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中国美女17岁孤身闯日本!从厕所清洁工到NHK主播再到央视主持人!

收藏

中国美女17岁孤身闯日本!从厕所清洁工到NHK主播再到央视主持人!

东京新青年 东京新青年 14天前 19:15

提起朱迅,你会想到什么?是那句家喻户晓的“墙来了”,还是央视春晚上的“过年好”,好像在我们的印象里,很难把她的名字和日本扯上关系,唯一可能令人疑惑的是,朱迅曾经和侯耀文、石富宽老前辈合作过一段小品《如此导游》,小小的显露过自己流利的日语水平。



但其实你知道吗?朱迅曾经在17岁的时候一个人跑到东京留学,从最底层的厕所清洁工做起,还做到了NHK教育频道的主播,她用不到十年的时间在日本人的“地盘”开辟出自己的一片天。



提起朱迅,似乎每个中国人都会想起一部和她相关的综艺,《快乐中国》、《正大综艺》、《星光大道》……,正如她曾经自嘲过的那样,她是很多老牌综艺节目的“接盘侠”,也正因为她的精彩接档,给我们留下了很多深刻的青春记忆。



而且你知道吗?几次登上春晚舞台的她,是日本亚细亚大学经营学专业的研究生,还曾在剑桥大学交换留学,在1993年-1999年连续6年主持NHK教育台的《中国语讲座》,甚至还曾连续2年主持日本NHK电视台的直播节目《中日歌会》。



回顾她的成长,15岁的时候她就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参与拍摄了田壮壮导演的电影《摇滚青年》,在那个父母每月工资加起来只有二百块的年代,她挣到了2650元的片酬,短时间名利双收。



如果坚持拍戏的话可能也会有一番作为,但是令人没想到的是在她高三毕业那年,她选择放弃基本上已经十拿九稳的电影学院,执意开启一场前途未卜的“樱花之旅”。



老不离家是贵人,少不离家是废人。1990年9月9日,朱迅选择在这一天出国,当时电视剧《梦回青岛》刚刚杀青,演员凯丽代表全剧组送给朱迅一套蓝色印花布做的连衣裤,祝她一路顺风。



六辆黑色小轿车浩浩荡荡送行,带着装了五个超大旅行箱的行李,与在东京的二姐顺利会师后,到了埼玉县的“家”中。



面对只有六畳(计算榻榻米的量词,一畳约为1.62平方米)的日式房间,将行李放进后便连转身都困难,第二天醒来还发现被日本的壁虱咬了四五个好大的包,好像一切都有点糟糕,但朱迅对这新鲜的“新世界”充满期待,况且家中还有“一应俱全”的电器,即使都是捡来的。



初到日本的朱迅还曾因为习惯穿着鞋就往屋子里跑,被二姐骂的眼泪噼里啪啦掉下来。



姐妹俩还曾被房租太太往外赶,但是一想到每月两万的房租,“厚着脸皮”也想多住几天。也就是在那时,她第一次意识到“钱”的重要性,在异国他乡,钱是维护自由和尊严的一道有力屏障。



其实早在十四岁的时候朱迅就被学校推荐到央视担任《我们这一代》的小主持人,当时初次登台的她在舞台后台准备的时候发现一起的小朋友都有父母陪伴,只有自己是一个人的时候,一时间控制不住放声大哭,好在登台时,她迅速转换了情绪,笑容灿烂的登台主持。


朱迅父亲工作中


提起朱迅的父亲,或许很多人都不知道,她的爸爸其实是当时新华社东京分社社长,但是当她想来日本留学时,却惨遭父亲拒绝,还是她的母亲一直瞒着父亲办理手续,求自己在日的学生帮忙担保,才帮小女儿来日。



朱迅姐妹三人与父亲


因此来到日本之后,朱迅的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尤其是经济上根本不敢伸手要钱,毕竟当时妈妈作为随丈夫出国的编外人员,每月只有800日元的津贴,父母加起来也不到5万日元。



因此初来乍到的朱迅一边做小时工一边求同学帮忙介绍工作,就这样,好不容易得到的第一份工作是要和四十来岁的日本女人,一起打扫从1楼到18楼的厕所。



因此即使当她看着领导把小便池漏口边上的一点点黄色都细心用手扣点,然后自然的从便池接了一杯水饮下时, 感到很不适;当她被一起工作的大妈“”欺负;被陌生的母女“怜悯”……她都会选择继续做这份工作。



