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淘宝、京东,大规模下架!

收藏

淘宝、京东,大规模下架!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12天前 08:46

随着教育“双减”工作的推进落地,最近多家电商平台为响应国家“双减”政策,下架K12学科类培训课程,在淘宝、抖音、快手等直播平台,校外培训机构的“网红老师”直播带“课”的模式也逐渐消失,培训机构旗舰店的橱窗也仅在售教具和教材。


南都记者调查也发现,与电商平台大规模下架K12学科类培训课程的大动作相比,二手平台线上偷录倒卖网课的“生意”做得愈发红火。有专家称,售卖盗版课属过渡期的“杂音”,解决问题根本在于“疏”。


电商平台下架K12学科课程

旗舰店只卖教具教材


9月中旬,多家电商平台下架K12学科课程。新学期刚开学,淘宝出台《关于开展违规校外培训商品专项治理的公告》,落实关于治理违规校外培训商品的要求及相关规定,将对违规校外培训商品进行规范治理。公告表示,及时做好自查自检,请勿在平台上架并售卖义务教育阶段及学龄前违规校外培训课程和违规电子教材等,避免违规被处罚。


微信图片_20211012084029.png

淘宝在9月发给卖家的相关通知。


微信图片_20211012084031.png

校外培训机构的淘宝旗舰店内,能购买的只有教具、文具、纸质版教材等商品


打开淘宝,南都记者搜索发现,查看淘宝页面发现,校外培训机构的旗舰店内,义务教育阶段的课程全部下架了,能购买的只有教具、文具、纸质版教材等商品,而高中阶段和成人教育阶段仍然在售。而在京东,K12学科培训类的旗舰店内,仅在卖教育硬件和纸质教材类。


微信图片_20211012084033.png

在京东,K12学科培训类的旗舰店内,也仅在卖教育硬件和纸质教材类。


抖音、快手等直播带“课”逐渐消失


在今年年初,多家教育机构多使用抖音平台,以直播的形式来卖课,有媒体统计,有的培训机构一天直播多达6次,每次直播超过2个小时。而近日,南都记者观察发现,淘宝、抖音、快手等平台,培训机构“网红老师”直播带“课”的模式也逐渐消失。


在抖音平台上,大部分教育机构的抖音橱窗中已经没有K12学科课程的产品,仅售卖纸质教材以及素质教育类课程。在快手平台的快手小店中,也难以找到K12学科类的课程产品了,仅有文具、硬件、教材等产品。


二手平台有卖家推销盗版网课


电商平台上培训机构的官方旗舰店下架K12学科类课程产品,线上偷录倒卖网课的二手贩子生意做得愈发红火。今年4月,南都教育联盟曾报道,二手平台卖的“水果”实为盗版网课,官网售价数百元乃至过千元的课程,在二手交易平台和社交平台上搜索知名培训机构课程的相应关键词,就能用低价买到。时隔数月,这些卖家不再卖“水果”,相反,有卖家刻意营造紧张氛围,推销自己的商品。


微信图片_20211012084035.png


二手平台上,很多盗版课商品所标示的价格都不是最终的价格,买家也不能直接在闲鱼拍下这个商品,二手平台仅作为一个宣传的渠道。


南都记者在闲鱼平台上直接搜索关键字“网课”或者是培训机构的名字,系统显示的是“没有找到你想要的宝贝”,但将关键词换为“录播”“录播课”,却能够找到与一些知名学科培训机构有关的二手网课商品,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售卖K12培训机构的盗版网课的卖家,将在线培训机构的直播课进行录屏并上传至网盘,再用低廉的价格二次售卖给买家,此外,还有二手转让、出租课程账号,同期拼课等商品。


有的卖家为了增加消费者的紧张感和购买欲,在商品详情中写到“全网下架有关义务教育的网课”。有的卖家为了规避平台的管控和检测,使用贴纸把详情图中的机构名称进行局部遮挡,例如遮盖住“学而思培优”的“而”和 “优”字,在确保消费者能够辨认的同时又避开了平台的审核。还有的卖家“挂羊头卖狗肉”,商品图片是定制雨伞,点入私聊后,就弹出“想要加V信”。


在二手平台上,很多盗版课商品所标示的价格都不是最终的价格,买家也不能直接在闲鱼拍下这个商品,二手平台仅作为一个宣传的渠道,卖家会引导消费者转移到其他社交平台上进行详细交易。例如很多商家在详情页中写到“勿拍平台不发货”“不要直接拍”“感兴趣点私聊”等等,都是提醒买家进行小窗口私聊,再让他们添加自己的微信号。


专家:

盗版课属过渡期的“杂音”

解决问题根本在于“疏”


“应该说,确实存在这种现象,但实际真正使用这种渠道参与教育竞争的家长比较有限。”该现象也引起了广东民建会员、华南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张雯闻的注意,她自己也尝试过在各大平台上搜索相关的关键词,发现确实有一些商家钻空子,利用互联网+平台打擦边球,但并非泛滥。


在她看来,出现这种情况,某种意义上也是存在需求的结果。“近期我们项目组调研,访谈了许多不同群体的家长,部分家长在‘双减’初期有一点观望、迷茫的心态。有家长就谈到,现在是个过渡期,尤其对于孩子正在上中小学、处于过渡期的家长,会有一个调整和适应的阶段。”张雯闻表示,通过政策调整建立新秩序需要一个过程,当前存在的网上卖录播课等现象,属于过渡时期的“杂音”。


当然,出现问题,解决方法并非只有“堵”。张雯闻就认为,“双减”政策落地,比起“堵”,更重要的是“疏”。“我们不妨回到最根源的问题上思考家长的焦虑,最本质的问题还是优质教育资源的稀缺,如何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更优质均衡教育的需求。”张雯闻告诉记者,监管是规范当前校外培训市场,避免校外培训的过度扩张加剧家长的焦虑,影响正常的教育秩序。因此,监管并不是减轻家长焦虑的关键,关键还是做好加法,做好供给侧的改革,包括校内的供给以及重构市场和学校家长对接的服务体系两方面。“好的制度一定是政府引导、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供给体制。”


教育广告投放数“疯涨”的势头

已被监管斩断


近年来,教育培训机构在短视频平台的虚假宣传乱象横生,广告创意接连翻车。去年底,一张“四家教育机构代言老师为同一人”的截图揭露了在教育培训机构背后的营销骗局,这名“老师”在A机构的广告里号称是“教了40年的英语老师”,在B机构的视频中,她又自称是“做了一辈子小学数学老师”。今年一月初,App Growing盘点了“2020年度信息流创意迷惑行为”,其中教育行业广告中的多个“迷惑脑洞”就位列榜中。


今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其中要求做好培训广告管控。中央有关部门、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加强校外培训广告管理,确保主流媒体、新媒体、公共场所、居民区各类广告牌和网络平台等不刊登、不播发校外培训广告。依法依规严肃查处各种夸大培训效果、误导公众教育观念、制造家长焦虑的校外培训违法违规广告行为。


针对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过度营销、制造家长焦虑的现象,教育部会同相关部门,坚持多措并举,加强对培训机构的广告管控。至今,全国各地陆续对校外培训机构广告进行专项治理和发布规范校外培训广告管理文件。


App Growing 8月发布《2021年5-7月份教育广告分析》报告指出,受“双减”政策影响,今年5-7月教育行业广告投放数占比相比2020年呈下降趋势,教育广告投放数“疯涨”的势头已被监管斩断。各重点流量平台中教育广告投放数缩减,即使是头部流量平台腾讯广告中,教育广告投放占比也仅占11.77%。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