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今天吃到的西瓜之所以那么甜,是因为她曾吃遍了所有的苦!

收藏

今天吃到的西瓜之所以那么甜,是因为她曾吃遍了所有的苦!

Insight 视界 Insight 视界 2021-09-24 08:44



今天是中国农民丰收节,有两位老同学一起上了热搜。

 

一位是“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袁隆平院士,在袁老的母校西南大学,不少学生献花悼念,努力接力完成袁老禾下乘凉梦。

 

 

另一位,则是在瓜田间工作了62年,培育了30个瓜种,而因患阿尔兹海默症已经认不得人,却还在惦记着,要“把瓜的甘甜献给人民”的“瓜奶奶”吴明珠。



你或许不了解吴明珠,但你一定吃过她培育的瓜。

 

有被誉为“蜜瓜中的正宫”,已经成为目前新疆甜瓜主栽品种的皇后蜜瓜;有颇负盛名的网红“西州蜜”、香妃蜜瓜、郁金香甜瓜;

 

 

走出新疆,还大家耳熟能详的海南金凤凰、上海嘉定蜜瓜、山东等地区广泛种植的绿宝石瓜;

 

 

还有黑眉毛、香梨黄、小青皮、红心脆…吴奶奶培育的哈密瓜和甜瓜品种,简直“垄断”了我们的餐桌。

 

而被吴奶奶官方盖章她最喜欢的品种,正是每年夏天当仁不让的“瓜中C位”——8424.

 

皮薄瓤红籽黑,咬上一口,鲜嫩爽口多汁,简直是炎热夏天的解暑神器!

 

 

我们都知道,农作物的培育需要漫长的生长周期,一辈子能培育出几个全国闻名的品种已实属不易,而吴明珠院士,竟然让我们吃到了30种甜蜜美味的瓜!

 

可以这么说,没有她用一己之力扛起了中国瓜的半壁江山,我们就没有今天的吃瓜自由!这背后的艰辛,更是常人难以想象。

 

 

从小我们就知道,新疆昼夜温差大,所以这里出产的瓜果格外香甜,但很少有人知道,就算地理条件再好,没有良好的品种,也依然生产不出好吃的瓜果。

 

为了找到“红心脆”的原生种,她和同事李志超在戈壁滩走了两天,穿越火焰山。天黑了,不敢再往前走了,怕碰上狼,恰好遇到一个砖窑,就在里面露宿一夜。

 

为了带回“老汉瓜”的种子,她和同事抱着瓜走了一路,临近中午时,又累又渴的他们,才想起来“嘿,我们真傻,带着的瓜为什么不吃呀,只要把瓜的种子留下就行了呗!”

 

 

多少次翻越火焰山、穿越戈壁,她无暇统计;只要听说有好瓜,无论多远,她都会亲自去看。

 

3年,她走遍了300多个生产队,一块地一块地用脚丈量,一份资料一份资料地留下原始记录,才建立起了全地区有史以来的第一份完整的甜瓜档案。其中包括繁衍在“火洲”哈密瓜家族逾千年来的44个品种的生存密码。

 

为了育种,吴明珠只有争分夺秒地抢时间。半个多世纪以来,她的第一工作室始终是试验地,外出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试验地观察种苗。腿蹲麻木了,就单腿跪地。

 

就连她怀第一个孩子时,也正在火焰山山间的吐峪沟蹲点。赤焰烧虏云,炎氛蒸塞空”,温度计的水银柱冲出50摄氏度,仿佛空气要燃烧。

 

恶劣的自然条件下,她还要顶着强烈的妊娠反应,骑着毛驴在戈壁、瓜田穿行。中午热得头昏眼花时,只得坐在水渠边,把脚泡在水里降温,甚至一度暴瘦到只有30多公斤。

 

 

在她的努力下,新疆瓜农靠天吃饭的状况被改变。早、中晚熟28个品种配套规划种植,1996年,推广面积覆盖新疆主要商品瓜区的80%,一代又一代瓜农发家致富!

 

并不满足于现状的吴明珠,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要把新疆瓜带到南方去,要让这瓜香飘满全国!

 

但常言道“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光照、气温、温差等自然条件完全不同,吴明珠的想法无异于“违背植物生长的自然规律”的挑战不可能。

 

面对种种质疑,吴明珠却十分清楚自己的目的。

 

 

她不是要对抗大自然,而是要利用海南秋冬气候暖湿、光照充足的特点进行实验。她要以海南为试点,提高育种速度与效率,让南方长出北方的瓜,实现甜瓜一年三熟甚至四熟的梦想。

 

海南的育瓜条件也没比新疆好多少。

 

吴明珠住着墙壁是临时用椰子树叶子编成的房子,顶着蚊虫叮咬,在闷热的大棚里,汗水顺着鼻尖和脸颊滴在瓜秧上,更湿透了衣衫。

 

白天种瓜,晚上还要阅读国内外资料。从新疆到海南,从开春到寒冬,吴明珠的科研团队像“候鸟”一样,天涯海角两地飞,没有休息日,没有节假日。

 

是他们的努力,才有了从海南飞出的“金凤凰”蜜瓜!