9月的日本,闷热潮湿,气味难闻,穿着蓝色的工作服打扫着整栋楼最污垢的一角。这样的工作,她连续干了三个月。当时的她,在出国前几个月刚刚推掉了五部电视剧的片约。



熬过最底层之后,没有什么是值得恐惧的了,在饭店里洗碗,在前厅端盘子,当语言变成生存手段之后,学习能力便会飞速成长。



末班车的回家路,回家路上的荒草地,独行的小姑娘,也曾有过令人后怕的意外发生。那天,照常回家的路上,她遇到了变态的暴露癖,因怕被记住家门,她不敢回家,逐渐被对方逼到了角落,勇气在冬天唯一的羽绒服被铁锈勾破后瞬间涌上……值得庆幸的是,对方最终被自己的大喊大叫和房东家的的狗吠声吓跑掉。


而且那段时间她的时间表是这样的:


07:20—08:50, 上学路程(一个半小时)

09:00—17:00,语言学校上课

17:00—18:00,打工路程(一个小时)

18:00—23:00,打工时间

00:00—03:00,做学校作业

03:00—07:00,睡觉


或许这样的时间安排太累了吧,一直努力攒钱的朱迅突然被诊断得了肿瘤,父母姐妹都没有办法陪她,甚至于一个人做手术后,母亲按照当时的纪律也只能看一下女儿便回分社,当时的母亲花两个半月津贴给她买来了西瓜。




没有时间休息,为了挣钱攒学费,即使伤口还没好,她也坚持回到餐馆打工,咬牙坚持着。


就这样上到大学,大三快结束的时候,朱迅从朋友口中得知NHK招人,以为是应聘清扫的她简历都没带便来了。


没想到竟然是新开设的《中国语讲座》的节目。而且因为自己年少时出演的《摇滚青年》曾在NHK的《亚洲剧场》中多次播出,她在应聘时被对方认出,就这样,像是做梦一样,她成为了NHK的主持人。



教中文的“朱先生”一做便是六年,也是在此期间,朱迅签约了经营王祖贤、陈慧琳在日发展的公司SKY,成为该公司正式签约的首个中国大陆女孩。



1995年的时候,新的机会悄然而至,红白歌会多年的制片人吉议先生筹备播出了Asia Live(亚洲歌坛)需要一个代表NHK负责华语圈的支持,朱迅被选中了。



在直播的压力中不断往前冲,在公司的培养下,朱迅逐渐成为能够从容应对大型直播的主持人,当时她还曾以NHK代表的身份与中方节目组交流,这个女孩在一次次磨练中不断成长。



敢于不断挑战的人才能一直成长,大四那年,通过交换留学的机会,朱迅前往英国剑桥开始了将近半年的游学生活。


和班级最美的同学比腿



大学毕业后,朱迅回到东京,一边攻读研究生,一边向“民放”进军,在经济公司的安排下,搭档香取慎吾、泉主持关于亚洲风情的真人秀体验节目《亚洲观》。



与此同时,她主持着富士电视台的《Hey!Hey!Hey!》和东京电视台的《音乐大拍卖》以及大阪电视台的《瞧这一家子》等栏目,成为唯一一名在多家日本主流电视台拥有固定节目的中国大陆女孩。



随后的在日时间里,她采访过风俗行业的花魁舞娘、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收视率遥遥领先,知名度也不断提高,开始收到大量的观众来信,其中还曾冒出过“私生饭”。


那段时间忙着赶硕士论文的她在一天回家时刚到门口就被人控制,对方还带着刀,值得庆幸的是那天她练过散打的二姐因为生病没有上班,才没有造成难以挽回的局面。



顺利拿到硕士学位的第二年,准备在日本艺界摩拳擦掌、大展拳脚的她,突然收到了国内母亲病重的通知,为了照顾母亲,朱迅决定回国。



可能上天对于孝顺的女孩多了很多眷恋,当时中央台的《正大综艺》正在招聘新人,凭借多年的海外工作经验,朱迅迅速在十几个应聘者中脱颖而出,就这样,海外漂泊十年的她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我相信,如果当初不是选择回国的话,朱迅很有可能仍然活跃在日本的主持界中,正如她今日在国内的成功一样。


关于自己的这段留学经历,朱迅把它记录在《阿迅》一书中。提到创作初衷,她在后记中提到自己在回大学参加校庆时,得知当前中国留日学生的自杀率、犯罪率等都比当初自己读书时高了太多,明明当初的条件那么苦。所以她希望通过讲述自己出国回国的心路历程,能够在某个无助的夜陪伴“你”,鼓励“你”,握住“你”冲动的手。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