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鱿鱼游戏》观看人次超1亿,成网飞成绩最好作品

收藏

《鱿鱼游戏》观看人次超1亿,成网飞成绩最好作品

网易娱乐 网易娱乐 13天前 15:06




网易娱乐10月13日报道 近日,网飞方发文称《鱿鱼游戏》观看人次超过1.11亿,超过Netflix订阅用户总数的50%,成为网飞成绩最好作品。


《鱿鱼游戏》受到了全球观众的喜爱,导演黄东赫也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松口表示,因为观众们的热情反馈,正在考虑拍摄第二季。


黄东赫还透露第二季将会交代游戏负责人的过去,李秉宪、魏化俊和孔刘饰演的角色将可能是剧集的重点,但目前还没有确定的计划。


此前导演黄东赫曾透露自己暂时无法拍摄第二季,因为精神和肉体都太累了,由于创作压力大,自己还掉了六颗牙。



由于《鱿鱼游戏》剧集的爆火,大逃杀的生存设定再次引发热潮,有韩媒报道称制作公司Kakao娱乐将公开招募参加总奖金为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4万元)展开激烈生存竞争的生存选秀节目《生存男女:分裂的世界》的参赛者。


《生存男女》将拍摄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男女各组展开十天火花四溅的生存竞争的过程。 在为期10天的生存游戏结束后,按照既定的规则最终获胜的队将获得1亿韩元的奖金。《生存男女》的报名资格为19周岁以上的健康男女。 截止10月20日,只需通过电子邮件提交申请书即可。


玩6局小孩子的游戏,赢了就能拿到2.5亿人民币(456亿韩元)



但输的代价是你的命,敢不敢玩?



由《熔炉》导演黄东赫执导,李政宰、朴海秀合作主演,Netflix出品的《鱿鱼游戏》目前已经达到了Netflix TV Show世界榜第2名。



是韩剧史上第一部登上Netflix世界日榜第一名的电视剧,


继韩流之后,再一次成功地向世界输出了自己国家的文化。



它的成功也许就在于把明明在生活中平淡无味的人性,描绘得太真实、太可怕了…


(以下内容含大量剧透且负能量满满,请做好心理准备)


男主成奇勋,一个中年窝囊废,失业又失婚,女儿归前妻抚养,从没给过赡养费,靠生病的母亲卖菜啃老。



身上背了一堆债务,就偷偷停了母亲的医保用来还利息。


在女儿生日那天,嫌母亲给的买礼物钱太少,于是偷了她的棺材本去赌博。


母亲常用他的生日做密码,就算改了密码,也是用的孙女的生日。



好在运气不错,赌马赚了一笔,原本还在为3万元韩币(约165元)的女儿礼物发愁的他,因为太高兴,送了服务员5万小费。



但遇到追债的债主,逃跑过程中扶起撞到的女生,却不料对方是个扒手。


身无一文的他只好舔着脸去跟服务员要回小费,带女儿在路边摊过了生日,还送了个盲盒给女儿当礼物,没想到是支枪。



开头介绍男主背景的时间并不长,但通过紧凑的小事,把他的逃避,无能,麻木,但也善良的人物形象刻画得十分生动。


男二曹尚佑


成奇勋小时候的邻居,从小学习优秀,天之骄子,考上了首尔大学(在中国如同“清北”)。



外表看似享受着成功,但实际上他利用职便涉嫌亏空公款,负巨额债务。


对于既没有未来也没有希望的他来说,投入游戏或许是他翻身的最后机会。


他也对自己做过的事情忏悔, 但他必须活下去,无论用什么办法!



曹尚佑才是我们生活中的大多数人的映射,生活里表面过得还可以,但背后有多少的问题和困难,只有自己才知道。


他的本性原本是善良的,但面对现实的咄咄逼人,愈发地不满,最终爆发。



成奇勋跟曹尚佑就像天平的两端,一个深陷生活的泥沼,却还闪着善良的微光。


一个在循规蹈矩,恪守各种底线,但内心已经累积满了负能量。


如果是你,你在哪一端?



