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被日本牛郎榨干的女孩,再也走不出东京歌舞伎町...

收藏

被日本牛郎榨干的女孩,再也走不出东京歌舞伎町...

澳洲的家一墨尔本 澳洲的家一墨尔本 11-23 19:01

这是夜里八点的东京。出西武新宿站向西,拱形灯牌上霓虹交错,红色的“歌舞伎町一番街”昭示着,上班族们的一天结束了,这里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歌舞伎町,这个被称作是“东洋第一欢乐街”的著名不夜城,挤满了3000多家夜总会、牛郎俱乐部、性风俗店和柏青哥店(一种弹珠赌博游戏)。在这个挑发着欲望的街道上,男男女女行色匆匆。

 

一名19岁的女大学生,之前曾是这里的常客。只是,最近,她不能来了。

 

图源:wikipedia


两个月前的9月17日,这名女大学生因为盗窃价值75万人民币的高级手表被逮捕。本来,她打算把手表换成现金,然后将自己喜欢的牛郎捧为店里的NO.1。

 

这还不是她的初犯,在此之前,她已经从10余人手中偷去了超过200万人民币的财物。

 

在“歌舞伎町一番街”,类似的新闻并不会太引人关注,这个女孩也只是“牛郎依存症”中的普通一员。现在,二十岁上下的日本年轻女性,正成为牛郎俱乐部里的消费主力军。一些人更是如那位女大学生一样,陷入牛郎的温柔陷阱,最终毁掉了自己。


生活在社会背面的人


歌舞伎町2丁目21-5。

 

熟悉歌舞伎町的人,不会没有听过这个地方。行人路过这里时,也会不自觉加快脚步。

 

这栋被称作“被诅咒的楼”,是属于这座不夜城的“自杀圣地”。

 

过去几年来,在这里,接连不断有人爬上8楼,翻过及腰的护栏,然后纵身一跃,试图告别这个世界。

 

他们当中最多的是年轻女性。仅仅2018年10月,在这附近就出现了至少7件自杀和自杀未遂事件。

 

这栋楼当中,有15家牛郎俱乐部和酒吧。因为周边是牛郎俱乐部的聚集地,所以楼前的这条路也会被叫做“牛郎通”。根据女性杂志《女性seven》报道,这里出现的女性跳楼事件几乎都与牛郎俱乐部有着密切联系。

 

图源:网络


五十多年前,被称作“牛郎俱乐部原点”的女性俱乐部在东京开业。

 

过去的歌舞伎町散发着淫靡的气息,挤满了各式各样的风俗店。歌舞伎町北侧的巷子深处有着密密麻麻的情人旅馆,“站街女”们在路边等待着自己的客人;周边则是“住吉会”等黑社会组织的据点;被称作“新宿药房”(歌舞伎町属于新宿区)的“大升会”就把据点选在了这里,他们因长于违法贩卖毒品而名声大噪,吸引了一大批吸毒者慕名前来。

 

这些黑社会就寄生在风俗店的背后,一些揽客者、风俗女、牛郎就成为了黑社会与外界的连接口。


就这样,在歌舞伎町,皮条客在街头发掘漂亮女生进入风俗行业,黑社会从风俗店收取保护费,性工作者在工作之余去牛郎俱乐部消费,牛郎赚到钱后把钱一股脑投进赌场,混混们爬上风俗店、AV公司的管理层,黑社会则委托皮条客向赌场、地下风俗店揽客,再从混混中为自己招募新成员。

 

在歌舞伎町,这些生活在社会背面的人们,逐渐形成了一套独属于自己的社会系统。

 

用各国语言写着“欢迎来到歌舞伎町”的广告牌。

图源:horeru


2004年,为了清扫盘踞在这里的黑社会势力,东京都开始了“歌舞伎町净化作战”,禁止了在街头公然拉客的行为。这对牛郎俱乐部是一次沉重的打击,这片浑浊的泥潭也变得清澈了一些。

 

也只是清澈了“一些”而已。在这里,围猎女性的阴暗的故事,几乎每天仍在上演着。


“恋爱陷阱”


年轻的女孩们寻找牛郎,怀着各样的期待,寻求治愈、纾解孤独,或者求得安慰。然后,她们不知不觉间,掉入牛郎们设下的千层套路。

 

有些倾家荡产,也有些则走上不归路。

 

