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泪别权杖,澳洲政坛“女皇”的倒下!

收藏

泪别权杖,澳洲政坛“女皇”的倒下!

澳洲财经见闻 澳洲财经见闻 12天前 05:34



昨天,2021年10月1日,一场龙卷风刚刚席卷新州,紧接着,一场密集的大暴雨轰炸了悉尼。


悉尼的天空弥漫着黑漆漆的表情,这是潮湿而闷热的一天。


下午一点,一场澳洲政坛风暴,在酝酿了足足二年之后,由新州州长贝瑞吉克莲 -- 号称澳洲最有权势的女人,点燃了引线。


还是熟悉的例牌新闻发布会现场,不熟悉的是满屋萧杀之气,记者们长枪短炮等着“女皇”退位的宣告。


贝瑞吉克莲如期而至,眼圈却是猩红的,人们自然理解那是怎样的一份煎熬, 必是漫长的痛苦与哭泣,然后对自己痛下杀手,来了断一切。



人们等待什么?


一场英雄泪?还是为自己的冤屈做最后的表白?或许也有释放所有包袱的幽默...


可惜都没有,除了比任何时刻的语速更快一拍,显然,急着为了却一桩悲剧, 急着离开这块煎熬她二年的战场。


她掩藏着所有情绪,宣布辞任新州州长一职, 并祝愿澳洲人好运。


诡异的是,下台不是因为新州失败的疫情战况,而是与陷入困境的前议员达里尔·马奎尔 (Daryl Maguire) 的关系,她可能违反公众信任的行为而遭牵连。


澳洲廉政公署绝不是找时机搞事,他们下打奸臣,上打昏君,调查任何政治家,包括现任总理。


廉政公署从不会无所事事,不幸的是,州长面对一个非常严重的罪案。没有廉政公署那道坚固的栅栏,掠食者将会把手无寸铁的澳洲人毫不犹豫地吃掉。


此刻,唯一的心声是,她不得不在一夜之间做出艰难的决定,其他别无选择,她自认昨夜无眠。


唯一的自卫反击是,她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面对记者们抛出的问题,她不做一个应答,绝尘而去。


她的背影略过另一个划痕,执政16年的德国女皇默克尔。那同样是一份女人担当的经历,同样刚刚与世界说再见。


只是默克尔16年任期比贝瑞吉克莲更具辉煌,此间,澳洲经历了6任总理、美国4位总统以及英国5位首相。


贝瑞吉克莲的慌慌之路则从新州基建狂魔开始,从澳洲疫情优秀生起跑, 却匆匆倒在末路穷途上。


默克尔曾把德国从2005年的“欧洲病夫”变成2021年的欧洲经济支柱,并像一名“稳重、务实的德国战车”引导欧洲度过重大危机,给世界留下一笔特色鲜明的政治遗产。


贝瑞吉克莲也曾是澳洲的明日之星,她的端庄与自持给自由党保留着澳洲经济最强大州的一份担当。


她的背影划过另一个痕迹,那是新西兰“女皇”阿登,她于 2017 年就任新西兰总理,时年 37 岁,是勇冠三军的巾帼英雄。



可惜阿登正面临着排山倒海的谩骂, 如同贝瑞吉克莲被冠以“老WU婆”的架势雷同。今夜,面对澳洲“噩梦”,兔死狐悲的阿登会坦然入眠吗?


贝瑞吉克莲的背影也留下另几个澳洲政坛惺惺相惜的同类,包括维州、昆州及西澳州长。


他们“四人帮”被誉为2021年澳大利亚最有权势的“人”,总理莫里森只能屈居第二。


这是澳洲财经权威杂志 AFR 的年度评选,这份表单出炉的时间只比贝瑞吉克莲倒下提前了不到一天。



AFR的照片中,贝瑞吉克莲禁闭双唇,主导着一场游戏,他们几个州长彼此间在澳洲摆脱危机的道路,互相对抗,对疫情加倍下注。


可惜AFR 备受期待的国家权势榜,宣告10 月1日出版,这一天变成AFR历史上最尴尬的一天,因为主角消失了。


她的背影也略过了2017年01月23日,那天她作为州长第一天上任,她选择乘公交车去宣布就职,那一天,澳洲人对她名字的发音是什么都不清楚。


她也承认,没人会念她的姓氏,但很快会熟悉,就像选民不会念她的姓氏,一样做了选择。


这份选择,降临到这个1970年出生的亚美尼亚移民后代中,这份选择也让今天50岁的贝瑞吉克莲貌似年长了10几岁。


她的祖父母是1915年亚美尼亚大屠杀中生存下来的孤儿, 几乎全家被屠杀灭绝,她们家以“难民身份”来到澳洲。


她小时只讲亚美尼亚语,直到五岁才开始学习英语,这代表另一个选择 -- 必须后来居上,必须比别人更努力。


贝瑞吉克莲- 鼻子硕大、传统天主教背景长大的亚美尼亚女孩,永远没法抹去一丝苍凉的民族情结,或许澳洲人喜欢这样的政客:保守、宗教与责任。


她的野心其实只是银行家,她有光鲜的大学经历,1992年悉尼大学的文学学士和1996年国际研究硕士文凭,再后来新州大学的商业硕士学位,她是悉尼培养起来的精英, 一番搏杀,却终于倒下。


她曾是新州第一位女性财长,她号称把一切要奉献给工作,她曾经认为努力工作,然后政治就会变得简单。



可惜她错了。


头戴澳洲最有权势的女性皇冠,她的一切成为被攻击的目标,她的鼻子、眼睛、鞋子与外套,她的婚姻状态一直被政客们质疑和攻击。


确实,她倒在了感情的坟墓中,甚至连婚姻都不算。


贝瑞吉克莲9月生于悉尼,妥妥的一个处女座,她在生日的尾端中刀,那是亚美尼亚孤儿的挽歌。


但,她一定会为自己的出身感到骄傲,亚美尼亚的战火才在失败中飘散, 唯一的一份中亚之魂也带着苍凉选择离开。


当贝瑞吉克莲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的父母就告诉她,能够生活在澳洲,生活在悉尼,是人生的最大的幸运。


贝瑞吉克莲的倒下,她的父母会希望一份时光隧道,回去改变她的人生轨迹吗:不要做政客!


贝瑞吉克莲已经选择做回一个普通人, 她褪去皇冠, 泪流满面,等待一个“公正”的判决。


她曾经表现优异,差点功成名就, 所有新州人该心存善念,送点掌声,最少一丝同情。


许多曾经谩骂贝瑞吉克莲的人, 忽然觉得不舍她离去,很多人感到震惊和不安,为她的辞职伤心,为她哭泣。


她热爱新南威尔士州,并且一直是一位充满激情和忠诚的州长。


无论你的政治立场如何,对她处理疫情有何偏见,都不能指责她对新州和人民的关心。


只需看一眼这二天澳洲铺天盖地社交媒体的评论部分,就会看到悲伤甚至愤怒的困惑涌现。


有些人认为她是一个被欺负、被围困的女人,被她的对手和无情的媒体追赶,直到她再也无法忍受。


她看起来已经筋疲力尽,显然已经被政治所摧毁。或许她真的希望与你一起喝杯茶,在此艰难时刻靠在知己的肩膀上哭一阵。


她何曾不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影子,有爱也有恨,有私欲更有野心。


亲爱的贝瑞吉克莲, 一路走好!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