里面还有重要的隐藏boss,吴一男,拥万亿身家,创办了这个游戏后还得不到满足,选择当一名选手,来享受其中的“乐趣”;



姜晓,生活坎坷的脱北者,她想通过死亡来赚钱,只为了能一家人团聚。



张德秀,反派代表,搜刮着小弟的钱,还动了自己老大的钱。


他的欲望就像个无底洞,只要不死,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韩美女,一个女骗子,在游戏中不停地游走,企图找到自己可以依附的人,却被当拖油瓶嫌弃,



就算她献出了身子,献出了力气。



这场游戏中,也许她才是最可怜的人。


其余的就不赘述了,开始游戏吧。



第一个游戏:123,木头人


一个大家小时候都玩过的游戏,只要在五分钟内,走到对面跨过红线就算赢。


但是不能被抓到,一抓到,就得死!


越怕,死得越快。



游戏公布结果:参赛的456人中,255人被淘汰,奖金累积成了255亿(韩元)。


大家开始意识到,人越少,奖金才越多,结束才越快。


第一场游戏清理了那些不重视游戏,态度戏谑的游戏者


还有,那一堆见风使舵,和运气不好的人。


游戏结束之后,存活下来的201个人中有人意识到关乎生死,开始求饶,



主办方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进行投票,最后有101个人(过半数)选择结束比赛。


主办方很爽快地结束了此次竞赛,让那些人回到了原本的生活。


然而,体会到生命的珍贵,回到现实,就有用了么?


回到家中的男主发现母亲糖尿病愈发严重急需手术,却拿不出一分钱,



找前妻借钱,却被指责从未给过赡养费。



前妻的老公给钱希望男主远离他们,男主一怒之下揍了过去。



没想到被女儿看到了殴打的过程。


男主不知如何解释,无力地离开了。


男二曹尚佑回到房间接的电话,听到母亲关怀的语气,还是不敢透露自己负债的信息,在她心中,那个首尔大学经营系毕业,被派到美国出差,意气风发的人才是她的儿子。



现在的他,不配。



有时候,比起自己对自己的期待,周围人的期待,才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回到了现实又怎么样,还不是一地鸡毛。


姜晓看到弟弟被欺负还是无能为力。



张德秀被各方人追杀最后只能跳河逃跑。



比起游戏,他们发现了,现实其实更可怕,还不如去游戏里玩命。


于是,离开的201个人中, 有187个再一次联系了主办方,选择回到游戏里。


第二个游戏:椪糖


椪糖也就是焦糖饼,是亚洲地区常见的一种街头小吃,上面常会再盖上定制图案的模具,比如五角星,三角形等。


小孩子喜欢把里面的图案用针抠出来,常常会把图案弄碎。



但在这里,你要是抠碎了,就得死。


不需要脑力,需要的是极致的细心与耐心。



简单的游戏却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才是最为恐怖的精神内核:纯真的游戏里,却充满了血色。


说点轻松的,随着剧情的发酵,目前全网掀起了一个“椪糖”潮。



有网友表示,这个游戏要是出现在中国,按照那些老师傅的专业手法,可能毫无生还者。



第三个游戏:拔河


团队对抗赛,每个队伍由十人组成,




输的一方从高空坠下,而后被工作人员钉进棺材中。


就算坠下后没有摔死,也将被活活憋死在棺材里。


这是唯一一场需要技术含量的比赛,关于人性需要深聊的不多。



但在拔河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虽然游戏场里人人平等,但游戏之外,没有规则。


第三场比赛开始前,以张德秀为首的团伙,在晚上熄灯之后,用肉搏和械斗的方式,开始血洗宿舍。




黑暗画面中,惨叫声和杀戮声此起彼伏,展现了人性最丑恶的一面。



极端处境中的人性,注定是多样的,有些人,选择灭绝人性。


第四场:玻璃珠


猜单双,投远近,碰弹珠等,任何以玻璃珠形式的完成的游戏都可以:



原以为还是团体游戏,每个人都选择了自己的最信任的人作为伙伴。


然而,公布游戏规则时,才发现是两两pk,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无论是拼智力、耐力,还是拼体力,都还算是有可解之法。


遇到直接撕裂人性的游戏,才是最可怕的。


剩下的参赛者中有大哥与小弟



前几场中结盟的兄弟




甚至还有夫妻



这场游戏中丈夫活了下来,妻子“淘汰”。


精神崩溃的丈夫接受不了这样的自己,选择了上吊自尽。



而两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却在最后一刻,散发出了最高尚的光辉。



“你一定要活着离开这里,去见妈妈,去找弟弟,还要去济州岛。”


