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拍完写真,她成了风流的“老夫少妻”剧情女主角:如果被枪口瞄准的,是你呢?

收藏

拍完写真,她成了风流的“老夫少妻”剧情女主角:如果被枪口瞄准的,是你呢?

王耳朵先生 王耳朵先生 5天前 12:56


01


想先说一件小事。


我上大学的时候,有门课叫“新闻传播学”。


记得很清楚的是,讲课的系主任曾经引用桑坦斯的一句话:每一个异常恶心的主题,都会提高谣言在互联网上传播的概率。


课上,老师还曾放过一部影片。


2012年的电影,温特伯格的《狩猎》。目前,豆瓣评分有9.1,非常高的分数。



这部电影,不血腥,不惊悚,却让人极度绝望压抑,不寒而栗。


故事发生在丹麦的一个小镇,主角是刚刚和妻子离婚、在托儿所工作的卢卡斯。


他性格温和,心地善良,和现在交往的女友关系融洽,又很受同事和孩子们的喜欢。


然而,有个女孩造谣,说自己被老师猥亵。


一夜之间,卢卡斯成了整个小镇的罪人。



谣言一传十,十传百。


最后所有的家长,都怀疑自家的小孩被卢卡斯侵犯过。他们把孩子做噩梦、尿床,归咎成受虐后的应激症状。


即使后来女孩承认自己造谣,法律也还给卢卡斯清白,但他仍然躲不过无处不在的恶意。


女友弃他而去,好友变成恶仇,他的儿子遭到连累,陪伴自己多年的爱狗,被人杀害……



一年后,似乎一切风波都已平息。阳光普照,好像黑暗和流言终于消失,从未降临在这个男人身上。


重新对生活燃起希望的卢卡斯和儿子走进森林,像往常一样去打猎。


可是突然一声枪响,子弹擦着卢卡斯的脸,打在了旁边的树上。



逆光之下,看不清是谁开的枪,只有卢卡斯知道:


谣言还在审判他的人生。


02


电影里暗黑的谣言,是“男幼师猥亵女幼童”,现实生活中,是:“73岁东莞清溪企业家豪娶29岁广西大美女,88万礼金+88万二房公寓+豪车一辆。”



一名叫“飞哥在东莞”的网友,用一张妙龄女子和高寿老人的合照,配上煞有介事的文字描述,成功地掀起了舆论热潮。


一时间,“老夫少妻”的风流韵事在网络上疯传。


在那些被口水和肾上腺素淹没的香艳想象里,没人在乎这个女孩的人生,会遭遇怎样的支离破碎。


女孩叫Niki,是一名从浙江大学毕业,拿着建筑学和金融学双学位的英国海归高材生。


被造谣的合照,来源于她2018年12月29号发布在社交平台上的帖子。


“30件值得和外公尝试的小事|我所有的努力,只是希望他能老得慢一点。”



Niki和家人的本意,是想让外婆和外公一起拍婚纱照,弥补老人结婚时没留下照片的遗憾。


然而,外婆不幸查出肺癌晚期,根本无法离开医院。后来没能击败病魔,痛苦离世。


失去了老伴的外公,瞬间苍老了很多。


她担心独自生活的老人没有办法接触到新生事物,郁郁寡欢加速衰老,所以决定带着他一起体验年轻人的日常,让外公能够拥有好的心态。


恰好,Niki遇到一个去摄影棚拍摄合作写真的工作。


想到外婆在世时对她说的“多陪陪外公”,便决定和外公一起拍组帅气的白色系写真。


一是工作人员说有外公送孙女出嫁的感觉,二也算是帮老人圆梦了。



这组照片里,除了被造谣成“婚纱照”的写真,还有Niki陪外公一起喝咖啡、逛街、打卡上海景点的跟拍。


每一张照片里,她都清晰标注了老人的身份。



可滋生在暗处的恶意,为博流量和眼球,偏要抹掉事实,肆意添油加醋。


一组展现孝心、祖孙情的照片,被无端造谣,改编成充满无限遐想的低俗故事。


“呕,一个虚荣拜金的物质女,为了房子和豪车,恬不知耻地委身年岁已高的老人。”


