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澳高校商业作弊泛滥,大批留学生只选不要求出勤率学校,只为拿签证不为学习!

收藏

澳高校商业作弊泛滥,大批留学生只选不要求出勤率学校,只为拿签证不为学习!

Sydney Morning Herald Sydney Morning Herald 10天前 13:06

【本文译自Sydney Morning Herald,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平台态度和立场】


澳洲代表独立高等教育机构的最高机构敦促联邦政府:将禁止提供学术作弊服务或广告的立法扩展到职业教育和培训(VET)部门。


截屏2022-01-10 下午12.32.43.png


这项法律于2020年出台,其中规定了如果在大学和高等教育部门出于商业目的提供作弊服务或广告的刑事和民事处罚,


最高可判处两年监禁和10万澳元罚款。


截屏2022-01-10 下午12.33.49.png


澳大利亚独立高等教育委员会(ITECA)首席执行官Troy Williams表示,该组织已经向联邦政府提出了对这些服务以及一些学校没有出勤率要求的担忧。


他说:“ITECA欢迎澳大利亚政府对高等教育领域的作弊服务进行监管的举措,我们已要求政府将这一举措推广到职业教育和培训领域。”


教育、技能和就业部发言人表示,澳大利亚技能质量管理局“对学术作弊零容忍,并将继续对供应商进行合规的监控活动”。


截屏2022-01-10 下午12.35.27.png


一些商业作弊服务正在Facebook上进行宣传,潜在目标群体正是国际留学生。


周五,在《先驱报》联系运营商征求意见后,89澳元的评估服务被Facebook删除。


另一位在Facebook上向国际学生提供服务的提供商声称,他帮助过澳大利亚太平洋学院(APC)的学生,他说他可以提供70到90澳元的评估服务。


他警告Facebook上“Brasileiros em Sydney”小组的学生,如果他们不提交作业,就有可能被移民局举报。


《先驱报》已经联系了小组中的国际留学生,他们讨论了澳大利亚大学放宽入学要求的问题,没有迹象表明学生有作弊行为。


Brasileiros小组的一些学生讨论了APC的偏好,因为它“在出勤方面很灵活”。一名学生说她在APC学习市场营销,不必上课。


她用葡萄牙语说:“但是你必须提交作业,他们唯一检查的就是抄袭。”另一位说,她没有认真对待这门课程,而是为了获得签证而报名。


截屏2022-01-10 下午12.38.11.png


就读于悉尼Nortwest学院的巴西学生Rebeca Fattori表示,许多国际学生正在寻找“出勤率低”的大学。“悉尼的生活并不便宜,所以我们必须工作,”她说。


Nortwest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对于需要证明学业进步以满足签证条件的成年学生,出勤率是不必要的。


他说,Nortwest与培训师面对面或在线培训,提供至少20小时的工作量。讲座一直都有录音。Nortwest使用软件检测作弊行为,评估任务每年都会变。


发言人说:“我们不时地会发现剽窃行为,通常是在学生当中。这些学生被标记为‘不及格’,需要重新提交作业,并向他们收取额外费用。我们没有资源监控提供作弊服务的第三方服务。”


一名在悉尼英语学校ILSC学习后返回巴西的学生Nathália Mulezini说,许多无法获得工作假期签证的学生都参加了满足签证要求的课程。她说:“你只需要确保按时发送作业,偶尔必须到场。”


截屏2022-01-10 下午12.56.14.png


“课程强度很高,有些课程有点难,但你可以在网上找到很多有帮助的内容,而且老师也不是很严格。这是一种在既合法地留在澳洲并且还能工作的更便宜的方式。”


2019年参加ILSC的一名国际学生不希望自己的名字被公布,她说,许多学生参加课程“只是为了保留他们的签证”,移民中介推荐了一些特定的大学,“因为他们可以获得在那里招收学生的佣金”。


《先驱报》此前曾报道称,一些在澳大利亚招收学生的中介将获得高达50%的佣金和高达30万澳元的额外现金奖金。


正在APC学习领导力和管理的巴西学生Welington Bernardes说,他需要每周参加两次课程。他说,他在悉尼学习这门课程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满足签证要求。


APC的一位发言人表示,VET学院不需要报告入学情况,APC对此进行了监控。


这位发言人说:“我知道很多人都觉得出勤率越高,学得就越多,但事实并非如此。这是一种我们需要改变的观念…仅仅出勤并不意味着参与。”


这位发言人说,抄袭是所有教育机构都面临的问题。他说,他的学院已经联系了一些公司,这些公司向学生推广作弊服务,“要求从他们的网站上删除我们所有的作业”。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私立大学运营商表示,他希望联邦政府“取缔那些不要求学生完成足够的线下课程的大学”,因为“它们给这个行业带来了坏名声”。


他说:“在我们的大学里,我们有在线课堂,老师现场授课,学生出勤。我们尽可能严格。”


该运营商表示,在线作弊很难监控。


截屏2022-01-10 下午12.56.37.png


澳大利亚国际学生委员会主席Oscar Ong表示,需要更好地监管商业作弊行为。


他说:"除了上课外,各院校亦应研究其他方法,监察学生在课程上的进度,以便在学生未能通过课程而须重修之前,能及时提供支援。”


VET课程要求每周至少为国际学生提供20小时的预定联系时间。疫情期间允许更灵活的出勤,但教育提供者需要记录评估标准。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首席执行官Phil Honeywood表示,疫情加剧了对设法留在澳洲的国际学生的争夺。


他说:“在少数情况下,一些大学需要敞开大门,这导致他们缺乏对优质教育的关注。”


Ravi Singh,代表南亚澳大利亚大学的Global Reach董事总经理兼澳大利亚教育代表协会驻印度主席,将一些私人职业和教育培训机构描述为“签证工厂,其课程仅用于在岸签证”,成本相对较低。


原文链接:

https://www.smh.com.au/national/call-for-crackdown-on-commercial-cheating-services-for-students-20220105-p59m21.html


编译声明:本文系本站编译和整理自英文来源,未获本站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在获授权前提下,转载必须在醒目位置注明本文出处和具体网页链接。对未注明而擅自转载者,本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