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全球财富大翻倍,然而跟年轻人没什么关系!

收藏

全球财富大翻倍,然而跟年轻人没什么关系!

澳财网 澳财网 4天前 14:03


过去20年里,全球财富总额增长了两倍,而中国远超美国,成为全球第一。不过与此同时,全世界的主要经济体中,不同家庭、不同年轻层之间的贫富差距却越来越大。


这一数据来自咨询公司麦肯锡研究部门的一份最新报告。



这份报告调查了占世界收入60%以上的十个国家的资产负债表。研究发现,在过去20年里,中国贡献了全球净财富增长的近三分之一。


苏黎世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合伙人扬·米施克(Jan Mischke)在接受彭博社(Bloomberg)采访时说:“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富裕。”


根据这项研究,全球净财富从2000年的156万亿美元上升到2020年的514万亿美元。中国占增长的近三分之一,从2000年的7万亿美元飙升了近120万亿美元。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其经济加速增长,也使得整个国家的财富迅速累积。


相较之下,近20年间美国净财富只翻了一番多,增了50万亿美元。


澳大利亚的财富累积增加了约7万亿,与英国和加拿大持平,是十个国家中人均财富累积最多的国家。


财富积累超过2/3是房地产


由于许多金融资产实际上被负债抵消,所以并不计入全球财富。例如,个人投资者持有的公司债券代表该公司的负债。


因此,根据麦肯锡计算,全球净财富的68%是房地产,其余则是基础设施、机械和设备等,还有很少部分是知识产权和专利等无形资产。


事实上,由于美国经历了2008年次贷危机房价崩盘,房地产价格20年间涨幅并不高,也是美国净财富累积速度有限的原因之一。



麦肯锡指出,房地产价格飙升可能会让许多人买不起房子,并增加金融危机的风险,正如2008年房地产泡沫破裂后的美国金融危机那样。这也是为何,全球金融市场在前几个月极度关注中国恒大集团等房地产开发商的巨额债务问题。


报告称,理想解决方案是让世界财富进入更具生产性的投资领域,从而扩大全球实体经济总量。如果放任货币流动性泛滥,再次出现金融危机,最差的情况是资产价格暴跌,全球财富可能因此被抹去多达三分之一,继而与收入情况更加一致。


最富有的10%家庭掌握2/3的财富


除了财富结构问题,报告还指出,在中美这两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超过三分之二的财富由最富有的10%家庭持有,而且其份额仍在上升。


依据2021年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全球最富有的25个家族的集体财富增长达到3120亿美元,年涨幅约为22%。


目前全球最富有的家庭为美国沃尔顿(Walton)家族,家族资产达到2382亿美元,国际零售巨头沃尔玛正是他们旗下的产业。每一天,该家族的资产就会增长1亿美元,已经连续四年独占鳌头。


沃尔顿家族成员,图/彭博社


排名第二位的则是食品巨头玛氏(Mars)家族,中国消费者熟悉的德芙、M&Ms等知名品牌都隶属于该家族的同名企业集团。其家族财富为1419亿美元。


而来自中国香港新鸿基地产的郭氏家族也以380亿美元的身价,位列中国第一,全球第23位。


当然,全球财富由少数人掌握并不是新鲜事。


根据联合国2018年公布的数据,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获得了全球82%当年创造的财富,而较贫困的50%人口则没有获得任何财富增长。


新冠疫情以来,这种情况更为严重。


由美联储带头进行的“大放水”——全球央行几乎都采取了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低利率引发流动性泛滥,大量资本涌入金融市场,从而进一步推高了金融市场上的资产价格。这就使得有资产的人财富累积更快,而没有资产的人无法享受资产价格上升所带来的红利,导致资本洪流所到之处,都一定程度加剧了贫富差距。


美国年轻人财富仅为老年人的1/4


不仅是不同阶层之间的财富差距拉大,BBC国际台(BBC World Service)委托民调机构全球扫描(GlobeScan)于27个国家和地区进行的民意调查发现,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不同代际之间的财富差距也变得更大。


本来,年纪大的人经过长年的累积,财富总额比年轻人高是正常现象。但近年来,在全世界各国,都出现了年轻人相比父辈“越来越穷”的问题。


疫情造成的封锁,严重增加了年轻人的财务压力。他们中很多人没有房产、投资,甚至积蓄。尽管可以领取政府给予的疫情收入支持,可他们的财务情况在这两年中往往出现进一步恶化。



根据美联储的一份报告,1990年以后,美国40岁以下人口和55岁到69岁人口的财富差距就不断扩大。


到了2020年,该国千禧一代(1980-1999年出生的人)仅拥有美国总财富的 5.19%,比婴儿潮一代(1946-1964年出生的人)拥有的财富少四倍。


自由撰稿人希拉里·霍佛(Hillary Hoffower)在美国商业网站Business Insider撰写的文章就表示:“我们这代人遭遇的是收入不均严重加剧,就像大萧条时一样,企业停止招人、找到好工作的几率降低、学生贷款债务飙升。”



美国劳动部的数据则显示,收入减少正在推迟千禧一代做出人生的重大决定,比如结婚、买房和买车,并且他们无法搬出父母的家——或者在危机期间不得不搬回。


即便现在美国全境出现人才短缺,工资有所上涨,但由于住房成本的上升,许多千禧一代仍是“月光”,甚至需要借债度日。


而对于已经成家立业的千禧一代来说,托儿服务、照顾年迈的父母以及维持健康家庭所需的各种支出,往往也造成他们经济上的压力远超父辈。


澳大利亚的情况并不好多少。在疫情之前,全澳经济增长失速,人口老龄化问题显现,导致年轻一代所能获得的收入增长和父辈们年轻时差距较大。2004年以后,35岁以下家庭的财富累积几乎没有太大增长。他们与45岁以上家庭的收入差距更是进一步拉大。



可以说,千禧一代和更年轻的Z世代(2000年以后出生的人)所面对的是生活成本不断上涨,但工资涨幅乏力的世界,他们以及未来出生的年轻人想要积累财富变得更加困难。


尽管,澳大利亚政府正在采取一些措施,试图帮助年轻人更好地进入职场,但事实效果差强人意,年轻人的就业率和工资水平一直未能有较好的改善。


由于每个年龄层的人在住房等必需品上的支出一直都在增加,缺乏财富累积意味着年轻人必须减少非必需品的消费,这对整个国家经济的增长并不是好事。


在美国和澳大利亚,许多千禧一代,尤其是移民,为了证明父母的投资和牺牲是值得的,取得财务成功成为衡量个人价值的标准。但根据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研究,实际上,千禧一代比前几代人更难在社会地位和收入上获得提升。另外,他们可能还要面临更为严重的气候变化所带来的财务和健康问题。


因此,政府应当采取更为有效的方法,来帮助年轻人提高收入水平,缓解代际之间的财富差距。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