03


照片轮转于各个聊天窗口,谣言像癌细胞一样扩散。


Niki的生活,被彻底打乱。



无数人拿着她的照片,指指点点:


“这娘们钻钱眼里了。”


“看啊,这就是那个为了钱嫁给老头的婊子。”



“真相”还在穿鞋子,“谎言”早就跑遍了大街小巷。


无数群聊里各种污秽不堪的文字,从亲朋好友那,血淋淋地摆到了她的面前。


自己的亲外公,被看客意淫成了“富豪老公”。


清清白白的金融高材生,被脏水泼成了“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破鞋”。


一个本分的女孩,就这样被塑造成了人人都能吐一口唾沫的拜金女。


Niki找到源头发布者“飞哥在东莞”私信让他删除,结果始作俑者视而不见,删帖之后更名,继续逍遥。


图源:微博@_Niki君_


毫无办法,她只能咨询律师。


律师告诉她,这种造谣的行为很难构成刑拘,连要求道歉、删除视频和减少扩散,也得出示法律文件才能去和平台沟通。


甚至于,Niki还得先证明她和外公的真实关系。


图源:微博@_Niki君_


另一家律所拿过往被造谣上过热搜的受害者举例,这种维权费用一般高达数十万,并且维权之路要按年计算。


无助的Niki,一度气哭到失言崩溃。


曾经生活里那些阳光美好的日常,此刻都笼罩上了厚重的黑袍。


她说:“我想不通也气不过,凭什么我要承受这些!我只想要造谣者受到应有的制裁和惩罚,竟然会如此难,如此繁琐。”


她一遍遍在网络上澄清自己,可那些无视真相的围观者,只愿意活在自己的意淫里:


“是我邪恶了吗?既然是外公为何要如此亲昵?”


“肯定是夫妻,那个美女要面子就说是外公。”



他们上下嘴皮一碰,发泄了自己情绪,却永远不曾在意:


舌上有龙泉,杀人不见血。


04


当一个女孩被迫经历“社会性死亡”的时候,另一边的改名为“东莞故事会”的“飞哥”,依旧沉迷杜撰“老夫少妻”的剧情。


只要是年轻好看的女孩,都成了这类故事的主人公。


女孩子在茶社喝茶。


他写“东莞塘厦72岁土豪喜娶31岁福建大美女,礼金100w+五间茶庄营业利润50%作为每个月零花钱!美女答应二年内生子!”


女孩子和豪车合影。


他写“27岁的福建大美人不顾家人和朋友反对,毅然嫁给了东莞59岁本地土豪,每月光房子收租就几十w!一世无忧!”


女孩子提车拍照纪念。


他写“23岁四川大美女,上个月刚交了一个57岁土豪男朋友。昨天过生日,男朋友送的礼物就是一台豪车!”



11月21号,该账号才被封禁,内容被全部下架。


23号晚,红星新闻发文称,涉嫌造谣的吴某飞(网名“飞哥在东莞”),已被东莞市公安局南城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可即便这样,那些诋毁性的文字对这些女孩造成的侮辱和伤害,也永远抹不干净。


就像扎进皮肤的尖刺,拔不出来,时不时就刺痛你,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记得去年11月份,我写过的“杭州两男子造谣女子出轨”事件的女生小吴吗?



当时,一个男子趁女孩小吴取快递时,偷拍下她。


转手,发到近300人的车友群里。他和群里另一个男人一唱一和,炮制了一个艳闻故事:


“寂寞难耐的少妇,趁着取快递的机会,与快递员偷情。”


甚至配有色情图片、音频,供人意淫。


小吴的信息被扒了个精光,每天都被人骚扰:“你和快递员上床的视频我们都看到了。”


单位以影响不好为由辞退了她,医院诊断,她陷入抑郁状态。



如今一年过去了,即使很多人都知道了真相,可时不时还能在网络上看到不堪的议论:


“如果她平时不是随便的人,怎么偏偏就造谣她?”