当然,来牛郎店消费时,她们并没想到会这样。这些女性,往往希望通过这里,购买日常生活中没有的特别体验,牛郎们就在极尽奢华的房间里,用精致的造型,为女孩们“造梦”。


据日本网络媒体sirabee编辑部2019年的调查,30多岁的女性是去牛郎俱乐部消费的主力军,占比8.8%,她们往往有充足的财富积累,或疲于日常工作压力,其次是40-60岁的女性群体,20多岁的年轻女生群体中,大约每100人中有4人去过牛郎俱乐部。

 

牛郎们首先会在外形上下足功夫来俘获女孩子芳心。在这个夜晚的世界里,只有外形帅气、身体年轻的人才能存活下来。

 

在以前,为了迅速吸引女性青睐,很多牛郎会选择夸张华丽的发型,高颅顶的长发会有显脸小的效果。那些中国人印象中“杀马特”、“非主流”的造型,在他们看来,是动漫里帅气王子的三次元版。

 

近年来,韩国k-pop风牛郎成为新的流行。

图源:instagram


近年,牛郎的风格也在更新迭代,为了满足女生多样的喜好,越来越多牛郎开始走“日常风”,将自己打扮成清爽的大学生模样,甚至还出现了韩国偶像风牛郎店、杰尼斯风牛郎店(日本男偶像风)。他们每个月会花大价钱买最新款的衣服,整容在这个圈子里也是常事。

 

牛郎的营业模式分为几种:

 

色恋:模拟恋爱;

友营:朋友模式;

本营:将女客人作为自己的“本命”,认真交往、约会;

恶营:用高傲的态度吸引喜欢“被虐”来获得快感的人;

病营:将自己的弱点毫无保留地展示,激发女客人的保护欲和母性本能;

宿营:发展为与客人同居的关系;

养成营:像养成系偶像一样,让客人享受培养牛郎的成就感。


不管是什么“口味”的女生,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喜欢的类型。

 

图源:网络


这些牛郎深谙与人交往之道。他们会迅速找到女性的优点并将其放大;更高阶的牛郎则会主动展示自己的弱点,用最短的时间换取对方的信任。

 

他们是合格的倾听者。面对似乎更理解自己的牛郎,女生们往往会卸下包袱,吐露内心的烦恼与困惑。对方则训练有素地给出女生想要的回答,从而让她们感受到短暂安慰。

 

他们很清楚客人来店里想要的是什么,会为客人营造正在恋爱的假象,通过语言暗示客人是自己的唯一,甚至带给客人特别的服务——一起外出“约会”、在纪念日送礼物。

 

为了让客人持续消费,他们会每天和客人保持在线联系,还会适时做出冷淡对应,通过“冷暴力”让女生怀疑是不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引导女生更快来店消费。


“枕营业”


一般来说,单有简单的恋爱不足以让女生乖乖奉上自己的全部积蓄,因此,在牛郎业界,虽然明令规定不允许,但“枕营业”依然很普遍——也就是和客人发生关系。

 

在牛郎们看来,男性顾客寻找女公关,往往把发生关系作为最终目标,一旦目标完成很快就会对她失去兴趣,因此,女公关们往往会刻意避免与客人发生关系,以求维持男性顾客的持续投入;而女性则相反,她们会认为与牛郎发生关系可以让感情升温,甚至让本对自己没有兴趣的牛郎喜欢上自己。

 

因此,牛郎们就会利用这种心理,与客人保持固定的性关系来维持客源。

 

有些牛郎表示,自己从业第一天接受的培训就是,在与客人发生关系时一定要使用安全套,因为这一行是艾滋病和性病的重灾区。

 

但是,实际上很多牛郎并不会认真遵守这一规则。有牛郎在访谈中称,就像遇到比自己地位高的人需要摘掉帽子一样,在与自己“尊贵的”客人发生关系时,使用安全套是对对方的不尊重。


牛郎朱里在采访中表示,牛郎的魅力之一就是枕营业。

图源:Youtube HOST-TV


在这一行业里,有坚守原则不进行“枕营业”的牛郎,也有通过枕营业甚至“鬼枕”大获成功的牛郎。鬼枕,也就是每天轮流与不同客人发生关系,有些牛郎不惜把全部时间和精力奉献给这份工作,一年之中性伴侣甚至超过1000人。

 

