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全网愤怒!国内吸毒明星喊冤求复出,支持者还辱骂缉毒警察?

收藏

全网愤怒!国内吸毒明星喊冤求复出,支持者还辱骂缉毒警察?

英国报姐 英国报姐 11天前 09:58

几年前,宋冬野曾是民谣圈的领头人物。


他的代表作《董小姐》、《斑马斑马》出现全国各地的小酒馆、咖啡馆之中,他也凭此一炮而红,一年巡演120场,年收入近3000万。


直到2016年10月13日,北京警方抓获宋冬野购买毒品,现场尿检呈阳性反应。


因为吸食大麻,宋冬野被警方行政拘留10日。



之后几年时间,不关注民谣圈的,也许就没有再见过他了。


直到今天。


10月11日,也就是昨天晚上11点20分,他突然发布了一条长微博:


“我需要说一些话。”



为什么突然有此感慨?


因为前段时间,宋冬野有一场演出被取消了。


他觉得十分委屈,于是深夜破防,如同自爆卡车一样发了长条文章抱怨。


给大家概括一下大意:


第1-4段(描述事件):我吸毒之后演出都被叫停了,被拘留给我的人生蒙上了阴影,我已经不敢吸毒了。


第5-9段(狡辩):我只吸毒我没贩毒啊,吸毒是违法、贩毒才是犯罪,我是受害者!我吸毒是因为做艺人的创作太难了,我想创作想抑郁了,才被贩毒者趁虚而入,毒品上是“供”创造“需”,杀人的是贩毒者不是我啊!我吸毒就想好好创作而已啊!错的不是我!


第10-15段(给自己叫冤):我已经被封杀三年了!也被拘留过了!我没有继续堕落了!为啥不放我一条生路啊!你们这些人都针对我!不是说全社会都应该给曾经违法的人机会吗?


在这条发出去之后,他还在不停回复网友,怼天怼地。



最让人震惊的,是在中国警方在线的微博下方,有网友@了他。


“为吸毒花出去的钱,都变成毒资买了子弹,打在了缉毒警的身上。好好看看,你还觉得委屈么?”


宋冬野掷地有声:“觉得。”



在长文诡辩中,他认为,他吸毒是因为当艺人太痛苦,是为了创作。


而他被拘留就是受过了惩罚,再加上过了所谓的“三年禁演期”,就应该不再对他有任何限制。


现在对他的演出进行取消,是不给人活路,不让他重新回归社会养家糊口。


然而,这个逻辑实在说不通顺。



首先,所谓的“吸毒是因为当艺人太痛苦,为了创作不得不这么做,我是受害者”,就是诡辩。


艺人也许的确辛苦,有着普通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但每行每业都有各自难念的经。


假如真如他所言,当艺人这么痛苦,痛苦到不得不用吸毒来缓解,那么,网友叫他去拧螺丝,怎么就让他破防了呢?去厂子打工不正好是救你脱离苦海吗?



况且,“创作一个令人满意的作品”,本就是痛苦的,这是所有创作者都面临的难题。


任何一个打动人心的作品,都是创作者在苦痛中,用灵魂琢磨出来的珍珠。


如果你不得不用毒品麻痹自己才能拥有创作的灵感,不正是说明你并没有那个天赋和才华,来支撑你所拥有的的荣耀吗?


用这个理由来为自己开解,贬低了所有创作者的人格。



所谓的“供创造需”,只能是十分落后贫困的地区,在对毒品一无所知的时候就已经染毒的人,才能这样说。他明知毒品的危害,却为了走捷径而选择吸毒,所以他并不是受害者,而是毒贩的帮凶。


现在他叫着整个世界不允许他重新做人,他已经千百倍付出了应当付出的代价。


可……在吸毒过后仅仅半年,他就发表了数首新歌;他的所有作品目前在音乐平台上都能够正常收听,甚至早在疫情前,他就已经在数个城市展开巡回个演。



出新歌,接商演,跑音乐节——作为一个碰到最高红线的公共人物,他已经转移阵地复出,却还嫌不够,叫嚣着想要更多的自由。


社会允许违法者重新做人,但不应允许其重新做公众人物。


因为成为公共人物,意味着他在赚着千百倍于普通人的钱的同时,变为一个引领者的角色。



他可以去当一个普通人。


可以去办公室当文员,可以去当蓝领工人,可以去当快递小哥,甚至可以去幕后工作,可以去给别的艺人写歌。


社会给每个真心悔过的人生存的机会,但他把“当一个普通人”,认定为“不给他活路”。


他就是想要继续出现在舞台的聚光灯下,赚着快钱,用自己的一举一动影响千千万万的人。



可如果他这么做了,就会有更多的人认为——吸毒,只是一件普通的事情。


喜欢他的人会在遭遇批评的时候不自觉地维护他,即使知道吸毒是错误的,也会找出各种理由证明他是一时糊涂,是可以戒掉的,是受害者,是为了创作,并没有造成太大危害。


一遍遍的重复后,他的支持者就会真的这么认为。



在认定他不应该复出的评论下方叫嚣:


“你们这么咄咄逼人,为什么不原谅他,他已经反省了”。



乃至于出现更加极端的言论:



为了洗白宋冬野,他的支持者不惜直接将矛头指向缉毒警,这种恶臭言论实在让人不齿。


缉毒警,是公安队伍中最危险、牺牲最多的警种。


我们并不知晓太多缉毒英雄姓名。


因为所有公开姓名的缉毒警,都是已经牺牲的人:比如张从顺父子。



1994年,云南临沧民警张从顺抓捕毒贩时,被手榴弹炸伤牺牲;


在他牺牲后,他的儿子哭得泣不成声。


那时他还不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但已经知道了,他的父亲再也不会回家了。



可后来,他也追随着父亲的脚步,进入了禁毒支队。


在拍摄下这段录像的时候,他仍然不能露出自己的面容,所以记者采用了逆光的手段保护英雄。



但拍摄后几个月,当这段纪录片播出时——他的声音不需要再做处理。


他的身份已经可以公开,不再需要隐姓埋名。


他的名字同样加上了黑框。



2020年,年仅36岁的张子权,在侦破一起跨国境跨省区的重大涉疫专案时,也牺牲在了他的岗位上。



我们之所以看不见黑暗,不是因为没有黑暗,而是有人竭尽全力将黑暗阻挡在了看不到的地方。


2017年以来全国有30余名禁毒民警牺牲、60余名禁毒民警负伤。



毒贩知道一旦被抓住,他们一定会被判死刑,所以他们在反抗时,用尽各种丧心病狂的手段,对缉毒警更是下了死手。


任何一个身份暴露的缉毒警察,都会面临恐怖的反扑。


他们不能将亲人好友的名字存进通讯录,甚至拥有和孩子的合影都是奢求。



中国缉毒警察的平均寿命是41岁,比全国人民人均寿命少36年。


但他们的功绩,从来都藏在厚厚的马赛克之下,他们经历过的苦难,就连家人都不曾知晓。



曾经有一名缉毒警接受采访时说:


“有时候我也会迷茫难过,看到一些追星的同龄人鼓励吸毒艺人复出、看到一些警察维护治安却被一大群人嘘‘滚出去’,我真的很难受。”


“但转念一想,他们能有闲情逸致追星,也许正是因为他们远离了那些社会阴暗面。我们每查到一颗毒品,也许就挽救了一个家庭。这样一想,我又更为自己是一名缉毒警察感到自豪了。”



我们不原谅吸毒者,不同意劣迹艺人复出,不是不给他们生路。


而是为了给更多的缉毒警察,一条回家的路。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