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澳洲最火的行业,将会一夜崩塌?

收藏

澳洲最火的行业,将会一夜崩塌?

澳洲财经见闻 澳洲财经见闻 10天前 17:39

Afterpay -- “先买后付”行业的领头羊,无数人悔恨,没有及时上车的全球明星企业,最近出现了过山车式的股价杀跌。


Afterpay曾是神一样的存在,股价从上市的1澳元上涨到150多澳元。


这样一个看似没有多少科技含量的公司,这二年却大杀四方,资本江湖或许就是这样, 给你一个支点,翘起一个地球。


同时,不需要一个理由,随时叫你雪崩。


暴跌


无论你是否用过这类APP,它们彻底改变了数百万澳洲人的购物方式,尤其是年轻人,如今一家商店门口没有贴着其大名,恐怕许多人都不会进去。



红火了二年的先买后付供应商,股票市场上已经遭受重创,股价今年平均暴跌 80%。


澳大利亚市场充斥着 BNPL供应商,它们可以组成一个军团,几乎垄断世界最大的玩家,其中 12 家在澳洲证券交易所上市,无疑是世界上最多的。


看看排名前十的玩家吧:Afterpay (APT)、Zip (Z1P)、Latitude (LFS)、Sezzle (SZL)、Humm (HUM)、Splitit (SPT)、Openpay (OPY)、Ioupay (IOU)、LayBuy (LBY)以及Douugh (DOU)。



你知道几家呢?恐怕不多,只有Afterpay 与ZIP广被人知。


Afterpay 上一财年巨亏1.563亿澳元,与去年相比增长了近 7倍。Zip 就更惨,亏损 6.52 亿澳元,比去年增加了30倍。


华尔街许多人对 Zip 的惨败感到震惊,整个行业去年损失才 10亿澳元,一家承包了几乎大半,雪崩几乎从它开始。


但,澳洲军团都很糟糕,销售增长下降、信用损失增加和现金消耗增加,其中一些玩家现金流已经存在问题。


这还不算,澳洲消费者团体火上浇油,称它们导致已经在苦苦挣扎的人们陷入“债务螺旋”,并呼吁像对待信用卡等其他金融产品一样,对该行业进行更严格的监管。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 (RBA) 也跟进打击,表示将改变规则,允许零售商将 BNPL收取的费用转嫁给客户,这可能会加剧该行业的困境,使其吸引力大大降低。


澳大利亚央行的数据也显示,BNPL 的支出持平,一年销售额为 115 亿澳元,这表明该行业在澳洲可能已经达到顶峰。


推到一堵墙可能就这么容易,Zip 股价已从高位暴跌 63%, Openpay 在进军美国和英国市场时积累了大量坏账,像 IOUpay 这样不太知名的玩家经历了 96% 的急剧下降,另一个名为 Fatfish 的玩家下降了 84%。


还是聚焦领头羊Afterpay 吧,曾经鼓吹200元甚至500澳元一股的声音出来就没有停过。


200澳元


一个月前,华尔街还在讨论,Afterpay 股价达到200澳元的几率有多大?


质疑的人当然有,不过,华尔街告诉金主们:大家应该记住,Afterpay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即证明普通投资者的错误,它可以在很短时间继续飚涨。


Afterpay最不缺的就是客户,过去一年中增加了一倍,活跃用户超过1120万,这主要是通过在美国的大举扩张实现的。


尽管怀疑吧,虽然它的商业模式及债务水平已经形成决堤之势。


谁能知道,Afterpay从来就不靠业绩,依赖的是客户数量与制造各种利好消息。


Afterpay任何一个消息都能成为涨停板的来源,比如,它可以做银行了,一个与Westpac 合作基于云的银行服务之后,就被华尔街吹嘘成进军银行业的号角。


比如,它是金融科技界的特斯拉,支持者有足够的理由吹嘘对于Aft,要像市场对待“钢铁侠”马斯克的电动汽车特斯拉一样。


去年同样卖消息给中国的腾讯,高盛找来同是投行背景的腾讯ceo,短短几天做了决定购买了5%的Afterpay 股份。


所以,当Afterpay 股价还在100元徘徊时,200澳元不是白日梦的消息,已经在华尔街飘荡。


美国科技巨头Square禁不住“诱惑”,今年同意通过一次全股票交易收购Afterpay,价值约合390亿澳元,这是Square迄今最大一笔收购。


仅仅数月近百亿澳元消失,Square后悔了吗?