对于牛郎来说,来店的客人背景多样、年龄也各不相同,即使对方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也需要装作喜欢的样子与对方“恋爱”,甚至陪睡。

 

长此以往,他们累积的压力也需要释放,在店内的休息室,很多牛郎会在背后对客人恶语相向,他们会对每位客人的样貌、身材评头论足,甚至是交流客人私下的性癖好。

 

女性自以为的“恋爱对象”,其实只是把自己看作是行走的“福泽谕吉”(一万日元纸币上的头像)。在进店的那一刻起,女性的着装、仪态、谈吐就已经受到牛郎们的“注视”,并被换算成不同的数值。

 

很多牛郎会在心里默默为女性排名。在他们看来,40岁以上的女性和不谙世事的大学生最容易骗到手,而最不好应付的则是同行的女公关和AV女优。

 

图源:网络


当女生沉浸在虚幻的恋爱里时,牛郎们就开始推荐女生开更高价的酒,女生也心甘情愿掏钱让自己喜欢的牛郎爬上更高的位置。

 

在牛郎俱乐部里,每个月都会评选出当月销售额的NO.1,开了高价的酒或香槟塔,会有工作人员拿着麦克风大声喊出金额与牛郎的名字,全店的牛郎也会聚集起来一齐为客人送上表演。

 

听起来很像粉丝给明星刷榜单。

 

这个机制也在刺激店里的女生们互相攀比,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在店里得到更多欢呼和喝彩、站上更高位置,她们乖乖交出自己的钱包。

 

为了吸引客源,对于第一次去店里的新客会提供优惠,一次往往只需要不到100块人民币,甚至直接免费。但随着你跳入他们的陷阱,甚至患上“牛郎依存症”,价格也随之飙升,直至开出常人支付不起的天价账单。


“牛郎依存症”


半裸着身子的牛郎腹部出血不止晕倒在路边,两腿被鲜血染红的漂亮女孩蹲在一旁平静地抽烟。随后,她拨通了报警电话。2019年,这起悲剧在社交平台上广为传播,也就是著名的“不死鸟事件”。


事件当时的报道截图。

图源:FNN


这个女孩才21岁,名叫高冈由佳。她本是一个酒吧的店长,2017年的一个夜晚,一位名叫琉月的男子来店里喝酒,两人就此相识。得知对方是牛郎的身份后,由佳开始去店里捧场。

 

琉月的温柔体贴让由佳陷入了恋爱的错觉,她开始频繁出入琉月所在的牛郎俱乐部,把还是新人的琉月捧上了店里NO.1宝座。琉月也许下承诺,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

 

花光了积蓄的由佳为了给男友更多事业上的支持,开始去风俗店工作、与有钱人伴游,收入全部投入到男友身上。

 

由佳后来提出同居邀请、规划结婚事宜,琉月通通没有拒绝,还一口答应自己会辞掉牛郎店的工作,一心一意和她在一起。

 

由佳每两三天去一次琉月所在的牛郎店,并为其花费数百万日元。

图源:FNN


由佳在牛郎店附近租了一间公寓,希望琉月搬进来,但琉月并没有那么多时间陪她。此时,由佳不过是琉月众多客人中的一个,而琉月早已成了由佳的全部。

 

眼看着男友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又从朋友那里得知琉月还与其他女性一同出入酒店,由佳恼羞成怒,在手机备忘录里留下对家人的道歉后,制造了前面的那场血案。

 

最后,琉月被抢救成功,而等待由佳的,是3年6个月的监狱生活。

 

如由佳这样,发展为“牛郎依存症”的女生往往分成三类,厌倦平淡生活想要追求刺激的人、工作生活压力过大的人和自卑的人。

 

来到牛郎店消费的女性,最多的其实是同行的女公关和性工作者。她们平日里和牛郎一样,做着服务异性的工作,除了钱一无所有,她们因此爱选择让牛郎来治愈自己空虚的内心,享受短暂的快乐后再回到工作中。

 

图源:menjoy


当然,就像“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争论一样,这些女客人是早已入行,还是因为迷上牛郎掏空钱包才选择下海,已经不得而知。

 

此外,还有白天做护士和幼师的女性。这些职位在日本有着严厉的上下级关系,非常容易积累压力和负面情绪。习惯了白天任劳任怨,晚上如果能受到公主一样的对待,她们很难不深陷进去。

 

