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又一个林生斌?携女儿卖惨圈13亿,奸杀女儿同学、开色情院逼妻子卖淫……

收藏

又一个林生斌?携女儿卖惨圈13亿,奸杀女儿同学、开色情院逼妻子卖淫……

网易新闻 网易新闻 10-13 14:41

发酵几个月的林生斌事件暂时平息。


遭遇变故,重振旗鼓,再婚生女,这无可厚非,甚至值得一句“励志”和“祝福”。


但我们不能原谅和释怀的点,是他自相矛盾的说辞,表里不一的做派,和利用公众善良树立的虚假人设、赚取的关注。


他虽于法无罪,但私德有亏。


然而,这世界,不止一个林生斌。




韩国有一位“好爸爸、好丈夫”,曾和林生斌一样,筹款救女,感动天感动地。


然而一具尸体的出现,震碎了世人三观:重情重义的人设,原来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但他比林还可怕,他的真实身份,是逼死妻子、利用女儿、奸杀未成年少女的恶魔!


1、天使爸爸,泣泪筹款,他究竟隐藏得多深?


“天使爸爸”和“奸杀犯”这两种天差地别的身份,是如何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这得从他成为国民父亲那一年说起。


2006年,韩国MBC电视台播放了一部纪录片。


主人公是24岁的男子李永学(又译:李英学)。



大部分这个年纪的男子,还是大男孩,意气风发,浑身干劲。


但李永学不同。


他是一个年轻的父亲,还患有罕见病——巨大牙骨质瘤,全世界患此病症的,不到10人。



肿瘤长在他的上下颌骨处,反复引发牙骨化脓病变,最终导致颌骨的肿胀、面部严重畸形。



经过多次手术,李永学只剩下一颗臼齿,就是我们俗称的大牙。他也因此被称为“臼齿爸爸”。


李永学与妻子崔美善结婚后,于2003年生下女儿李雅妍。



一家三口,幸福美满,可病魔没有放过可爱的女儿。


出生6个月后,女儿也被诊断为巨大牙骨质瘤症,肿瘤大到嘴巴无法闭合,脸部严重畸形。



顽固而罕见的遗传病,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幼小的女儿,女儿经常痛得嚎啕大哭。



眼看着女儿受苦,李永学愧疚心疼,无能为力,只能一边安抚女儿,一边默默流泪。



为了筹措女儿的手术费用,李英学弯下七尺男儿腰,带着印有女儿照片的重达20公斤的宣传单,骑单车跑遍韩国各地筹款。



甚至远渡重洋,前往美国加州的韩裔社区寻求帮助。


渐渐地,父女俩的不幸遭遇和坚强乐观的生活态度,引起了全社会关注。


2006年,韩国MBC电视台专门为李永学拍摄纪录片,各大电视台争相播放。



片子播出后,李永学“年轻老成、爱护女儿、守护家庭”的暖父形象深入人心。


那句“我因为没钱,只能给他爱,但是却连疾病也给了她”,令所有人潸然泪下。



除了“臼齿爸爸”,大家又送给他一个温暖有力的别称——“天使爸爸”。



大众百姓为他的不幸痛心,也被他的善良、有爱、担当、仁义感动,开始纷纷捐款。


不久,李永学还出版了一本书《臼齿爸爸的幸福》,书中记录了带女儿看病求医的过程,满满都是对社会的感激。



据媒体调查估算,七八年间,他筹款约13亿韩元,折合人民币780万左右。


同时,李永学还成了韩国的“国民好爸爸”,获得政府拨款资助。


这一大笔钱,支撑女儿做了多次手术,病情得到很好的控制。


父爱如山,社会支持,陌生人友善。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还有比这更圆满的happy ending吗?



然而,一切都是他的伪装。


如果说林生斌是虚伪小人,那么他是赤裸裸的恶!


2、国民父亲变奸杀犯,引诱女儿成了共犯


2017年10月4号,韩国警方在江原道发现了一具14岁女孩的尸体。


经判定,女孩正是失踪5日的中学生小金,且身上有被性侵的迹象。


说通俗点:先奸后杀。


警方调查发现,小金生前最后有联系的人,不是别人,是李永学的女儿李雅妍!


