之于超模。


内衣虽然不为外人所知,但贴身隐藏的骄傲,让人不由自主挺起胸膛,有了傲人的资本。


同样,盘踞在姐姐们头顶上的青丝,在发胶的作用下紧急集合,根根立正如同钢丝,木秀于林风不敢摧,纹丝不动方显英雄本色。


那种高耸入云的威严,不怒自威的霸气,令外地人侧面,让本地人胆寒。



别具一格的大盘头,只是天津姐姐们独特审美的其中一环。


一个标准的高盘头姐姐,还得有萝卜心一样翠绿的翡翠镯子,搭配上血色夕阳一般的红指甲,最后在三室一厅的高盘头表面,再掸上点灵魂“金粉”。


在天津和盘头姐姐们狭路相逢时,扑面而来的贵族气息,即便是凡尔赛宫的玛丽皇后起死回生,也很难占到一点便宜。


外增高发型那份吞食天地的大气,让摩丝味迎风香飘十里的天津姐姐们,个个都是国际时尚潮人,野生性转大帝。



定海神针是如何炼成的?


在这个问题上,盘头姐姐比太上老君更有研究。


把整头的发丝用尖尾梳倒着刮蓬松,喷上足有200ML的发胶后,朝着头顶一个劲儿的往上捋,最后再用大功率的吹风机冷风固定。


这样,一个怒发冲冠凭栏望式聚火盆盘头,就大功告成了。



别看工艺不算复杂,材料也比较单一,但这种纯手工打造的发型,下雨刮风纹丝不乱,就是带着直接睡觉也毫发无损。


把津味港风吃透透的天津姐姐们,甚至不用去理发馆,对着两面塑料小圆镜子,自己就能鼓捣出来同款。


维护成本也低得发指:出现轻微波动的时候,喷点水用大梳子一刮,立马恢复出厂模式。



在公共交通尚需腿蹬的时代,马路上顶风骑日本车的天津姐姐们,一尺来长的大盘头就是重要地标。


下车、抬头,看见高耸入云的青丝——啊,天津到了。


只是有一个传说,曾被胡同里的居民口口相传:在某个大盘头里,捅出了一窝本地小蠊。


不过,在盘头姐姐们的心中,所有未经证实的都市传说,统统归于谣传。



五冬六夏,任时光似水而过,天津姐姐们对盘头的热爱从未因天气和温度有所改变。


夏天掸上六神,冬天涂上发蜡,春秋两季还得蒙上带金线的混纺纱巾。


精致的盘头和娇嫩的面容一样,需要细心呵护,免受风沙侵扰。



如果不幸出门逢雨,还要给盘头套上大塑料袋子,风里雨里,呵护你。


不过塑料袋的尺寸要经过准确考量,普通尺寸的袋子,怕是塞得进脑袋,放不下头发。



远瞧忽忽悠悠,近瞧飘飘摇摇,有人说是扫帚,有人说是巢,在霾中若隐若现,让人分不清到底是灯塔还是航标。


这个从80年代就开始流行的“无用美学”,似乎早就该凉成一朵昨日的黄花。


但天津姐姐们,却凭借桀骜不驯的品味和十年如一日的坚持,让高盘头挺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时尚轮回,成为百年老城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街头巷尾,不管公园、超市还是医院,有人就有她。



盘头异闻录


天津姐姐们对个人形象过于坚持的背后,其实隐藏着另一段江湖儿女情。


每一个张牙舞爪的背后,都藏着一颗脆弱而需要保护的心。就像孔雀开屏,不是为了炫耀美丽,而是受惊后的本能反应。


天津盘头姐姐也一样,精心制造的盘头,是为了告诉你“姐不好惹”。


在上世纪敞开经济时期,很多没有学历但一身豪气冲云天的巾帼英雄们,也开始学着下海撑起半边天。


上南方趸西服,去东北拉山货,亦或是在深夜街头摆开小吃摊,支起棋牌桌。


行走江湖间,最好的保护色除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经验值外,最管用的还是这种看着就震慑四方的硬核发型。



在那个一切野蛮生长的年代,人山人海的广州火车站就是当之无愧的“地狱级关口”。


虽然经验丰富的打货人们都已经“摔打碴剌”出过人胆识,但一介女流想要全身而过,必须要靠造型包装来秀秀肌肉。


姐一尺来长的大盘头,浩荡无遗地展露了天津姐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别说抢钱偷包了,就是想在火车上和她霸个座,扑面而来的压迫感,也会让人不由自主产生出畏难心理。



盘头大姐拳打镇关西的传奇演义,是那个时代流传最广的天津民间异闻。


这种象征着“隐形的纹身、内敛的张扬”的大盘头,让姐姐阿姨们失去了女儿的温柔,却换来一家人的温饱,和坊间流传的一段辉煌传奇。



流光容易把人抛,二十年后,大胡同已成断瓦残垣,服装街也已苟延残喘。


属于那个时代的痕迹,只剩那些迎风不动的大盘头了。


也许是想拉住那段挽住时光不撒手,告别那段峥嵘岁月的大盘头姐姐们,专业改行后依然保留了这份特色发型。


用人单位也因材施教,把她们安排到了收银安保这样的重要岗位上。


在HR们看来,只要有这些大盘头姐姐坐镇,再无赖的流氓也是白给。



还有更多的盘头姐姐,在公交车的王位上继续为城市建设燃烧着自己。



天津姐姐们的大盘头,是这座城市业态转型的里程碑,也是这座城里人情冷暖的活化石。


青丝变白发,再被染成酒红焦糖亚麻黄,这一段盘头往事里,数不清藏着多少人的青春年少。


什么是不变的,什么又是瞬息万变?


当一切都成过眼云烟,还能在原地坚守的就近乎永恒了。


也许,这就是盘头大姐冲破流行兴衰定律的密码。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