不久前,在北京一所大学读大四的女生小嘉(化名),照片被短视频博主和毫无关联的网络传言拼凑在一起,配文:


“海王中的女霸王,恋爱一年花费男友20万。


并在两年异地期间和上百位男生开房,开房次数超过100次,其中还包括50岁以上的男人。”


而事实是,故事里不知真假的“女海王”姓林,小嘉姓张。前者在长春上学,小嘉在北电。



小嘉在澄清视频里,语气无助,眼神无光。


“仅凭四张图片就能把我写得如此不堪,一些不明真相的网友,不仅在评论区对我说了很难听的话,甚至还攻击我的父母。”


可照样有人熟视无睹,闭眼喷:


“平时发的照片尺度也不小啊……谁知道呢(指夏天女孩子穿的露脐短上衣)”


原来,毁掉一个人,根本不需要多么复杂的手段,有时候一句话就已足够。


而被谣言审判的人,要承受的,是一生的伤害。


05


小说《围城》里有句话:


流言这东西,比流感蔓延的速度更快,比流星所蕴含的能量更巨大,比流氓更具有恶意,比流产更能让人心力憔悴。


这些被毁掉的人生,不是先例,也永远不会成为终点。


《人类实验室》曾做过一个测试,邀请了20位匿名观众来评价3名嘉宾。


结果不堪入目。


看到满身纹身的纹身师,张口便骂“没文化”“很社会”,并进一步揣测他一定是“瘾君子”“暴力狂”。



看到爱好cosplay的小学教师,马上意淫她“潜规则”“和摄影师睡过”“不便宜”。



长得好看的护士小姐姐呢?一定是“交际花”“夜场女王”“拜金的整容女”。



虽知是场实验,但所有的侮辱,字字扎在他们的心口,三人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面对素昧平生的过客,人竟可以生出莫名的敌意,极尽诋毁侮辱。


易中天曾说:


“当一件事情发生后,第一要先学会弄清现实,这是‘真伪判断’。然后才能讨论是对是错,这是‘是非判断’。


至于‘价值判断’和‘道德判断’,只能放在最后,甚至未必一定要有。


可惜中国人的思维习惯,往往是反着的。事情还没弄清楚,道德判断就开始了。”


一个少女带着孩子,你不能说她作风不好,因为她很有可能是被人性侵生下的这个孩子。


一个男子感染了艾滋,你不能说他自作自受,因为他很有可能是做手术的大夫,在抢救病人的过程中不幸感染的。


美名胜过大财,恩宠强如金银。 


借用罗翔老师的一段话:


我们不要轻易的论断他人,因为我们的认识能力是有限的,我们很难获得随意道德评价所拥有的全部信息。



06


那堂课结束后,我在豆瓣搜索过《狩猎》的影评。


最喜欢的,是网友@木卫二 结尾的一段话。


他说,在如今的网络,消息源满天乱飞。


为什么仅凭一段文字、几张图片,所有人都相信,他们比其他人更靠近真相,更有责任和义务去发表个人意见,行使人身攻击口诛笔伐之实。


往更糟糕的层面去想,所谓的善与恶、白与黑,多数人是根本分不清的(也可能根本是对他们的切身生活无关紧要)——无论过去现在或者是将来。


这是多么悲观的论调啊。


因为,有一天枪口掉转,也许你就会成为下一个猎物。



我们多承认自己认识能力的有限,就可以少一点随意的道德论断。  


尊重他人就是尊重自己,尊重自己才能尊重他人。


万一,下一次被枪口瞄准的,是我们自己呢?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