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16岁女孩打败王菲,成为亚洲最赚钱艺人:她一开口,就成了神话

收藏

16岁女孩打败王菲,成为亚洲最赚钱艺人:她一开口,就成了神话

 Pinterest优选 Pinterest优选 6天前 19:08

最近,日剧《最爱》全网热播,数万网友在豆瓣上给它打下9.0的高分。

 

光从卡司、制作团队来看,这部剧堪称神仙打架,导演班底还曾出品过高分日剧《非自然死亡》。

 

更令人惊喜的是,剧集的主题曲《君に夢中》居然是宇多田光演唱的。


前奏一响,网友们就忍不住眼眶湿润:“好听,不愧是平成三大歌姬之一,一开口我就想哭。”


  

年少时出道,巅峰时退隐,创造了亚洲流行乐史上的“宇多田奇迹”的宇多田光,一路披荆斩棘,走过了二十多年的风雨后归来,声音里依然有着直击人心的魔力。

 

 

 宇多田奇迹—16岁天才少女引爆世纪末亚洲歌坛 


1998年,15岁的宇多田光发布了首张原创日文EP《Automatic》。



此曲一出,将电子舞曲发展成日本90年代主流音乐的流行天皇“小室哲哉”就给出了超高评价:

 

“我感觉,我的时代要结束了,像《Automatic》这种歌,我是写不出来的。”

 


小室哲哉—以1亿7千万的销量成为日本乐坛史上专辑总销量最高歌手

 

日本天王平井坚回忆: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感觉背后发凉,觉得她一定会成为了不得的人。

 

 

《Automatic》一炮而红,200万的销量让这张EP成为日本女歌手销量第二高的单曲。

 

而张EP也正式向日本乃至亚洲歌坛宣告:属于宇多田光的时代,来了。

 

 

1999年春天,宇多田光正式发布了她的第一张专辑《First love》。


同名歌曲《First love》 被选为人气日剧《魔女的条件》的主题曲。

 


《魔女的条件》为1999收视之最,歌曲和剧的结合被评为天衣无缝

 

就算不关注日本流行乐的人,听到《First love》的旋律也能跟着哼唱几句。


专辑《First love》封面

 

这首歌的旋律极尽优美,前奏响起,就能让人体会到初恋苦涩又甜蜜的感觉。

 

而细腻的歌词也将16岁少女对爱情的想象和盘托出,搭配她独特的唱腔整首歌情感饱满。

 

First love 歌词

 

这张专辑在日本销量超765万张,成为日本流行乐史上销量最高的专辑,至今无人打破。

 

《First Love》在我国台湾销售超过50万张,同时,它还获得了1999年的台湾HitFM百大单曲第一名。

 

就连当年张学友的《心如刀割》,莫文蔚的《阴天》以及王菲、五月天、张惠妹的经典之作,都在《First Love》面前败下阵来。

 

 

据统计,1999年,宇多田光专辑在全球总销量达到了1243万张,总共卖了281亿日元。

 

16岁的宇多田光,就以年赚8亿日元成为那一年亚洲最赚钱的艺人。

 

凭借第一张专辑,宇多田光以横扫之势奠定了平成顶流歌姬之一的地位。

 

2000年的夏天,她在日本各地连开了21场演唱会,场场爆满。

 


宇多田光2000年演唱会,也是熊光第一场演唱会,总共21场

 

次年,就发生了乐坛史上最著名“3.28光步大战”。

 

自1999年“歌姬时代”开启后,日本歌坛就被两个女人牢牢占据了市场:

 

一个是宇多田光,另一个是滨崎步。


2001年3月28日,宇多田光发布了她的第二张专辑《Distence》。

 

巧的是,滨崎步所在的艾回唱片也在同一天发布了精选集《A best》。

 

 

当时的涩谷街头完全被两位歌姬的封面照攻陷,唱片行里也贴满了两人对比强烈的黑灰色与绿色海报。

 

 

根据那时日本最大的连锁唱片店TOWER RECORDS的店员回忆:

 

买这两张唱片的人塞满了整个门店,许多唱片行甚至为这两张唱片开辟了单独的结账区。

 

最终,宇多田光的唱片以447万的销量小胜滨崎步,结束了这场“光步大战”。

 

 《Distence》专辑封面由宇多田光第一任丈夫纪里谷和明拍摄

 

隔年,宇多田光推出了她的第三张原创专辑《Deep river》。在没有任何宣发的情况下,首周卖破240万。

 


《Deep river》专辑写真

 

出道以来的前三张专辑就占据了日本实体专辑销量榜的1、4、8名,宇多田光成为了日本乐坛空前绝后的存在。

 

日本史上唱片销量榜TOP10-宇多田光独占3席


 捡垃圾,公开二次元性别:我不需要被定义 


出道即巅峰,宇多田光却在大红之后,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2010年,她决定无限期暂停歌手活动。

 

她说,她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了。

 

“我从15岁起就以歌手活动为中心,太受周围的人保护,需增加人生经验令自己成长,故暂别喜爱的音乐,专注体验人生。”    ——宇多田光

 

