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重磅好消息!中国开国门时间或在这时,首款新冠口服药来了,死亡率骤降50%!

收藏

重磅好消息!中国开国门时间或在这时,首款新冠口服药来了,死亡率骤降50%!

澳洲红领君 澳洲红领君 11天前 14:14

新冠第一款口服药诞生



制药公司默克上周宣布,它正在开发的一种抗病毒口服药可以将 COVID-19 患者的住院和死亡人数减少一半。


不过该结果尚未经过同行评审。


但如果候选药物 molnupiravir 获得监管机构的授权,它将成为 COVID-19 的首个口服抗病毒治疗药物。相比之下,其他目前授权的药物必须通过注射给药。


这种药丸可以使早期感染患者的治疗变得更容易也更有效。



它还可以防止住院,尤其是在疫苗接种率仍然较低的地方,例如许多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国家。 


Molnupiravir 在一项涉及有严重疾病风险的 COVID-19 阳性人群的 3 期试验中非常有效,以至于临床医生提前停止了招募。


但是,这一临床试验的成功是否会转化为抗击大流行的全球游戏规则改变者尚不清楚。


即使低收入国家能够负担得起这种药物,他们也可能没有诊断能力在患者病程早期用该药物治疗。



针对 COVID-19 提供的其他疗法必须通过注射给药。这使得人们很难在住院之前获得治疗。瑞德西韦仅被批准用于那些已经因 COVID-19 住院的人。


然而,亚特兰大佐治亚州立大学的病毒学家Richard Plemper表示,最好早早用抗病毒药物。


患者病情越重,药物治疗疾病的效果就越差。COVID-19 药丸只需开处方,一旦出现症状就去药房,这将使早期治疗变得更加容易。


迄今为止,瑞德西韦是唯一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的此类药物。



该药物在医院环境中使用时,其效果适中。


默克希望 molnupiravir 将成为下一个获得授权的药物。


Molnupiravir 最初是在埃默里大学位于亚特兰大的非营利性公司 DRIVE作为委内瑞拉马脑炎病毒的一种可能疗法。但在 2015 年,DRIVE 的首席执行官 George Painter 将其提供给了田纳西州纳什维尔范德比尔特大学的合作者、病毒学家 Mark Denison,以测试冠状病毒。 


他发现它对多种冠状病毒有效:MERS 和小鼠肝炎病毒 2。


Molnupiravir 与 remdesivir 一样,是一种核苷类似物,这意味着它模拟了 RNA 的一些构建模块。但是这些化合物以完全不同的方式起作用。当 SARS-CoV-2 进入细胞时,病毒需要复制其 RNA 基因组以形成新病毒。瑞德西韦是一种“链终止剂”。它阻止了构建这些 RNA“链”的酶添加更多链接。另一方面,Molnupiravir 被整合到新的 RNA 链中,一旦进入,就会造成严重破坏。该化合物可以改变其构型,有时模仿核苷胞苷,有时模仿尿苷。



Plemper 说,只要化合物被插入并发生构象变化,就会发生点突变。当积累了足够多的突变时,病毒种群就会崩溃。 


但一些研究人员表示,这种化合物在人体细胞中的诱变潜力确实引起了安全问题。


默克公司尚未发布任何详细的安全数据。


除此之外,世界上许多其他制药商也正在积极研发新的药品。


中国疾控专家揭秘何时中国可开放国门


近日,全球疫情明显缓解,关于中国何时开国门这一问题,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谈了他的看法。



记者表示:


中国现在看,已经接种22亿剂疫苗了。我估计再过2个月,恐达到85%-90%比例。那如果都打了,会怎么样?咱们能不能把新冠降成大号流感,从而打开国门?


对于这个问题,高福表示:


"中国争取到2022年初时把疫苗接种率升到85%以上。全球都开放了,病死率降得那么低,我们为什么不开放呢?这个问题,我想留给大家思考"。



记者又问到:眼看这个病毒的致死率和流行情况越来越像,但又不是流感,流感有季节性,新冠没有。在疫苗打足、新冠又消失不了的情况下,恐怕只能打持久战,不能靠歼灭战了。不和它共存,我们还有办法吗?


高福则回答:


“眼看这个病毒致死率,流行情况,越来越像流感,是不是跟人类要共存的?基于这个问题,要把新型疫苗和药物都研发起来,多管齐下,才是王道。同时,既然这个病毒还存在突破性感染,对于个人3大件(勤洗手、戴口罩、保持距离)还是要必备。”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