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大量澳人饱受“新冠后遗症”折磨,康复1年后仍无味觉!医生:很多人无法复工

收藏

大量澳人饱受“新冠后遗症”折磨,康复1年后仍无味觉!医生:很多人无法复工

澳亚日讯 澳亚日讯 6天前 11:30

《时代报》11月22日报道称,维州数百名新冠病毒感染者在康复后,出现了持续数月的后遗症。其中一些人的病情非常严重,以至于难以重返工作岗位。



墨尔本The Alfred医院的呼吸医学研究负责人Anne Holland教授表示,该院新冠康复跟进诊所正在为不断增加的新冠康复患者提供支持,其中一些康复者不得不减少他们的工作时间,或是很难恢复正常学习。


许多人是年轻、在其它身体方面很健康的人,他们只是轻微感染过新冠,但在康复两个多月后报告了包括脑雾、极度疲劳、慢性疼痛、呼吸短促和心悸等症状。


还有一些人正在经历耳鸣(耳朵里的一种鸣响或嗡嗡声)或反复出现的针刺感(一种不舒服的刺痛感),尽管他们此前没有这些病史。



Holland教授称:“今年的Delta疫情爆发后,有一点变得更加明显了,记忆和注意力集中困难的症状变得非常普遍。”


“还有其他非常令人痛苦的后遗症,这似乎是新冠患者所特有的,比如失去嗅觉或味觉,这对患者的生活方式产生了真实的影响。”


Petra Theilhaber记得,在她被确诊新冠后不久,她闻到的最后一种味道是氨气。


这位有两个孩子的墨尔本妈妈说到:“我能闻到的只有氨气,我想说,‘这种味道是从哪来的?我清理了烤箱吗?不,我并没有。这种气味一直跟着我,我觉得这太奇怪了。”第二天,她的味觉和嗅觉就完全消失了。


她已经康复15个多月了,但她仍然没有味觉和嗅觉。


世界各地有成千上万人在感染新冠后出现了持续的后遗症,这一现象通常被称为“新冠长期症状(long COVID,或新冠后遗症)”,Theilhaber便是其中之一。



今年9月,The Alfred医院的新冠康复诊所开始监测另外400名康复患者,他们在7月份曾确诊新冠,现在仍经历着各种新冠后遗症。


许多是年轻人,他们在能够接种疫苗之前不幸感染。Holland教授表示,虽然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可能不需要治疗就能完全康复,但其他人可能需要诊所提供持续的帮助。


未来几个月,维州对新冠康复后的护理需求预计将飙升,因为该州继续报告着全澳最高的感染人数。


在维州,患有新冠后遗症的人数难以统计,因为许多人通过他们的全科医生接受后续护理。


Holland教授表示,迫切需要更多的服务来帮助人们应对脑雾,并为患有新冠长期症状的人提供心理健康支持,这些人往往会出现焦虑、抑郁和创伤后压力的迹象。


最近,当Theilhaber女士吃一个加了生洋葱的素食汉堡时,她的味觉暂时恢复了。洋葱的味道太强烈了,呛得她都流眼泪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她偶尔能尝到生洋葱的味道。


现年55岁的Theilhaber女士表示:“我当时在吃腰果,唯一能尝到味道的就是生洋葱。”


在澳洲,多达30%的新冠重症康复患者报告称,至少有一种症状在6个月后持续存在。


但医生们正在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他们尽管没有严重染疫,但仍难以摆脱一波又一波的衰弱症状。


研究表明,这种现象在女性中更常见,尽管男性通常受严重新冠的打击更严重。



追踪患者康复情况的澳洲研究人员警告称,新冠的长期影响对公共健康构成的威胁,比疫情中的死亡人数更严重。研究人员预感与长期症状和残疾作斗争的人将大幅增加。


莫纳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Carol Hodgson领导了一项澳洲首创的研究,对因感染新冠而入院的200名重症监护病房患者进行了研究。


调查发现,70%的调查对象在出院6个月后出现了持续症状。


对为何会出现新冠长期症状其背后确切机制的研究仍在不断涌现,但Hodgson教授表示,该病毒引起的系统性炎症可能会影响一个人的器官和肌肉。


她说:“很多人认为新冠病毒只是一种呼吸道疾病,但它几乎会影响到身体中的每个器官。”


她现在正在研究Delta变体是否会带来更可怕的长期健康后果。


她说:“我们在医院看到,Delta正在影响更年轻、更健康的人,而且病人看起来病情更严重,我们想知道这是否会转化为更糟糕的长期后果。”


对于Theilhaber女士来说,还有其它一些不寻常的症状。她经常忘记自己的电话号码,也很难记住一些简单的事情,比如如何打开她使用了多年的Thermomix。


在墨尔本皇家医院(Royal Melbourne Hospital),呼吸内科副教授Lou Irving也运营营一个新冠康复后诊所,在那里,专科医生会对持续出现症状的患者进行后续预约治疗。


去年,该诊所监测了约120名患者,但大约有一半人已经从该项目中出院。他们大多是年轻人,平均年龄约为38岁。


他说:“我们的治疗模式是倾听病人的症状,并证实这些症状,因为这种经历对人们来说可能是非常痛苦的。”


令人担忧的是,今年,Irving副教授正在治疗越来越多的Delta康复患者,这些患者肺部有长期炎症,需要持续使用类固醇治疗。


他说:“现在说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还为时过早,我们不知道这是否只是一个不同的病人群体,或是Delta变体的影响可能不同。”“我们对此持开放的态度。”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