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房产】澳洲人口短期增200万?住哪儿?房价还要继续升?

收藏

【房产】澳洲人口短期增200万?住哪儿?房价还要继续升?

澳洲四大号外 澳洲四大号外 12天前 11:17


昨天《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一则看似平淡,但实质震撼的报道,新南威尔士州州长多米尼克·佩罗特 (Dominic Perrottet) 正受到其高层官僚的敦促,支持二战后式的移民潮,通过将COVID大流行前的净海外移民率翻倍来弥补人口增长的损失,未来五年——相当于 有200 万新移民,即每年40万,这将远超过去一般每年15-18万的上限。


周二,Perrottet 先生在给《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国际到达的人数持平,完全耗尽了“数万名技术工人的旅游业和酒店业,并将悉尼的 CBD 变成了一座鬼城”。


Perrottet 先生说:“我们的边境关闭的时间越长,我们的企业就越难以填补关键空缺,并充分发挥其潜力。” “我们的边境是技术劳动力、移民、国际学生和游客供应的门户。”


No.1

住房短缺


周二,反对移民的人猛烈抨击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向佩罗特先生提出的建议,一些人声称外国工人的急剧反弹将加剧住房短缺。


但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国际经济项目主任、经济学家斯蒂芬·基什纳 (Stephen Kirchner) 表示,太多批评者错误地认为住房存量是固定的。他指出,尽管人口增长为零,但在大流行期间澳大利亚的房价却飙升。


“许多人犯的错误是假设住房存量是固定的,我们需要根据这些限制来调整移民计划,”他说。


“但这又增加了另一个限制——劳动力供应。我们应该做的是释放这些东西来增加我们的生产潜力。”


Kirchner 博士指出,在 1950 年代和 1960 年代,当住房和基础设施还远未开发时,澳大利亚设法吸收了净海外移民。“我们应该能够在 2021 年做得到这个数字。”


他说,将劳动力短缺比作导致价格上涨和产量减少的供应冲击,其结果是潜力和规模经济的丧失以及人力资本创新的丧失。


“由于与世界其他地方隔绝,我们在所有这些方面都失败了。”


房地产集团 Stockland 董事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塔伦·古普塔 (Tarun Gupta) 表示:“澳大利亚的持久成功得益于几代移民的重大贡献。”


古普塔先生说:“在将近 18 个月的近零移民之后,我们强烈支持继续长期关注移民问题,因为它是我们经济可持续增长和繁荣的重要贡献者。”


No.2

“所有澳大利亚人都受益”


州长补充说,“一段时间内”对移民的任何推动都需要“在住房负担能力和现有劳动力市场容量的背景下进行”。


Wesfarmers 的董事总经理 Rob Scott 周二支持让“移民重新开始”的必要性。


“所有澳大利亚人都受益,这一直是澳大利亚经济成功的关键驱动力,更不用说我们的多元文化社区了,”斯科特先生告诉《金融评论报》。


虽然联邦移民部长周二拒绝回答澳大利亚技术移民计划何时恢复以及恢复到什么程度的问题,但有人猜测正在考虑一系列措施。


议会移民问题联合常务委员会主席朱利安·利泽 (Julian Leeser) 于 3 月和 8 月发布了技能短缺报告,他表示,失业率接近历史最低水平,加剧了这种情况。


“你需要让公众对移民计划有信心,”Leeser 先生告诉《金融评论报》。“如果你将移民用作填补澳大利亚人不具备技能的短缺的工具,那么人们就会接受这一点。”


“由于政府正在寻求重置移民计划,他们无疑会考虑我们在报告中提出的问题。”


No.3

充分的劳工权利


澳大利亚工商会首席执行官安德鲁麦凯勒警告说,海外移民的减少将意味着成千上万的企业无法满负荷运营,从而危及经济复苏。


“移民是为所有澳大利亚人带来可观的经济利益以及改善我们劳动力年龄状况的最有效机制之一。


“为了让经济充分运转,我们必须尽快计划重新开放国际边界。”


“在大流行之前,每年有多达 150,000 名技术移民进入该国,而我们现在只剩下其中的一小部分。


“我们的复苏不仅取决于将移民恢复到以前的水平,而且还要推动技术移民的雄心勃勃的增长,以实现澳大利亚的经济潜力。”


No.4

澳大利亚品牌“受损”


新南威尔士州工会秘书马克·莫雷 (Mark Morey) 表示,不能以大规模移民计划为借口,在没有充分劳工权利的情况下创造更深、更广的工人群体。


“在澳大利亚对国际学生等临时移民的虐待是可怕的,”他说。


“在总理打开更多移民的大门之前,他和联邦政府必须承诺进行严格的劳动力市场测试,这是一项消除地方性剥削并确保获得永久居留权的更好途径的计划。”


“澳大利亚最不想做的就是扩大无法行使合法权利的二线劳动力,因为他们被困在移民和工业体系之间。”


澳大利亚工人工会全国秘书丹尼尔沃尔顿承认,“移民将在大流行后的复苏中发挥作用”,但他警告说,在过去的 18 个月里,澳洲让许多移民工人失望了。


“这真的损害了澳大利亚品牌,”他说。


在技能曲线的高端,类似的担忧比比皆是——尤其是因为世界上其他发达经济体也存在类似的劳动力短缺问题,并准备出价超过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不灵活的大流行边境制度之一。


CSL 首席执行官 Paul Perreault 表示:“如果有限制,继续共享全球环境资源总是很困难,尤其是在技术劳动力方面。”


“我们利用来自不同地方的科学家来到公司的不同部门进行有薪休假。


“因此,无论我们将来自瑞士的员工带到澳大利亚或德国,还是瑞士或美国,在公司内部,我们都会为提高教育水平以及他们带来的技能进行大量技术劳动力流动 到可能位于不同地区的当前项目。”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