2015年在悉尼成立,全球拥有700多名员工的Afterpay 就是一场股市神话,股价从一元起步,2020年是高歌猛进的一年,直到今年差点破了150元的记录。


每次的股价飚涨,一次次向投资者证明了一点,即为什么它是澳洲股市上最具“戏剧性”的股票。


每次股价暴涨,都彰显Afterpay带动市场的能力,同时也让批评者“汗颜”。


Afterpay两名创始人Nick Molnar 和 Anthony Eisen的个人身价均超过10亿澳元,已经有人在盼望他们将成为百亿富翁。



Afterpay的市值最高达约400亿澳元,轻松排名ASX前10,跻身于血液制品巨头CSL、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和矿业巨头必和必拓等重量级公司之列。


许多澳洲公司梦寐以求终其一生奋斗的目标在Afterpay 就是五年。


做空


高盛等背后一帮华尔街大佬闷声发大财的时候,做空的声音早已甚嚣尘上。


尽管Afterpay的产品具有可扩展性,并在澳大利亚国内的用户和零售商占有率很高,但中国几乎没有机会,海外竞争水平意味着Afterpay等将很难在全球市场复制本土渗透率。


坏消息就是,该行业客户的价值几乎为零,行业的调研结果,之前接受联邦政府援助计划( JobKeeper和JobSeeker)的人员中,BNPL用户占比远远高于非用户。以JobKeeper为例,参与调研BNPL用户获得收入的可能性要高出270%。


根据瑞银的调查,一旦政府停止刺激措施后,BNPL的一些用户将面临失业或返工前难以支付欠款的情况,违约风险很高。


卖空者已经再次卷土重来。上一次由于对疫情的担忧,Afterpay的股价从高位40澳元在几周内一路暴跌到8.90澳元,那次只是预演吗?


国际做空者认为Afterpay盈利前景与其当前估值之间存在明显脱节,大量的卖出建议布满市场,最低估值据说仅为30澳元。


一些投资者可能认为Afterpay股价走势只是短期下跌,但今年的下挫一定程度是全行业的衰退,相比于恐慌抛售,被趋势抛弃才是最重要的。


无需支付申请费用、开户速度快,以及先买后付“无痛消费”对消费者天然的吸引力已经消失,它们的红利期或许已经终结。


曾在一年前写过关于Afterpay 的文章,记得那时的结尾预言:昨日的明星不代表是永远的宠儿。更何况他的卧榻之旁有最可怕的敌人 -- 高盛。


高盛可以把你养大,无数轮的利益收割后,待你价值全无, 那就是待宰羔羊。


也曾预测:前传,Afterpay 90后号令天下,终一统天下;后传,高盛阴谋匕现,先是助纣为虐,引贼入室,再其后借刀杀人....


Afterpay 有今天,是高盛拉来了一批国际资本,摩根斯坦利、瑞银、瑞士信贷、巴克莱资本等机构,这二年,他们不是卖就是买。


这些机构们对Afterpay 的分析不停地转换思路,今天建议买入,后天建议卖出,真是操碎了心。


高盛的股票部门一天可以动辄进行总额达2亿澳元以上的Afterpay股票交易。它们是ASX当天最大宗交易的常客。


今年,整个行业几乎被团灭。


昨日周五,再一次全体暴跌,澳洲这个最火的行业,会彻底崩盘吗?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