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因为政治正确,JK罗琳被哈利波特粉丝“除名”了

收藏

因为政治正确,JK罗琳被哈利波特粉丝“除名”了

为你写一个故事 为你写一个故事 6天前 10:49

01


这几天,很多人应该都看到了这样一条消息。



消息一出引起了轩然大波。


很多人觉得可笑,粉丝反过来开除作者籍这事,怎么听都觉得离谱。


我特意去网站上求证。


他们确实发布过类似的公告,但公告时间是一年前。



声明称,网站里关于jk罗琳的所有图文信息将全部消失,网站不再提及她对哈利波特魔法世界创造的成就;同时她的名字将以「#JKR」取代,方便粉丝屏蔽。


这意味着,网站用户要将罗琳当做从来没有存在过。


看似行动阵势很大,但似乎并没有成功落实。


至少现在在麻瓜网进行搜索,罗琳的很多信息还在,也许他们内部也有分歧吧。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闹剧,源于近年来JK罗琳关于“跨性别人士”的发言。


去年,有一则国外媒体的新闻,表示“新冠疫情之下,我们为有月经的人创造一个更平等的世界”。


JK罗琳转发质疑:有月经的人?我记得以前有个词专门形容这类人吧?叫什么来着,Wumben?Wimpund?还是Woomud?



虽然稍微有点阴阳怪气,但言下之意就是反讽该文为何不直接使用“女人”(women)一词。


结果,这句话引起了轩然大波,部分网友们觉得JK罗琳把跨性别者排除在外,否认了这些人的存在。


这并不是JK罗琳第一次就类似的问题发声。


早在2019年,英国计划调整一套针对“跨性别特别政策”。其中最具争议的一条是“就算没有做变性手术的人,只要认定自己是异性,依然可以被认定为跨性别异性”。


当时一位叫做玛雅福斯特的英国女性公开反对,还因为在网上写了“男人不能变成女人”而丢掉了工作。


当时JK罗琳表示力挺她,并给自己的推特带上了#我支持玛雅 的标签。



她还有很多类似颇具争议的发言,比如:“我认为现在有很多年轻人被唆使使用荷尔蒙和接受手术,而这些可能并不是他们想要的。很多年轻的同性恋被诱导去打荷尔蒙、做手术,并且因此失去生殖能力,我觉得这是新时代的性别扭转治疗。”



一位推特用户写道:“我决定不自杀,因为我想知道哈利的故事是怎么结束的。很长一段时间,这就是让我活下去的意义。直到我遇到了丈夫,他帮助我学会了爱自己,学会了生活。而你刚才当着我的面侮辱了他。”


随后,《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主演们纷纷表示和JK罗琳划清界限。



哈利波特的扮演者丹尼尔·拉德克里夫,在为防止LGBT青少年自杀组织特雷弗项目撰写的博客中写道:“虽然JK罗琳女士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但跨性别女性就是女性。很明显,我们需要做更多的事情来支持跨性别者和非二元性别人群,而不是否定他们的身份,也不是造成进一步的伤害。”



赫敏的扮演者艾玛沃特森紧随其后,表示:“跨性别者由自己定义,值得过属于自己的生活,而不该被其他人质疑和指责。”



罗恩的扮演者鲁伯特·格林特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可以尊重一个人,但仍然不同意她的话。对于这样的争议,保持沉默其实已经说话了。跨性别者是一个有价值的群体,我们需要维护。”


面对众人的“割席”,罗琳做出解释: “如果性别不是真的,那同性恋爱也不是真的,如果性别不是真的,那全世界女性真实生活就被抹去。我认识跨性别者,也爱他们,但是消除性的概念使许多人无法有意义地讨论他们的生活。说真话并不讨厌。”



颇具戏剧性的是,当主演们都上演一出“众叛亲离”的戏码之时,唯一站出来为JK罗琳声援的,竟然是剧中的大反派伏地魔的扮演者拉尔夫·费因斯:



在接受《每日电讯报》采访的时候,他表示无法理解那些针对罗琳的刻薄言辞。


同时他表示:“我能理解争论的激烈程度,但我发现这个充满指责和谴责的时代是不理性的。我发现人们表达与自己不同观点时候的仇恨程度,以及语言暴力,令人非常不安。”



