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突发!维州政坛巨震!州长惹上大麻烦,多名部长下台!

收藏

突发!维州政坛巨震!州长惹上大麻烦,多名部长下台!

墨尔本微生活 墨尔本微生活 12天前 12:07

最近澳洲政治场连发巨震,先是新州原州长因为前男友的贪腐丑闻遭新州ICAC廉政公署调查而突然辞职,此事余波尚在,维州IBAC独立反贪委员会也宣布出手,对维州政府开展贪腐调查!


目前维州已近有多名高级部长被被解职或自行辞职,而且连维州州长安德鲁也被卷了进来!



一切的一切都还得从去年6月份的一篇新闻报道说起。


去年6月14日,澳媒The Age和9号新闻台的60 Mins节目联合曝光了一桩发生在维州工党政府内部的政治丑闻



这次事件的主角叫做Adem Somyurek,他当时是维州工党的一名议员,他还在州政府内阁内担任小企业部部长一职。



从职位上来看,他算是州长安德鲁的 “小弟” 。


不过,如果从实际上来说,究竟谁才是真的 “小弟”,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根据The Age和 60 Mins的爆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时Somyurek不仅在维州可能有着比州长安德鲁还大的权力,甚至在整个澳洲都堪称是工党,这个澳洲最大的单一政党内最牛逼的人物!



在媒体的爆料中公布了一段由调查记者秘密 “偷拍” 的录像:


5月13号,Somyurek独自一人驾车来到了墨尔本东南的一家购物中心。


他鬼鬼祟祟地在一台ATM那里取了2000澳元的现金后,回到车上并把车开到了停车场一个隐匿的角落。



然后,和Somyurek接头的人来了。


接头人的人是另外一位维州政府部长的幕僚,Somyurek将一个大信封交给了他。


而这个大信封内,除了2000澳元的现金,还有一叠申请加入工党的申请表!



接下来的事就有些复杂了,小微尽量用简单的话来解释:


Somyurek所做的事,是在伪造大批的假的工党成员身份。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可以将这种行为比作是在充 “僵尸粉”。


那么Adem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大家都知道,澳洲政坛上活跃的党派很多,不同党派间因为不同的立场也经常是针锋相对。


不过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其实在党派内部同样有不同的派系和山头。


要想在党内脱颖而出,或是获得更大的影响力,也需要想尽办法拉帮结派。



Somyurek做的事,就是伪造大量虚假的工党成员身份,并且通过掌控这些在实际中并不存在的 “幽灵成员”,在工党内部秘密获取了呼风唤雨的权力。


根据媒体曝出的秘密录音显示,Somyurek自己其实也是非常的狂妄。


他在私下曾经攻击另一位维州工党的女部长是婊子,表示随时可以让她滚蛋,甚至还在背后对州长安德鲁出言不逊道:


“我才是老大,X他妈的州长,我说谁是州长谁才是TMD的州长!”



其实这种行为在澳洲政治场中并不少见,因此也有一个专门的称呼:Branch Stacking


在Somyurek的行为被媒体曝光后,州长安德鲁第二天便将他从内阁部长的职位而上解职,并驱逐出党。


另外两名和Somyurek关系密切的 “从犯” , Marlene Kairouz和Robin Scott也被逐出了内阁。


不过,事情没有就此结束。


Branch Stacking在工党的党内规定中是禁止的,但是并不违法。



不过这会牵扯出另外两个问题:


一,那些用来伪造 “幽灵党员” 身份的费用,是否有花到纳税人的钱?


二,Branch Stacking这种脏活,像Somyurek这种部长级别的大佬,一般都是交给手下的助理或者幕僚去干的。


而这些手下人身份上都是政府雇员,所以也都拿薪水也都来自公家。


拿着纳税人的钱,工作就该是为公共服务,而现在却变成了为上司个人的争权牟利而服务!


这下问题可就大条了,因为这在对贪腐问题0容忍的澳洲,绝对算得上是妥妥的


滥用公款谋私利!


所以在Somyurek的丑闻曝光后不久,维州IBAC独立反贪委员会便开始介入调查。



在历经了长达一年多的调查之后,维州IBAC正式召开听证会,开始传唤证人。


第一被传唤的是和Adem Somyurek关系密切的维州联邦工党议员Anthony Byrne。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Anthony Byrne刚被传唤就犹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接连曝出了多条猛料:


首先,Byrne承认自己从1999年就开始在党内从事Branch Stacking的操作。



第二,Byrne也承认自己那些拿着纳税人薪水的助理和幕僚,一直都在为他个人在党内进行派系相关的争权夺利而服务。



第三,Byrne还曝光称,Branch Stacking以及上司胁迫下属为其个人争权服务的事在党内他见得不少,并且直接点名了几名维州政府的现任部长。



一石激起千层浪,就在Byrne昨天听证结束后不到几个小时,其中一位被他点名的维州工党议员Luke Donnellan,就宣布辞去了维州政府内阁部长的职位。


而他也成为第四位在这桩丑闻中丢掉部长职位的维州工党议员。


Luke Donnellan在辞职申明中承认他的确有Branch Stacking的操作,但是坚称自己没有任何滥用公款或是胁迫下属的行为。



另外,随着这件丑闻不断发酵,牵扯的人也开始越来越多!


在昨天的听证会结束后,丑闻的始作俑者Adem Somyurek也抓住时机活跃起来,他向媒体提供的一份爆料申明,直接一把将州长安德鲁一起拉下水!



Somyurek在申明中 “曝光” 称:


2002年时,他和州长安德鲁都刚刚当选州议员,但是随即便代表不同的党内派系在墨尔本东南地区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权大战。


最终双方僵持不下,才同意偃旗息鼓...


总之,爆料的目标非常明确,那就是“这事你也干过!”



不过,至于Somyurek究竟是手里真的掌握着什么爆炸性实锤,还是这只是他气急败坏之下的胡乱攀咬,现在都还不清楚。


目前维州IBAC的调查工作依然还在进行之中,而州长安德鲁本人至今也未对任何IBAC调查相关问题做出过正面回应。


在今早被再次问及关于自己是否也干过branch Stacking的事的时候,安德鲁表示否认,并称目前自己只会专注于抗疫方面的工作。



至于此桩贪腐丑闻会继续出现什么发展,还需要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