 

 

 

吴明珠曾被人叫做“瓜痴”,她不追名,也不逐利,一心只有自己的瓜。

 

1983年评专业技术职称时,未见吴明珠的申报材料。主管职称的同志问她,她却说正赶上瓜的管理季节,不能为职称而误了农时;

 

组织上任命她做吐鲁番行署副专员,可没过几年,因为担任领导职务要占去很多时间和精力,影响她专心搞试验,她就借口去南京照顾久病的丈夫,辞去了这一职务;

 

自治区隆重嘉奖给她50万元奖金,可她当场宣布把40万元捐给课题组,用于优良哈密瓜品种的选育;

 

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后,新疆农科院准备为吴明珠修建“院士楼”,她却坚决谢绝:“我一年大半住在育种基地,要那么大的房子干什么?”

 

 

吴明珠更是出了名的爱瓜如命。

 

领导到县里考察,研究所请大家吃瓜时,她在一旁嘱咐:“一定要把种子拿回来”。领导走时,研究所送了一个瓜带走,她竟然马上派车去追回来。

 

有人说,因为一个瓜,把大家都弄的很尴尬的事,也只有她能做得出来。但只有她知道,一个瓜事小,种子事儿大。没留种的瓜,就一个也不能少!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30周年前夕,吴明珠选了两个最出众的“红芙蓉”甜瓜,来参加成果展。

 

一路上,她都亲自抱着这两个瓜,生怕一点颠簸把瓜磕碰。然而没想到,她们意外遭遇车祸,就在那一瞬间,吴明珠的本能反应,不是腾出手来保护自己,竟是去紧紧地护住瓜!

 

而她自己,却被撞到头部肿得连同事都认不出来。就是这样,她醒来的第一句话却是问:“我的瓜呢?”

 

吴明珠对瓜几乎到了如痴如醉的程度,她最爱做的事儿,就是到地里看瓜,最高兴的事儿,就是看到一个个长相各异的瓜。

 

 

回想1953年大学毕业时,作为青年人才,吴明珠被分配到了中央农村工作部,年纪轻轻就能进中央部委,可谓是前途无量。

 

但是她却不开心,她想要的是用自己所学,实实在在地为国家做些事情,主动申请去了最基层的吐鲁番盆地鄯善县。

 

 

鄯善县是什么地方?那是最艰苦的地方。

 

坐落在火焰山的脚下,不仅地形崎岖,还常常满是风沙,夏天气温超过40摄氏度,冬天大雪纷飞都是常态。

 

吴明珠这个南京长大,身高仅1.55、体重不足70斤的瘦弱姑娘,怎么扛得住西北的风沙?更何况,当时的她淋巴结核化脓开刀后,伤口还没愈合。

 

当时住的房子

 

但吴明珠就这么义无反顾地去了。

 

南方姑娘吃不惯羊肉的膻腥,第一口就跑出去吐了,回来擦干眼泪当作没事继续吃;睡在毡子铺的炕上,满是虱子,常常半夜痒到睡不着;48.1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她也要扛着锄头在湿热的棉田里干农活…

 

当地老乡给她起了个名字,叫“月亮姑娘”,夸她的意志像钢铁那样坚强,干活像公鸡羽毛那样漂亮。

 

 

60多年的培育生活里,吴明珠把自己扎根在了田间地头。

 

是她挽救了一批濒临绝迹的品种资源,填补了我国北瓜南移的空白;

 

是她打破了选育优良品种需要8年至10年时间,实现了一年一代,乃至两年五代、一年三代;

 

是她打造了中国领先的哈密瓜育种技术平台,率先采用远生态、远地域、多亲复合杂交、回交及辐射等育种技术;

 

也是她在世界首先转育成功单性花率100%的脆肉型优质自交系,提高了商品瓜的品质、整齐度、抗病性和耐运性。

 

 

她奋斗一生无怨无悔,但言及家庭,却满是愧疚。


“在儿女面前,我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在父母膝下,我没有尽孝;我最对不起的,是我的丈夫。为人母,为人女,为人妻,我都不合格。” 


远赴新疆时,母亲按着吴明珠的要求,忍住了送别的眼泪,回家后却病了3天;

 

丈夫杨其祐是那个年代少之又少的研究生,为了她的“甜蜜事业”,毅然放弃留校当助教的机会,随她来到戈壁新疆;

 

 

吴明珠儿子早产,3个月大时就被外婆带回南京照顾,女儿更是刚满月,吴明珠就出差了。两个孩子被外公外婆带大,小时候甚至会把舅舅舅妈叫成爸爸妈妈。

 

儿子说:“妈妈没有给我洗过一片尿布。”女儿说:“妈妈的孩子是哈密瓜。”

 

确实,对于吴明珠来说,她早已把瓜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天不去瓜地,我就觉得很难受,就好像母亲一天看不到自己的孩子。”

 

2019年,89岁的她重返鄯善,来到田间地头,一会儿摸摸瓜秧,一会儿给瓜授授粉,兴奋得像个孩子。

 

 

现在已经90多岁的她,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有时连儿子都认不清的她,却依旧时常牵挂着瓜田,要把瓜的甘甜献给人民。

 

瓜果那么甜,是因为有人帮我们吃了太多苦。

 

相信吴明珠付出毕生心血的研究,已经甜到了每个中国人心里,愿吴老身体安康!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