监控显示,小金遇害当日,随李雅妍回家后,整晚没有出来。


直到第三天,李永学和李雅妍将一个巨大的行李箱放在车里,开往江原道。



李永学父女被逮捕。


铁证如山,他还原了作案经过。


事发一个月前,妻子崔美善去世(这也是十恶不赦的李永学干的,我们在后面细讲)。


李永学对女儿李雅妍说,家里需要一位新妈妈,你同学小金不错,把她带到家里让我见见。


单纯的小金,以为李雅妍邀请她到家里玩,欣然赴约。


谁知刚到家里,就喝了被李雅妍下安眠药的水,待她昏睡过去之后,李永学让女儿出去,短时间内不要回家。



女儿出去后,李永学对小金进行了强暴,小金醒来后,他残忍将其杀害。



认罪过程中,李永学一再狡辩。


他称妻子去世后,自己患上了抑郁症,无心继续生活。那杯药水,原本打算留给自己喝的,小金以为是营养剂误服,才酿成了悲剧。



说辞牵强,疑点重重,警方对小金进行尸检。


结果显示:小金脖子上有明显勒痕,嘴巴有被捂的痕迹。


体内没有精液,是因为李永学有性功能障碍,所以家中常备成人玩具。



因此,事实真相是:2017年9月30日,妻子过世不到一个月,李永学为了满足性欲,教唆女儿将同学小金带回家中。


当日下午3时40分女儿出门,4个小时后和同学一起回家。


10月1日上午11时53分女儿出门,直到下午1时44分才返家,警方研判李永学在这段时间对小金实施性侵。


药效褪去后,小金反应激烈,李永学怕事迹败漏,用领带、毛巾等残忍地又勒又捂,将其杀害。


10月4日,李永学和女儿将小金装进行李箱,驱车前往江原道弃尸。



更加令人震惊的,是曾经牵动无数人心的李雅妍,十几年之后竟成了共犯。


亲密同窗惨死在父亲手下,她的态度和举动,却冷静至极。


父亲以找新妈妈的名义,让她约小金,她毫不奇怪,也没有质疑。


她不仅把小金带回家,还利用同学之间的信任对其下药。


案发当晚,小金母亲打电话询问女儿下落,李雅妍竟然淡定地回复:“她说要去见朋友,急急忙忙就走了。”



最后,她和父亲一起,亲手抛尸。



孩子的三观,在生命成长期受父母影响最大。


李雅妍如此平静地帮助父亲,究竟是太傻太天真,还是另有隐情?


如果“上梁不正下梁歪”的老理儿在他们身上应验,那么这十几年,李永学一家的真实生活,究竟什么样?


李永学的丑恶嘴脸,又从何时开始显露?


3、人渣面目,早有伏笔,逼迫妻子卖淫、诱拐未成年少女、家暴并控制女儿……


李永学的人渣面目,早有伏笔。


据他的中学老师回忆,李永学上学期间频繁逃课,还曾联合3名男生性侵女同学,甚至身染“处女血”四处炫耀。


18岁时,他强行与15岁的崔美善发生性关系。


没多久,崔美善怀孕了,李永学强迫她与自己结婚。



女儿出生后,李永学不准妻子外出工作,稍有矛盾就大打出手。


十几岁是一个人价值观、人生观形成最重要的阶段,崔美善却长时间受到李永学的暴力和支配,又得不到家庭的保护,她求索无门,只能苟且度日。



后来,李永学利用生病的女儿敛钱。


当初为之动情和捐款的韩国国民,都被李永学的深情人设蒙蔽了双眼。


人们为李永学捐款13亿韩元,而李永学的女儿前后5次手术只用了750万韩元。



剩余的钱,成了他奢靡生活的资本。


他在首尔购置了两栋房产,买了很多辆进口车和改装车,连钥匙包都是国际奢侈品大牌。



他割双眼皮,养高级宠物狗,花4000多万韩元纹身。



他甚至私藏枪支,每月卡债金额高达1000万韩元。


这还不是最令人发指的。


他给崔美善的后背也纹满了大片侮辱性言语,开设了一家色情按摩院,让崔美善做技师,强迫她为客人进行“大保健”。


他还专门运营了一个色情网站,里面满是妻子与其他男人的不雅视频。



李永学还逼着妻子接受整容和隆胸手术,只为吸引顾客、卖个好价钱。


更令人发指的是,2009年至2017年,长达八年时间里,崔美善一直被公公(李永学的继父)性侵。


崔美善向李永学求助,没想到这个枕边人竟然说:“你再做一次,让我拍下来,我们去敲诈他!”


