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古代美人版“成人玩具”,精致到让人移不开眼,网友:我飘了?竟觉得这价格好便宜···

收藏

古代美人版“成人玩具”,精致到让人移不开眼,网友:我飘了?竟觉得这价格好便宜···

寻匠之美 寻匠之美 5天前 11:48

世界的,由我们创造;我们的,让世界知道。


为中国人塑像


近几年,世界规模最大的手办模型展(WF)展会上,只要开天工作室参展,他们的展区就会被围得水泄不通。



为何?因为他们打磨的雕像,精致得让人移不开眼。






不仅圈内人竖起大拇指,网友看后也是赞叹连连。


“360度无死角的好看!皮肤质感、衣服纹理太棒了!”


“我就是馋他的手艺”。


“人家这是手,我的只能叫爪儿。”




更有甚者,因为对作品太过喜欢,干脆将其文在身上。



看过这些栩栩如生的中国美人,很多人都猜:这些雕像背后一定有位心灵手巧的姑娘,毕竟女人更懂女人。


任谁也不想不到:其实这些丽人,出自一个酷酷的爷们之手,他便是罗其胜,国内知名3D设计师,开天工作室三位创始人之一。



01

对美的追求,很早便开始了


中学时,得益于当时的班主任是个多才多艺的小年轻,课余喜欢教同学们素描、书法及国画,在他的熏陶下,罗其胜对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成了班里美术最好的学生。




不过虽然对艺术兴趣浓厚,但高考时他并没有选择艺考,而是报了人们眼里“更热门更容易找工作”的国际经济与贸易。


然而上过一学期课后,他实在无法喜欢自己的专业,于是终日沉迷游戏无法自拔,浑浑噩噩中内心交织着焦虑和危机。


作品《一念》: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或许正是当时心境的写照


及至大三时,罗其胜一念之间突然醒悟:既然改变不了现实,那就做点自己喜欢的东西。于是他用学费买来电脑,开始自学ps、3d Max、CG。


06年不像现在网络教程满天飞,很多东西只能自己摸索,硬着头皮啃。


罗其胜常常连续通宵,只为解决一个如今看来异常简单的问题,过程虽然痛苦,但那种探索的快乐让他沉迷。





毕业工作后,每天下班回到家,罗其胜就疯狂研究头像造型、人体结构,钻研美术基础和技术方法,大量学习和研究名画构图,不断汲取营养运用到自己的作品中。


如痴如醉,成疯成魔。就像游戏里的打怪升级,一点点攻克难关,罗其胜的作品越来越出色,每个都极具创意。



02

从玩家到创造者,我们要“为中国人塑像”


2015年,从事游戏制作的罗其胜,结缘了像他一样热爱雕像的于广来、朱佳麒。


他们都是雕像玩家,起初共同的志趣让三人相谈甚欢,然而聊起雕像收藏,他们却遗憾不已。“市场上都是欧美、日系题材,收藏了很多雕像,却没有一件真正属于中国的雕像。”


三人当即一拍即合,没有我们就自己搞。从无到有开辟一片新天地,开天工作室就此成立。



热血容易现实难,彼时中国的雕像市场根本不成气候,受众少不说,人们也根本不相信国内团队能做出像样的雕像。


面对无尽的未知,漫漫长路有太多太多的困难,是想都无法想的,这一过程中有人选择坚守,有人选择离开,三位创始人却始终信念坚定,坚守心中所爱。


当第一件作品《赵云》出来的那一刻,每个人都激动得热泪盈眶,“当时就感觉我们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终于能将自己的热爱照进现实。”




当前几经迭代的赵云雕像


历经无数个日夜的磨砺,2019年,开天终于在WF展会上(世界规模最大的手办模型展)迎来爆发。


他们的中国英雄系列雕像,以精湛的技艺、极致的细节惊艳世人,更让国内玩家、收藏者惊喜不已。





03

同行越来越看不懂我们,但我们就是要做文化自信


每做一款雕像,罗其胜都会查阅大量史料,进行大量考证,尽可能还原英雄人物的历史形象。


在接受非凡君采访时,开天工作室创始人之一的大鱼(于广来)也多次提及:“重要的不是我们的作品做得多精致,而是通过我们的作品,让年轻人知道我们要表达的东西:我们中国人的精神。”



除了满足市场需求制作雕像,开天还会做一些同行都“看不懂”的东西,比如为我们的抗疫英雄塑像、为《长津湖》里冻僵的英雄塑像···


从商业角度而言,做这些纯粹浪费时间、不赚钱,“但这些就是我们日常生活里的‘平凡’英雄啊,成百上千年后,还会有人记得他们吗?”


“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让这些英雄的形象长存。”


看完《长津湖》,被感动的他们,疯狂做了三天三夜,为志愿军战士塑像


如今,除了为已有历史人物雕像,以罗其胜为首的设计团队,正致力于打造完全属于我们中国的原创IP形象。


雕像作品《丽人行》,命名源于唐代诗人杜甫诗词: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本以为只是夸张的描写,却不曾想罗其胜竟用雕像神还原,丽人媚眼如丝,婀娜多情,风流婉转,身段曼妙,将古代女子的古典美展现的淋漓尽致。



衣带飘飘的媚态和优雅,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想必说的就是她吧。




雕像作品《鹤姬飞天》:傅粉施朱而容,婀娜多姿灵动。



花缀发髻间,金描青丝结。簪上的翠珠一步一摇,映衬鹤姬飞天惊艳的面庞。从额间花钿,到眼影与口红,胭脂色妆容尽显盛唐之风。



袖间衣带与裙摆呈现秀逸的弧度,如风吹仙袂,飘摇若举,彰显灵动质感。



身姿线条婀娜,手臂延展灵动,鹤姬的柔美与优雅尽数体现。尽管眉眼低垂,上扬的嘴角却难掩佳人享受舞乐时刻的陶醉。



雕像作品《回云阙》,源于罗其胜在敦煌参观洞窟壁画时惊鸿一瞥。


一个敦煌舞女,手持琵琶,翩翩起舞,轻云蔽月,流风回雪。




她立于莲花地台上,倾身低头,双手横抱琵琶。长巾曼捲拂垂、舞姿柔曼、动势舒缓。一腿伸直,一腿曲起,裙衣斜曳,配饰叮当,喇叭裤似云朵般盘绕在腿边,飘飞的衣带传送出无限的情意。



每个作品都让人倍感震撼,带给人们绵长的意境和思索,不忍移开目光,恨不得立刻就要占为己有。


但你要问罗其胜最满意的作品,他的回答永远是下一个。


“雕像已经变成我的习惯,甚至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它‍‍‍‍‍‍‍‍‍‍‍‍‍‍‍‍‍‍‍‍‍‍‍‍‍‍‍‍‍‍‍‍‍‍‍‍‍‍‍‍‍‍‍‍‍‍‍‍是我一辈子要做的事。”



不论是罗其胜、大鱼还是开天团队的每一员,他们都有个朴素却让人震撼的愿望:千年以后,或许这些东西会成为文物,我们希望后代考古时,不要挖出的都是外国文物。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