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华人劳工亲诉,在澳洲农场惨遭严重剥削!每小时工资低至$3,生活状况惨不忍睹

收藏

华人劳工亲诉,在澳洲农场惨遭严重剥削!每小时工资低至$3,生活状况惨不忍睹

7 NEWS 7 NEWS 13天前 11:02

【本文译自7 News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平台态度和立场】


image.png


王学良(音译)从中国来到澳大利亚,希望通过努力工作来谋生。

 

然而事与愿违,这位58岁的老人在新州轮班工作11小时采摘水果,每小时只获得10澳元,而在炎热的夏天,他还被一群蚊子和其他昆虫叮咬。

 

他和妻子住在一个集装箱里,每周需要支付75澳元,另外还有50个人住在一个有四个淋浴的住处。

 

参议院就业保障委员会在周三的听证会上,听到了更多关于澳大利亚农场剥削工人的证据。

 

王先生通过翻译说,他在两年前来到澳大利亚后,于2020年3月开始在Coffs Harbor温室工作。

 


"在农场工作时,老板不允许工人与外人谈论农场的工资和条件。"他说。

 

尽管这份工作的广告上写着每小时17澳元的工资,但他从早上6点一直工作到天黑,收入远远低于这个数字。

 

但是王先生说他找不到更好的工作,因为当时他语言障碍,在澳大利亚也没有朋友。

 

澳大利亚工会官员Ron Cowdrey向参议员们讲述了一名斐济工人在新州Riverina的Berrigan农场工作时因心脏病发作而死亡的情况。

 

他说:"他留下了一个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他们在斐济生活得十分艰辛。

 

Hungry, poor, exploited: alarm over Australia's import of farm workers |  Australia news | The Guardian


新州的洋葱采摘者平均每小时的收入在10至11澳元之间。

 

Cowdrey先生认为,一些农民也参与了这种剥削活动,因为他们知道承包商的行为,但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他们。

 

Deakin大学的Elsa Underhill发现,在2013年至2018年期间,来自亚洲和欧洲的背包客遭到严重剥削的例子屡见不鲜。

 

有些人的工资低至每小时3澳元。

 

Underhill教授说,说,如果农民得到更高的工资,他们也会因为超市价格缺乏弹性而面临成本压力。

 

Slavery claims as seasonal workers from Vanuatu paid nothing for months'  work


AWU、超市工人工会SDA和运输工人工会正在与超市合作,试图解决供应链中存在的问题。

 

国民党参议员Matt Canavan说,说,AWU应该更多地关注农民在盈利过程中面临的成本压力。

 

他说:"我不认为你和大型超市走得太近,因此可以获得大量政治支持,特别是在过去的十年里,大型超市的道德行为非常值得怀疑。”

 

编辑:vega


原文链接:https://7news.com.au/news/social/more-evidence-of-farm-worker-exploitation-c-4224123

编译声明:本文系本站编译和整理自英文来源,未获本站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在获授权前提下,转载必须在醒目位置注明本文出处和具体网页链接。对未注明而擅自转载者,本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1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 Scarhand

    Scarhand

    13天前 11:30

    我们工地30招不到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