在大部分演员对她的言论表示不满的同事,网友们的愤怒更加直观。


她长期遭受着网络暴力的伤害。


就在前两天,她发现自己的地址被公开在网络上,并且附上了家门口的照片。


这当然可以被解读为一种威胁。



从她的言论中不难看出,这不是她第一次受到类似的死亡威胁。



不仅如此。


搜索她的名字,直接关联的词条是#jkrowling die#。



点进去看到的全是辱骂、诅咒与人身攻击。


他们认为,骚扰她是正确的选择。



“她是个骗子,她的灵魂很丑陋”,还有更不堪的用词就不翻译了。



ugly和bitch是对她的形容和前缀。



还有更直白的言论,“希望她去死”。



然而,这仅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看看这些与她的名字关联在一起的字句,辱骂、威胁、恐吓比比皆是。




#RIPjkrowling#的话题也时常冲上热搜。



不仅如此,与她保持联系的人也受到网暴波及。


在《哈利波特》系列中饰演马尔福的演员Tom Felton,因为点赞了罗琳而被追着骂。



甚至因为辱骂他的评论太多而直接哭到中断直播。


就连一开始对罗琳言论表示过反对的小雀斑Eddie也在被波及的范围内。


因为他在某次采访中提出,网友们对罗琳进行的攻击太超过了。



尽管他同时指出,网络上对跨性别者的歧视同样“让人作呕”。


但这无济于事。


网友们立刻将矛头指向他,指责他没有骨气,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



攻击他利用、背叛了自己饰演过的角色。因为他曾经出演过电影《丹麦女孩》,扮演在妻子的鼓励下接受变性手术的画家埃尔比,这是最早由记录的变性人之一。



还有人把他的态度转变和《神奇动物3》的新闻联系起来,认为他为了利益出卖了自己。



相似的是,网友们又刷起了#rip eddie redmayne#的词条。



这件事造成的影响还涉及到罗琳的现实活动。


不久前,HBO Max宣布将按照《老友记》重聚特辑的模式,制作《哈利波特》上映20周年特辑《回到霍格沃茨》。


情怀浓浓。


而且,要知道这次20周年献礼将会是主演们的首次正式重聚,可以说对于全世界哈利波特粉来说都意义非凡。


所以“格兰芬多三巨头”被请来了。


相关的重要主创人员也被邀请了。



当然也有注定不被邀请的重要人物,一个是已经离世的“斯内普教授”艾伦·里克曼,另一个是原著作者JK罗琳女士。


节目组没有给出具体理由,但大部分报道都公认是她过去的言论所致。



不过,节目组倒是做了缓和的举动。那就是在活动的花絮视频上简要介绍罗琳。


这种所谓的花絮视频,包括多年前的幕后花絮、存档但未公开的旧镜头等。


到时候,罗琳女士会在里面会象征性地出现。


节目组这样的处理或许是为了平衡一些罗琳支持者的情绪吧。


但与粉丝网站直接开除作者籍的事情相比,似乎也没有那么离谱。


而当这样的线上线下反罗琳行动多起来的时候,那个经典老梗却越来越具有黑色幽默的意味——“JK罗琳就是个写小说的,她懂什么哈利波特?”


02


JK罗琳的经历让我想起一桩旧事。


加拿大魁北克省省长之前在FB上发了一封长信,当然原文是法语的:



如果你看不懂法语,可以看看下面这个由机器翻译,我会法语的朋友校对出来的稿子:


这些天,我们听到很多关于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事情。我特别想到的是渥太华大学曾经发生的事,那震惊了很多人,也包括我。


我们看到,少数激进分子正在试图审查我们的文字。这其实是来自美国的运动,但说实话,我不认为它适合我们。


真正令人担忧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感到恐惧. 他们被迫自我审查, 因为害怕在公共场合被侮辱和谴责。


最近甚至有大学讲师在报纸上控诉,她因为使用了“男性”和“女性”这两个词,遭到谴责和骚扰。


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这是不是有点失控了?我觉得应该开诚布公地讨论一下这件事了。


我承认,用某些单词会伤害到一部分人的感情,我们必须正视这种伤害。但另一方面,我也不希望他们的正当诉求,被被想要审查、恐吓、消灭我们言论自由的激进分子利用。


在避免伤害和言论审查之间,我们必须划清界限。


。。。。(中间太长懒得翻译了)


