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究竟有多少人是被出租车司机带进那种场子的?

收藏

究竟有多少人是被出租车司机带进那种场子的?

beebee公园 beebee公园 3天前 15:11

“开车,带我去最近的那种场子,最好是消费低一点的,不用太正规。”当我向出租车司机提出这个要求之后,他摁下计价器,松开了离合,开始打表。


黄色涂装的出租车因此窜上了空无一人的成华大道,就像是一个入魔的佛陀,正披挂着绘制着亵渎图案的袈裟,奔向凋零的未知。


司机没有问我具体是哪种场子。


一种只存在于男人之间的默契,正无言地与我的欲望一同飘荡在这个狭小逼仄的空间内。



九月份的四川尚未挣脱夏日的余温。


即便是在晚上十二点四十二分的成华大道,我依然能在这个充盈着人造皮革味道的车租车内,嗅探到那些白天的客人不慎遗落在车内的焦躁与忙碌。


愿这些人也能像我一样,能在这样的夜晚中宣泄出自己的孤独。我心想。


“很久没有客人让我带他去那种场子消费了,”司机率先打破了这来之不易的浓稠的宁静。



“互联网杀死了出租车,我怀念从前的时光”。


司机点了一根烟,夹在左手吸了一口,然后顺势将左胳膊搭在门窗框上,任凭窗外涌入的气流将烟灰吹落在我的面颊。


“放在以前,每晚我都能搭上几个像你这样的客人,但现在,那些人已经学会在网络上面寻觅猎场,半年以来,你是第一个”,他说。


我并不希望司机将话彻底挑明, “男人终归是寂寞的”,于是我心不在焉地回答。



“是啊,都是寂寞的。”司机说完这句话后,猛抽了一口烟。


我看见本已暗淡的香烟前端重新变得耀眼,忽明忽暗的烟头再次驱散了黑暗,他仿佛用肺部引燃了一颗太阳——我知道,只有当一个男人陷入虚妄无际的回忆时,他才会用这种近乎于自毁的方式抽烟。


“以前我也总去那种场子玩,直到结婚才戒掉,”他说,“第一次去那种场子时,我才16岁。”


司机的眼睛突然瞄向内后视镜,恰好与我的目光重叠。他眨了眨眼,仿佛在寻求某种离奇的认同。



“你能想象吗,16岁的男孩闯进那种场合时所看见的诱惑与迷乱?这足够让这个男孩潸然泪下。”


“那一次,我在场子里面待了三个小时,直到警察破门而入,我才在老板娘的指挥下,顺着遮掩的后门再次回到无聊的人间。”


他打了一个左转弯灯,将一辆慢吞吞的哈弗彻底包裹在尾气之中,然后继续讲道,“所以你找对人了。”


“我曾在那种场子里见过悲伤的男孩对着吊灯嚎哭,泪水如赤道落下的雨滴般迅速蒸发,我也见过白衣的女孩摔门而出,廉价的高跟鞋在廉价的木地板上碰撞出无形且绝望的花火。”


“我见过人间百态。”



说完,司机丢掉了手里的烟蒂,猛轰了一下油门,于是出租车开始驰骋在杉板桥路,宛若一头准备猎杀的野兽。我看见路边的阿香米线招牌从我眼前掠过,而那无法捕捉的光影细节,已如司机那些早已撕裂的念想般,被他甩在了身后。


“坐好了,这一次,我要带你飞。”他吼道。



出租车并未在道路上疾驰太久,一盏突兀的红灯打断了司机的莽撞行径。


他转过头来,不甘心地表示,这盏红灯让他想起了多年前那个扯证的下午,这两件事物干过同样的一件事,那就是阻断了他前往天堂的路。


“结婚其实也挺美好的,”我说。


“爱情当然美好,但我更加向往那个场子里的纯粹,”他答道。



司机说,他那时候最喜欢68号。因为他第一次上的就是68号。年轻的时候,每当他忍不住那种青春的悸动,他便会去68号那里消费。


“但在那个我将要带你去的地方,你最好是选择88号。”


我不解的问道,“这有什么不同吗?”


“1-50号太廉价,90-120号又太奢华,”他说,“剩下的我都试过了,只有88号刚刚好。”


在路灯昏黄的映照下,他那半扭的脸庞显得扑朔迷离,我感觉他就像是一个失去了右手的剑客,正用讨好的语调向后辈讲述自己过往的荣耀。


剑客。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曾是剑客。



绿灯亮了之后,出租车再次被沉默所淹没,我们静静听着车载收音机内传来的背神经阻断术广告,医生在节目里反复表示术后可有效延时5-10分钟。


让司机发话的,是电台广告间歇所播放的伍佰的《夜照亮了夜》。


“伍佰,我那时候就喜欢听伍佰,”司机伸出用右手将收音机的声音调大,然后再次紧握方向盘,“我与68号在一起时,总是在听伍佰。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究竟是68号的无情,还是伍佰的歌声将我推向了生活的另一个方向。总之,他们中的一个,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爱情。”


司机将车拐进了一个没有光亮的落魄小巷,小巷内似乎弥散着一股刺眼的黑暗。


“已经到了,”司机说。他将计价器迅速抬起,根本不给我看清车费的机会。



“这次不收你钱,算我请你的,”他朝着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快点下车。


我下车的时候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接着,一股清爽的晚风吹进了荒凉的小巷,吹尽了我脸上的香烟余烬,也吹来了另一个男人的希冀。我用左手攥住裤兜里的身份证,然后神情坚毅地走向小巷尽头的红润网吧。


夜照亮了夜,这一晚,我一定要赢。站在网吧门口,我对着出租车离开的方向默念道。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