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对人生已经没有任何期待的智英带着微笑对姜晓说:“谢谢你和我一起玩。”


人性,真是最无解的命题。


第五个游戏:过玻璃桥中,



韩美女选择与一直轻视霸凌自己的张德秀鱼死网破,用生命给自己换来最后一丝尊严。



曹尚佑开始彻底黑化,离终点越近,平时有多恪守,现在就有多黑化,


为了确定最后一块玻璃是否牢固,他把在他前面的人推了下去,又在黑暗中把刀叉刺向了受伤的姜晓,终于让自己成为了进入第六关的唯二人选。



第六个游戏就是剧名《鱿鱼游戏》,


具体规则小编至今还是一头雾水,更接近是一场单纯的肉搏。



曾尚佑和成奇勋的决斗也象征了善与恶的最终较量,道出该剧的价值倾向。


成奇勋顶着主角光环,在肉搏中站到了最后


但,即使到了最后一刻


男主还企图与男二商量放弃比赛,结束这荒诞的游戏。



曹尚佑终于醒悟,选择用自己的死,给自己那不争气的邻居哥哥,留下一个辉煌的可能。



这样的感情转变,竟然不突兀,但十分复杂。


至此,游戏结束。



恭喜,身为看客的你于可以从这场压抑、情绪复杂的闹剧中脱身了。


回看这场荒诞的游戏,童真的外表下却饱含着杀戮、背叛、谎言,在重重考验下,人性中本能的自私、懦弱、善变、矛盾也被呈现得淋漓尽致。



在“一二三木头人”游戏中,参赛者明明目睹了周围的人被射杀,当场血浆飞溅,全都被吓得惊慌失措。


可当小猪扑满里不断涌入现金的时候,却本能地开始动摇了。


“与其出去活得像条狗一样地死去,我宁愿在这试着做点什么再死”


当底线能因现实与欲望而不断模糊的时候,生命显得那么轻贱。



成奇勋带着一张存有465亿韩元的银行卡回到了现实世界。


却发现母亲已经因为错过治疗时间,安静地躺在小屋的地板上。


他抱着母亲尸体痛哭的那一刻,生命又变得那么珍贵。



成奇勋没有动过那笔钱,他觉得他的双手“沾”满了其他人的血,每一张钞票都是人血馒头。



“你还相信人吗?”


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大boss吴一男找到成奇勋,和他打最后一次赌,猜路人是否会救助倒在雪地里满身恶臭的“社会人渣”,还是任凭其冻死。


成奇勋还是相信。



吴一男咽下最后一口气后,流浪汉终于得到了救助,他们两个人都得到了自己认为的答案,谁都没输。



虽然有人觉得最后流浪汉得到了救助是“虎头蛇尾”、“强行渲染美好”,“太伪善”。


也许编剧的用意,是在提醒大家,可以是废物,但生而为人,值得被善待,也请善待他人。


得到答案的成奇勋终于与欲望和解,开始用起了那笔巨款,他上理发店染了一头突兀的粉色头发,选择开始自己的新人生,



善后完姜晓的弟弟与曹尚佑的债务,




在前往机场准备探望在美国的女儿的时候,却再一次遇到了一年前熟悉的一幕。





创始人已经死了,为什么游戏没被终止?


这群面具人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总有源源不断的人愿意参加这个游戏?


那个扇他巴掌的人从哪里得到他们的信息?



充满了疑惑与愤怒的成奇勋,再次拨通了那通电话……



虽然第一季已经完结,但目前剧的讨论度却越来越高,完全超出了剧组的预期。


对于男主为什么还要回到游戏里的讨论十分热烈。



然而,导演黄东赫近日表示——在制作第一季的过程很辛苦,因为他一人身兼编剧、制作、导演三个身份,导致精神、身体上都承受了不小的痛苦,坦言:


“短期内应该没办法制作第二季,不过因为受到太多人喜爱,如果说不拍了应该会引起骚动。”


“创作的时候最累,而且制作时间漫长,拍的时候一直会苦恼,怕剧情有漏洞,所以一直在改剧本,压力山大。”


看来短期内结尾的悬念无法得到解答了。


但拥有这么高的关注度,不排除Netflix考虑到观众呼声,改变计划出第二季的可能性。


如果你是导演,你期待这6场游戏的重现,还是全新的模式?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