我们的大学应该是尊重人的辩论, 未经审查的辩论和寻求真相的地方, 即使真相可能会令人震惊,我们也会尽一切努力帮助我们的大学保护我们的言论自由。


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在欺凌和恐吓面前,坚持我们的基本原则。


如果你出于害怕被侮辱而开始自我审查, 或者如果你不为受害者辩护, 那那些激进分子就得逞了。我明白这很难,但我们必须联合起来,坚定立场。


我们越是臣服于激进分子的恐吓,我们就越会感到恐惧。


大家周六快乐

你的总理。


可能有些人不了解他公开信里提到的“渥太华大学曾经发生的事”是什么,我大概讲一下。


就是一个叫Lieutenant-Duval教师,在教“艺术与性别”这门课时,讲到了同性恋群体,重新定义了“queer”这个词。为了方便同学理解,她在后续的讨论中,用了另外两个词举例,其中之一就是"nigger"。(现在他们都不敢说这个词了,统称为N-WORD)


当时无人提出异议,大家都在记笔记。


结果当天晚上,一个学生给她发邮件说她一个白人用“N-Word”,让人很不舒服。Duval立即向这名学生道歉,第二天又向全班同学道歉。


然而为时已晚,这名同学还是把她和Duval的邮件沟通记录发到了网上,并且配文@了渥太华大学的官方推特,要求大学管好他们的教授,不要再说N-Words了。同时还公布了老师的姓名、电子邮件和地址。


从此,这位老师不但在网上被人一致抗议:




同时还经常收到恐吓性的电子邮件。她甚至觉得现在大家上街都要戴口罩,对她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解脱”。


一位讲艺术的老师,因为在课堂上解释了一个词的用法改变,而被人网暴,这本身已经够离谱了。


更离谱的,是渥太华大学迫于压力,让Duval老师停职一个月...


这让该大学的其他老师瑟瑟发抖。


有一位文学课老师,说他接下来要讲的作品,来自法兰西院士、海地裔魁北克作家拉菲里耶尔,名字叫《Comment faire l'amour avec un nègre sans se fatiguer》,翻译过来的意思是《如何不知疲惫地和一位黑鬼做爱》。


然后因为这本书的作者就是黑人,书里大量出现nigger这个词:



。。。


03


我们当然得承认,政治正确的初心是好的,去除一切复杂混淆的概念,它的核心很简单,就是从方方面面反对歧视。


比如黑人是弱势群体,不允许白人骂黑人“黑鬼”。


比如女性相对于男性是弱势群体,为了帮助女性,在种种政策上对女性多一些倾斜。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人加入这场运动,它渐渐就变味了。


之前有一个德国人做的讽刺德国无条件倾向少数群体的短片,真的是常看常新。


(下面的图是知乎@风城搬砖狗 截的)


三个难民走在路上:



为首的人说,让我们用石头砸那两个家伙吧:






结果一个长得很像默克尔的女人跳出来说:“我可怜的难民!”




“因为这群白皮猪,你们不知道受了多少罪!”



然后又对被丢石头的两人叫道:“Hey,猪们!”



“你们别欺负难民,他们已经很苦了!”




见这两个人不理她,这女人怒吼道:“在我教训你们的时候,回头看我!”



结果两人一回头...






原来是变性人大爷!


刚刚还在教训他们的女人,态度来了一个360度大转弯:


“啊!我的小变变。”


“你们太可爱了,我可以和你们共情!”




于是她转而回头指责难民:“这些像猪一样蠢的移民们竟然向你们扔石头!真是一群心胸狭隘的猪!”





听了这话,三位难民开始互相抚摸,假装自己是gay。



黄发女人态度再一次大变,给了三位boy一个博爱的拥抱。


“啊我可怜的同性恋难民!你们受了太多的苦,你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




两个被扔石头的人,则脱了衣服,露出六芒星。(犹太人的标志)。




竟然是犹太人,二战期间大屠杀(Holocaust)的受害者!黄发女人磕头乞求原谅。





接下来进入斗法阶段:三基佬使用了【素食主义者】!




两兄贵使用了【糖尿病】!



三基佬使用了【黑人女权支持者】! 