如今,越来越多女孩只是出于对“夜里的世界”的好奇,加上被免费的初次体验吸引,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结果跳入早已设好的连环陷阱。


 

图源:sirabee


患有“牛郎依存症”的女孩,有人明知是虚假的恋爱也愿意不断用金钱来换取;也有人对牛郎的甜言蜜语信以为真,认定自己也是对方眼中的唯一,渴望能与牛郎认真恋爱结婚。

 

而在这个世界里,认真了的人永远会输得最惨。

 

正如由佳一样,虽然打算杀死琉月,但她还是给对方留下了道歉信息:“和你在一起的两个月时间虽然很短,但是谢谢你给了我如梦一般的幸福时间。事情发展成这样全部都是我的责任,我会在后悔和赎罪中过完一生。”


案发两个月后,出院的琉月发了一条推特宣告自己的回归,“很遗憾,琉月活着回来了。明天开始上班,期待你们的初次指名。”



图源:Twitter


他又转身回到了牛郎的世界里,并且给自己起名“不死鸟”,毫不避讳地跟客人讲着“肝脏被刺伤所以暂时不能喝酒”的段子。


“在歌舞伎町,女人就是金钱”


牛郎俱乐部是一个高消费的世界。市面上一百出头就可以买到的酒,在这里需要花费六百元以上,高级酒更是一瓶几万、几十万的天价。在这里无需因为钱花不出去而发愁,五花八门的玩法可以让客人轻松为自己的牛郎“冲销量”。

 

据统计,平均去一次牛郎店的花费在9000到4万人民币左右,如果想让自己喜欢的牛郎做店里当日的NO.1,一次消费的金额可能需要几十万人民币。在这里,金钱只是轻飘飘的数字,而数字后的单位是以万来计。

 

为了避免客人担心手里的钱不够而畏畏缩缩不敢消费,这里设置了另一个引诱消费的机制——赊账。

 

因为店家清楚,与男性相比,女性跑路的风险更低。如果执意拖着不付钱,这笔钱会由担当的牛郎来负担,所以牛郎自然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对于不还钱的客人,他们会用各种手段逼债。

 

图源:网络


采用这一机制的另一个原因是,店家认为女性拥有短时间内赚大钱的能力。

 

把手头的钱花光后,店家会要求客人通过借款或高利贷还债,当所有的积蓄和借款已经支付不起店里的天价欠款时,会有人“及时”出现,为她们推荐赚快钱的机会——陪酒、拍AV、成为性工作者。

 

根据《女性seven》报道,在部分牛郎俱乐部里,如果牛郎成功介绍自己的客人进入风俗行业,还可以拿到一定比例的回扣——一般来说是女客人营业额的3%-5%——这并不是一笔小数目。

 

因此,牛郎们最喜欢是长相可爱的女客人,这样的女生介绍风俗行业更受欢迎。

 

相关从业人员称,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这里的运转逻辑,“在歌舞伎町,女人就是金钱”。

 

沉迷于牛郎的女孩们被叫做“ATM”。

图源:Abema news


根据现役牛郎的说法,他们一旦发现愿意花钱的“金主”,就会采取把她当作本命女朋友、维持肉体关系等营业大招,引导她在店里砸重金消费,然后向店家“赊账借钱”。

 

一位有着10年从业经验的牛郎在自己的Youtube频道介绍,在自己周围,迷上牛郎的女性为了还债,步入风俗行业或下海拍AV是非常常见的现象。

 

日本滑雪天才少女、世界冠军今井梦露就曾因为身陷牛郎消费陷阱,后来不得不短期做应召女郎还债。

 

就这样,在歌舞伎町的霓虹灯照不到的阴暗角落里,陷入“牛郎依存症”的年轻女孩们背负起了天价欠款,出卖自己的身体和青春,只为把一切奉献给自己的“爱人”。

 

图源:网络


再有钱的人也很难做到持续参与这样的烧钱游戏,当赚钱的速度不及对牛郎的投入时,她们甚至会去做有钱人的情人、“奴隶”;而那些长相不太出众的女性,最后只能被逼到卖掉自己的脏器,甚至自杀。

 

总有人认为,牛郎俱乐部的繁荣是一件好事,当女性也可以花钱购买“男色”,是迈向男女平等的又一佐证。

 

但她们没想过的是,其实在这个圈子里,最终成为商品的并不是“男色”,仍然是女性自己。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