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重磅披露!阿富汗前副总统躲到了新西兰,全家14口获签证,正在酒店隔离…

收藏

重磅披露!阿富汗前副总统躲到了新西兰,全家14口获签证,正在酒店隔离…

发现新西兰 发现新西兰 12天前 13:24

频频为阿富汗人提供难民庇护的新西兰,终于迎来一位大人物。


今天,一则消息在新西兰被“消息人士”放了出来:阿富汗前副总统在新西兰获得安全庇护。



他不是一个人来,而是一家14口。


这一大家人是圣诞节前后,从土耳其飞到了新西兰,包括他妻子、两个儿子和三个女儿等直系亲属。


其中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还分别带来了他们的配偶,还有四个孩子。



目前,这一大家人在奥克兰两个不同的酒店内进行隔离。


消息传来,已经在新西兰上岸的阿富汗难民却很不高兴……


已经上岸的难民:

凭什么他有资格?


这位高官全家在新西兰获得庇护,在新西兰的阿富汗人社区引发巨大争议。


自从去年8月,阿富汗一夜之间大变天,40万阿富汗人逃离该地。新西兰也“为了避免人道灾难”而出了很多力。


上千人已经在新西兰找到了新的家园,他们中包括曾经为新西兰国防军工作的众多阿富汗人及家属。


资料照片:2021年8月新西兰国防军疏散阿富汗人


但Sarwar Danish就不同了,他是前政府高官,“对阿富汗政府的倒台负有责任”。


资料照片:2020年9月,副总统Sarwar Danish(右)和阿富汗总统(中) 


曾为新西兰国防军工作的一位阿富汗难民说,应该被优先安置的不是像Sarwar Danish这样的人。


“直接帮助并支持新西兰的人被抛弃,而来自阿富汗腐败领导层、并与新西兰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却被安置在这个国家,这非常令人沮丧。”


不满的阿富汗难民说,“他在土耳其已经够安全了,很难理解新西兰纳税人将为Sarwar Danish和他的家人在新西兰开始的新生活买单。”


还有人表示,真正对新西兰有贡献的人“被遗弃了”。


他们举例Abdul Ghaffar Hotak上校,他在阿富汗与新西兰国防军密切合作,却已经为此付出了生命。



不少阿富汗人认为,新西兰接收Sarwar Danish的行为是“可耻的”。


逃亡到土耳其后

看上新西兰的宜居、安全


Sarwar Danisht生于1961年,先后在伊拉克、叙利亚和伊朗完成了高等教育,拥有法律、新闻和伊斯兰研究学位。


从1982年到2001年,他出版了各种出版物,写了15本书和700篇学术论文。他精通达里语、普什图语和阿拉伯语,并在喀布尔大学任教。


2014年至2021年,他成为了阿富汗第二副总统。在阿政府倒台之前,还同时兼任阿富汗的高等教育部长和司法部长。



在担任职务期间,据说他最重要的贡献就是参与了阿富汗新宪法的制定。



2021年6月,阿富汗的形势开始出现质的变化。


一开始,他还挺硬气。他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称,塔利班将淹没在它造成的动荡浪潮中,阿富汗的国防和安全部队将给他们另一个永不忘记的教训。


他强调:“塔利班所谓的征服,只是得到了土地,自始至终没有得到人民和社会的支持。”


他当时表示,政府和军队、广泛的民众将团结在一起,共同抵抗塔利班。


“历史的经验已经表明,人们不会屈服于塔利班的胁迫和对权力的垄断,塔利班只是在重蹈上世纪70年代的覆辙。”


就在这次讲话过后,塔利班势如破竹。


Sarwar Danish的推特账号到了7月就已经停更,这是最后一篇推文:



2021年8月16日,塔利班攻占喀布尔不久,Sarwar Danish和其他许多高级官员一样,首先是逃往土耳其。


当时,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也宣布开始紧急撤侨,并确认将为数百人提供移民通道,主要是为新西兰国防军工作的人及其家人。


而逃往土耳其的阿富汗大人物们,也都在为自己的未来重新打算……


逃跑、留守、抗争……

阿富汗版“高官都去哪儿了”


阿富汗前政府倒台后,前政府官员们上演了一出“高官都去哪儿了”的真人剧。



有的逃命,有的投降,也有自称绝不低头的。


阿富汗难民说,他们对Sarwar Danish不满的原因之一,是他抛弃了阿富汗人。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前第一副总统Amrullah Saleh仍在与塔利班战斗”。


阿富汗三巨头:前总统Ashraf Ghani(中),前第一副总统Amrullah Saleh(左),前第二副总统Sarwar Danish(右)。


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重掌阿富汗政权后,一把手和三把手随即出逃,只有二把手Amrullah Saleh留在境内奋战。


Saleh说:“我永远、永远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向塔利班恐怖分子低头,我不会让数百万听我说话的人失望。”


Saleh被称为“看守总统”,他在当地组织游击部队、率领“政府军”与塔利班展开激烈交战,并曾夺回一座省会。



虽说后来Saleh的抵抗失败,有媒体报道称他流亡海外,但Saleh所领导的“流亡政府”仍然有不少支持者。


Saleh最近频频上报,称自己至今仍在为阿富汗人奔走呼吁。



2021年12月30日,他发推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解决方案不是怀旧的采访或出版日记。塔利班不拥有阿富汗。我骄傲地与他们战斗,直到阿富汗成为所有阿富汗人的家园。 “



相比之下,第三号人物Sarwar Danish则很少露面,直到今天消息传来说,他一家14口将在新西兰展开新生活。


为收留阿富汗人

新西兰暗中使力


其实,收留阿富汗人的名额也在不断调整。


去年9月21日,总理Jacinda Ardern表示,政府正在考虑向更广泛的阿富汗人提供帮助,这是喀布尔事变后,首次确认可能会从阿富汗接收更多难民。


去年11月中旬,新西兰外交部长Nanaia Mahuta疫情后首次出访多个国家,其中就包括前往卡塔尔,讨论撤离阿富汗的工作。



在那里,她专程前往在卡塔尔的阿富汗难民营,了解难民疏散工作。



其后,新西兰的接收工作开始提质提速。


资料照片:新西兰国防军用军用飞机运送阿富汗难民


新西兰外交部为这批人准备的签证很快增加到1250份。在新西兰盟友的帮助下,新西兰军方甚至建立了秘密通道,在阿富汗捞人。



截止2021年12月7日,新西兰在阿富汗事变发放签证1253份。其中包括直接帮助新西兰军队的495人,帮助友军的272人,以及家属314人。



到12月16日,共914人踏上了新西兰的土地,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持紧急签证。



新西兰政府官员确认

“人权立场”是船票


这次阿富汗副总统寻求庇护成功的消息,已经得到了新西兰官方确认。


新西兰移民副部长Phil Twyford证实,Sarwar Danish和他的家人在新西兰得到了安全的庇护。



移民副部长Phil Twyford在声明中说,Sarwar Danish在人权问题上的立场是他被新西兰接纳的一个因素。


Twyford说,新西兰为一批阿富汗人提供救助,因为他们的生命处于极端威胁之中,其中包括女法官、记者、非政府组织领导人、女权倡导者、LGBTQI,“以及一些捍卫人权的政治家,如Sarwar Danish”。


疫情受困,边境关闭,但新西兰人道救助的脚步,不会停……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