下面的画风就变得奇怪了,各种博人同情的手段都上来了。(现实生活既视感)







。。。


漫画当然有夸张的元素,但很难说这不是一种风气。


一个无条件倾向所谓“弱势群体”的社会,会导致每个人都争相抢夺那个“弱势群体”的位置,比比谁更惨。

你是黑人啊?我是女人!
你是女人啊?我是黑人女同性恋!
你是黑人女同性恋啊?我父母从我生下来就不要我了!
你无父无母还残疾?我受到一个国家的迫害了!
你也受到迫害了?我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就是一条狗,在人类社会太惨了。不信我叫两声给你听听“汪!汪!汪!”

于是现在女富二代会和你强调她的性别,或者强调说她原生家庭不好,好像她也是弱势群体。

一个一个犯罪者都说自己是抑郁症,要么就是说从小穷苦不得已。

歌唱比赛的参赛者,会在唱歌前先给你讲10分钟的故事,告诉你他到底有多惨。

一些人在申请美国大学时,想方设法都要让自己沾上少数族裔的血统(当然不能是亚裔或者印度人),想方设法都要把自己说得可怜一点,励志一点,仿佛这样就能提升录取率一样。


讽刺的是,确实可以。



。。。。



这不但会让社会生产力倒退,甚至会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被淹没在各种繁杂无关的信息中。


最后,CK终于签下了这名肥胖超重的变性人黑人模特,同时她也有一名变性人配偶且共同抚养一名变性人孩子。




“政治正确”被利用了。


当希拉里都能义正言辞地表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的时候,我不知道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


04


而且,政治正确就是西方的言论审查,现在正逐渐上升为西方的文字狱。


不给说“nigger”,要把“hero”改成“shero”,把“history”改成“herstory”(因为这些涉嫌歧视)这些还算是有点意义的话。那在大学课堂里也不给讨论“nigger”的来源,不让白人讲黑人作家写的书,就有点太过分了。


至于什么,因为看到一个长得像男人实则心理定位是女性的人,称呼他为"man",就被认为是不够敏感,不尊重少数群体,就有点太夸张了。


1939年拍摄的好莱坞经典电影《乱世佳人》,被《为奴十二载》编剧莱德利痛批“涉嫌种族歧视”,最后HBO不得不将这部电影暂时下架,以回应汹涌的网络民意。



与此同时,《老友记》制片人为自己的作品主演都是白人,没能充分体现“种族多样性”,流着泪向公众道歉。



迪士尼干脆选了一位黑人演员,用来扮演最新版的小美人鱼。


这让人疑惑,因为如果是要体现人种多样性,为什么不创造一个新的黑人角色,而是要把已有角色改成黑人?


同样的问题,出现在好莱坞现在方方面面的作品中,乃至于有从业者痛心疾首,认为愈演愈烈的政治正确运动,已经完全成了艺术表达中的“审查官”,不但没能让艺术作品变得多元化,反而让现在的作品变得越来越近似,越来越无趣。


我没具体对比这两年的作品和过去的作品,但我个人感觉也是一样的。


然而我国的部分观众,一边说反对审查,一边在用政治正确概念,把已经被总局删改过一遍的作品,再审查一遍。

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看电影、一句话一句话地看小说是否符合普世价值,如果不符合,就要求加强审核,要求阉割,其上纲上线程度令人发指。


我很讨厌的一位八卦博主,每天就爱找到一部新片子,然后鉴定这片子的三观正不正,主角尊不尊重女性,里面的女性是否独立。


乃至于一些古装剧不符合这些,都要带着粉丝去冲剧组...

然而同样是这位博主,在碰到别人说她喜欢的片子“屁股歪”、“不爱国”时,又暴跳如雷,呼吁创作自由。

我觉得这有点快进地过头了。

到底什么人,每天在用三观评价电视电影动漫呢?


反正就是觉得自己的三观比别人的三观更三观呗,别人的三观是被洗脑了,自己的三观是普世价值,这样的人实在是数不胜数。


可惜的是,世界很大,每个人的三观都不尽相同,如果冲掉所有“三观不正”的东西,那又能剩下多少东西呢?


说回JK罗琳。


无论她发表了怎样的言论,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她就是哈利波特系列的作者,是这个魔法世界的创造者。这并不是粉丝单方面除名就能改变的事实。


如果打着政治正确的名义,就可以对一个作者指手画脚,甚至试图剥夺她对作品的所有权,那作者的创作权又该由谁来维护呢?


说了这么多严肃的,最后发一个段子吧:




不然以后JK罗琳加入JK界得了。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