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澳洲首例!受害者公开起诉“耶和华见证人”包庇性侵犯

收藏

澳洲首例!受害者公开起诉“耶和华见证人”包庇性侵犯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 13天前 17:11

报道称,澳大利亚皇家调查委员会曝光了“耶和华见证人”残忍的虐童事件后,该组织依然我行我素。近日,原“耶和华见证人”教徒艾米·惠特比(Amy Whitby)将这个行踪诡秘的教派告上了法庭,此举在澳洲尚属首例。


澳洲首例!受害者公开起诉“耶和华见证人”包庇性侵犯


全世界约有800万“耶和华见证人”教徒。他们相信世界末日即将来临,而唯一获救途径是遵循该教派严格的教规。一个位于美国的8人总部,组成了“耶和华见证人”金字塔型管理层级顶端,是上帝指定的代言人。所有教徒均需严格遵守涉及生活方方面面的教义和教规:女人附属于男人;不鼓励接受高等教育;不允许同性恋,等等。该教的内部视频和刊物充斥着骇人听闻的内容,目的是让教徒感到恐惧——末日即将来临,他们即将受到外部世界的压迫,不能相信教派外的任何人。


澳洲首例!受害者公开起诉“耶和华见证人”包庇性侵犯

“耶和华见证人”宣传手册上的末日图片


总部掌管着大量不动产,包括教徒们在世界各地建造的“王国聚会所”。该教澳大利亚分教拥有至少440处房产,其中包括位于悉尼西部的庞大驻地。据报道,去年澳大利亚分教收入超3200万美元。该教还打着宗教慈善机构的旗号获得了联邦和州府的大量免税政策。


澳洲首例!受害者公开起诉“耶和华见证人”包庇性侵犯

“耶和华见证人”在澳大利亚有数百个“王国聚会所”


2015年,艾米·惠特比(Amy Whitby)和母亲特蕾莎·克莱尔(Theresa Clare)脱离了“耶和华见证人”。克莱尔女士称,因为她意识到了该教内部对包括她女儿的虐待现象,“他们剥夺你的名誉,剥夺你作为人的权利。甚至剥夺了我作为母亲的权利”。


艾米11岁时,居住在偏远的伊萨山昆士兰镇,被一名教徒侵犯,地点在她家与另外一名教友家庭合住的房子里。艾米认为:“长老理应管理教会、照顾教众、保护教众安全,因为我们是耶和华的子女。但他们失职了。”


母亲称,她当时向一名教会长老举报了艾米遭受性侵的情况。 “谈过好多次,但没人相信我。他们拿我的狂躁抑郁症来搪塞我,说我精神不正常。”


艾米的诉讼理由包括:这名被控施虐人有犯罪前科,此前曾侵犯过一名8岁男童,“耶和华见证人”长老会对此事一定知情。克莱尔称:“那些长老们肯定知道他有前科,会被起诉,会被警察逮捕送上法庭。”


而“耶和华见证人”教会却称当地长老们不知道该教徒前科。不幸的是,即使受到克莱尔女士指控,该施虐教徒却依然待在教会里,甚至公然登上讲坛诵读圣经。


艾米说:“这让我忍无可忍!我站了起来,踉踉跄跄跑到外面。我愤怒得团团转!唯一想做的就是冲进去冲他们大喊:人渣不配待在教堂里!”


艾米将当地“耶和华见证人”教会和悉尼教会总部告上了法庭,起诉理由是该教有悖照顾责任,未能保护她,令她遭受性侵犯。“这一切在我余生产生了多诺米骨牌效应。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我的人生会怎么样?我的自信,自我价值……”


目前该案件正在走庭审流程。这是澳大利亚“耶和华见证人”组织首次在法庭上被控性侵犯。


律师丽萨·芙林(Lisa Flynn)说,国外已有判例证实“耶和华见证人”在照顾儿童一事上失职。她说:“我认为澳大利亚法庭也会做出相同判决。”


在英美两国曾参与起诉“耶和华见证人”案件的律师称,在虐待儿童和对待受害者的态度上,“耶和华见证人”在世界各地屡遭起诉,该组织的惯例是把案件拖到最后一分钟,然后与受害者达成庭外和解,避免法庭庭审。在澳大利亚,类似模式正在上演。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