2017年9月初,崔美善再也忍受不了地狱般的日子,含恨跳楼自尽。


临终前,她留下长达4页的遗书,控诉丈夫和公公的恶行。


一个多月后,公公也自杀了,留下遗书称自己被冤枉。


然而,法医在李崔美善体内发现了公公的DNA,性侵儿媳事实确凿。


李永学冷漠到什么程度?


妻子跳楼后,他正常地呆在家中,直到邻居报警后才出来。



妻子被抢救时,他在玩手机。


妻子去世第一天,他和遗像合影哭穷,打电话向电视台索要3500万元韩币的丧葬费。



妻子死后第三天,他在成人网站发帖寻找性伴侣。



妻子死后20多天,尸骨未寒,他教唆女儿李雅妍把小金带回家,残忍奸杀。


很多人对李雅妍的共犯行为表示不解,认为一个14岁的女孩,应该具备 基本的是非观。



专家表示:“ 李永学对女儿进行精神操控。 ”


外人想象中的李雅妍,幼年患病,生活艰辛,一定被李永学呵护有加。


但其实,李雅 妍一直生活在他的暴力之下。


只要与父亲意见相左,就会被父亲拳脚相向。


她避免挨打的唯一方式,就是对父亲言听计从。



几年前,李永学的魔爪就伸向了未成年少女:通过网络寻找未成年女性,利用推特“ 收秘密纸条 ”的功能,引诱少女与他见面;


经常翻看女儿手机中的照片,让女儿把颜值高的女生带回家中;


经常将离家出走的少女带回家中, 和多名少女生活在一起 。




这一切,李雅妍都熟知。


然而,她已经被父亲深深洗脑,为了讨父亲欢心、不被殴打虐待,她甚至会维护父亲丧尽天良的行为:“我父亲不是那样的人。”



4、伪装的善良比真实的凶残更可怕


天使爸爸的恶魔嘴脸公之于众,韩国民众无比愤慨,要求处死人渣。


法院一审判决李永学死刑,李雅妍有期徒刑4个月,在少年犯劳教所服刑。


李永学不服判决,二审上诉。


法官认为他属于激情犯罪,改为无期徒刑。


这个结果令所有人无法接受,尤其小金的父亲,在时事节目中痛诉:“李永学让我感到恶心,后悔没亲手杀了这畜生!难道只要在法庭上假哭就可以减刑?”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身边。


不由想起了“女版李永学”——李利娟。



李利娟出身河北农村,起 初勤快肯干,和丈夫一起下海经商,早早成了百万富翁。


发达后,丈夫 心态飘了, 沾染上赌博恶习,不但把家底挥霍一空,还卖掉了亲生儿子抵债。


李利娟费尽千辛万苦,借钱赎回了儿子。


经过这次波折,她开始关注 孤儿群体,并开始收养,家中孩子数量一度高达118个。


为了安置这些孩子们,李利娟创建了“爱心村”。



她的事迹惊动了很多主流媒体,感动社会各界,大家亲切地称她为“天使妈妈”。


2006年,她被评为“感动中国”年度人物。


人们纷纷慷慨解囊,捐钱捐物,资助她和孩子们正常生活。



然而,人前天使妈妈的李利娟,人后是不眨眼的恶魔。


2018年,警方调查发现,这些孩子们并非都是孤儿,有多个孩子就在附近的寄宿制学校上学,甚至有些是李利娟的自家亲戚。


他们的日常生活,就是听从李利娟的指令,去偷抢碰瓷,抢占村民的土地,在网络上诈捐。


也就是说,这些孩子们,不过是李利娟非法赚钱的工具。


据统计,她利用孩子们一共牟利2025万元人民币、2万美金,还不包括政府给予的补贴和她名下的豪宅豪车。


最终,李利娟获刑20年。



李永学和李利娟,都是处心积虑、精心掩饰的双面人。


他们给众人的打击和伤害,是“双刀杀”——一方面,他们利用人心向善的本能,赚取同情,敛财获利;


另一方面,大家的怜悯和帮助,不但没能让他们反省回头,还助长了他们的自私冷漠、凶残狠辣。


更可悲可叹的,是今天的主人公李永学的妻女。


在女儿患病最艰难的岁月,她们曾坚定地陪伴、信任作为丈夫和父亲的李永学,一家人携手风雨,苦乐并行。


没想到,妻子沦为牺牲品,女儿成了工具人。


故事的开头,是一场丧尽天良、精心策划的骗局;故事的结尾,是无辜受害者们的血泪冤魂。


原来我们与恶的距离,只在一线间!


这样的人,不死难恕!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