2010宇多田光告别乐坛演唱会海报

 

年少成名,天纵奇才,于她来说也是一把双刃剑。

 

在外人看来,她是万人敬仰的国民歌姬,但她的生活里却有不少遗憾。

 

宇多田光其实是个顶着光环出生的星二代。

 

父亲宇多田照实是一位音乐制作人,母亲是70年代风靡日本的演歌歌手藤圭子。

 

宇多田光父母

 

父母在纽约相识,宇多田光也在美国出生长大。

 

但宇多田光幼时的成长环境却不快乐。

 

父母曾经六次离婚、复合,小时候,她经常听到母亲说的一句话就是:“收拾行李,明天我们要搬到国外去了。”

 

父母最终在2007年彻底分开,六年后,宇多田光的母亲藤圭子因为情绪的不稳定坠楼自杀。

 

 

家庭环境让宇多田光在成长时,不相信身边事物会一直存在,她认为一旦觉得安稳,现实便会与之相反。

 

在开完第一轮巡回演唱会后,宇多田光为了弥补失去的学生时光,决定到哥伦比亚大学学习。


在大学那段时间,同学们盛传她是“日本布兰妮”,学校门口到处都是蹲点的记者。

 

开学才四天,宇多田光的唱片公司甚至不得向日本各大媒体发传真,希望他们高抬贵手,不要在大学对她过分追访。

 

可一个学期后,不堪其扰的宇多田光就从哥伦比亚大学退学回到日本。

 

宇多田光早期写真

 

爆红后,她渐渐迷失了自我,感觉自己就像是“遗落物”。

 

她的伯乐三宅彰说:“自15岁就受到外界瞩目开始,一个普通女生可以去的麦当劳、涉谷109这些地方,她再也没踏足过。”

 

 

把爱情唱到醉人心脾的顶流歌姬,自己的情感道路也非常坎坷。

 

宇多田光19岁时就与年长自己15岁的导演纪里谷和明结婚。

 

可忙于事业的两人,长期聚少离多,加之对未来规划的理念不同,他们在2007年和平分手。


2014年2月,宇多田光与意大利酒保卡利安诺举办了婚礼,还生下了儿子。

 

但因为丈夫婚后一直游手好闲,让宇多田光难以忍受,最终他们还是离婚收场。

 

 

经历种种之后,宇多田光对自身有了更深刻的认知。

 

此前,宇多田光在ins的直播中宣称自己是二次元性别,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男性或者女性”,再次引爆舆论。

 

被众人关注了这么多年,她不想要再被所谓的性别框架定义。

 

 

在暂别歌坛的那些日子,宇多田光确实过得非常“普通”,丝毫没有“国民歌姬”的影子。

 

她经常在IG晒出“捡垃圾”的日常:

 

她捡到过玩具车、土豆、吃剩的披萨、千纸鹤、弹簧....

 

宇多田光在ins上分享捡垃圾的日常

 

被问到为什么会对“捡垃圾”如此感兴趣,宇多田光说,这些遗弃物让她产生了共鸣。

 

以前在举办演唱会的时候,她就会想,“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来见我呢?

 

这里是哪里?我又在这里做什么呢?”

 

而那些路边的物件,就好像站错了位置的自己。

 

所以,那些被她捡起的遗落物,就像是她遗失的童年、少年时光。

 

Hikaru Utada Laughter in the Dark Tour 2018

 

卸下天后光环,做回普通人的宇多田光是个不折不扣的宅女。

 

宇多田光极度迷恋玩具熊,因此被粉丝成为“熊光”。

 

她有一只产自中国的大玩偶熊,并用中国姓氏“张(Chang)”给它取名,全名为“Kuma Chang”。

 

这只熊被熊光出柜,她说第一眼看到这只熊就觉得他不是“直男”

 

就这样过了几年自己想过的“普通”生活以后,2016年,宇多田光带着她第六张专辑《Fantôme》正式复出。


这次,出现在大众面前的,是一个找回自我的宇多田光。


专辑中有两首是写给逝去母亲的歌曲,她说:“从失去母亲到成为母亲,我一夜之间成长了许多。”


之后,宇多田光又发布了新专辑《初恋》,成为了ORICON数位专辑榜连霸三周的周冠。

 

出道20余年,宇多田光已经不用销量证明自己,但她的市场号召力依旧无人能撼动。

 

 

在那个人人都听抒情芭乐和电子舞曲的年代,她划时代地将R&B和日本流行乐完美融合、开辟了J-POP的新纪元。

 

她极具天赋的创作才能,创造了亚洲流行乐史上的“宇多田奇迹”。

 

宇多田光对日本乐坛的贡献与革新,是平成年代独一份的存在。

 

 

洗尽铅华,亚洲歌姬再度回归。

 

或许这位亚洲顶流歌姬的时代,就像平成的年号一样已经成为过去。

 

但那些感动过我们的瞬间,会永存在她的旋律中,成为时代的回忆。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