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火遍中国的服装品牌被曝丑闻!“纯欲风”极瘦审美正在危害中国女性……

收藏

火遍中国的服装品牌被曝丑闻!“纯欲风”极瘦审美正在危害中国女性……

英国报姐 英国报姐 2021-09-22 11:37

即使不关注时尚圈的人,应该也听说过这两年大火的BM风。


BM,就是意大利快消品牌Brandy Melville的首字母缩写,主打的是美式休闲少女“甜辣纯欲”风,简单的基础款最能凸显身材,也风靡亚洲,获得不少人的喜爱。


而他们家的衣服最明显的特点就是:他们家的衣服,基本只有小尺寸:从S码到XS码。


所有的衣服,只面向“BM女孩”。



作为时尚公司,这样的作风招致大量争议。但BM我行我素,把这当做了自己的特色,毫不在意这些所谓“风评”。


而在公司内部,更是变本加厉……



美国媒体Business Insider最近报道,有多个BM的现任以及离职员工联合爆料,其中BM的前任高级副总裁更是爆出来很多BM的内幕:


在公司内部,对于女性的三六九等分级,达到了夸张的地步。


按照体型,按照种族,按照发色……不合格的女性,都不是BM的受众!



BM的首席执行官Stephen Marsan,心中有完美的“BM女孩”标准。


“苗条的、金发的、白人女孩。”



在2012年BM开设第一家门店的时候,首席执行官Marsan就表明了立场……


“服装店,就应该吸引漂亮、富有的小女孩。”


“所以首席执行官Marsan不希望黑人或者胖女孩穿BM,让不符合BM标准的女性穿着他‘精致漂亮’的服装,会有损品牌形象。”



为了让品牌更符合这个标准,他们甚至将这样赤裸裸地带有歧视的BM标准,也推行到了BM的店员雇佣之中。


BM纽约前区域经理说:“BM从不遮掩自己的标准,瘦、白、金发、漂亮——如果应聘者符合,那么我们就会雇佣她。”


在招聘时,应聘者的照片会发给多位高管,而她的薪酬,则会直接由长相决定。


越贴近“BM女孩”的标准,薪酬就会越高。



而对于那些不符合标准却已经雇佣了的员工……


首席执行官为了维护“纯洁”的BM风格,他会持续要求门店提供商店内员工的全身照片。


“不符合他‘苗条金发白人’标准的员工,最终都会被解雇。如果员工是黑人,或者很胖,那么就不被希望出现在店里。”


一个BM门店的员工说:就算真的人手短缺到了不得不雇佣不符合白、金、瘦标准的员工,她们也会被降级到库房或者值夜班,而且一旦有了白人女孩出现,她们就会被立刻解雇。



前总裁爆料说:在他工作的九年中,首席执行官Marsan亲自指示他解雇了数百名员工。


他还展示了一份2019年他与Marsan的聊天记录:在Marsan收到一张黑发女性员工的照片时……


他的回复是:雇佣这些垃圾会毁掉这家店,赶紧把她赶出去。



事实上,BM店对于员工的“特殊要求”,并不是无迹可寻。在之前,就有两起BM门店相关的诉讼。


有门店管理者因为拒绝解雇肥胖或者黑人员工,并希望能够根据绩效而非外表招聘,就直接被高层“连根拔起”,连带着管理者一起解雇。


在2017年,Marsan有一次去加拿大BM门店时,因为店员不是清一色的‘BM女孩’而大发雷霆。


“当时他对员工的长相非常不满,要求立刻关闭门店。”



还有很多在BM工作过的前店员都爆料道……


“那里的工作环境十分糟糕。所有人都被鼓励极端节食,否则就可能工作不保。”


“门店经理甚至会鼓励店员服用聪明药,来保证大家在节食的情况下仍然有充足的经历工作。”


(聪明药:Adderall,治疗注意力缺乏多动症(ADHD)的处方药,其主要成分为安非他明。)



一位马萨诸塞州的BM员工直接骂道:


“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这家公司有多糟糕。”


“这是一家令人作呕的公司,应该直接被关掉。”


但无论BM公司内部的风暴再汹涌,无可否认的是,他所推崇的“BM风审美”,成功地营销了出来。


在东亚地区,这种对于极瘦身材的推崇与白幼瘦的审美一拍即合,也让越来越多的女孩开始为了“穿进BM衣服”努力。


灰姑娘的姐姐为了穿进水晶鞋削足适履人人都不理解,但当它变成“为了穿进BM衣服而减肥”,就一下成为了普遍现象。



每个人都喊着减肥,社交媒体上关于减肥瘦身的内容铺天盖地,想要变得极瘦的愿望在互联网上无处不在。


如果是健康的运动减肥,倒也无可指摘。


只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为了更迅速地减下来,很多人都选择了极端的节食减肥,甚至陷入焦虑、抑郁之中。



随之而来的,饮食失调这种曾经被认为很“西方”的病,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中国。


这个现象甚至让北美《VICE》杂志专门写了一期文章:


《对于中国女性来说,极瘦审美正成为威胁生命的时尚》



在中国第一家BM店开业之后,一个江苏省的25岁姑娘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了这种纯欲风照片,拎着行李箱来到了这家店朝圣。


但最后,她什么都没买。


她说衣服不合身,但并没有责怪BM,而是怪自己:“不是衣服太小,是我太‘大’了。”



不是他们的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因为我不够瘦。


在互联网上,社交媒体对于极瘦的追求体现在方方面面,A4腰、锁骨硬币……越来越多的中国女性也裹挟其中。


不够瘦的女孩子们,开始极端节食,尝试让自己再瘦一点。


而有些已经达到这些标准的女孩,则为了‘更进一步’,甚至不满足于BM,而是将自己塞进童装中,来追求更短、更幼。




文章中,作者指出:“在过去十年中,由于社交媒体的兴起,对于女性的狭隘审美影响到了中国更广泛的人群,甚至包括儿童。”


2018年,在一项针对广州小学生的研究中发现,78%的8-12岁儿童都对自己的身材并不满意。大多数体重处于标准范围的女孩,都认为自己太重了。


一项针对女大学生的调查显示,73%的受访者表示她们在过去六个月内减肥过。


超过一半体重低于健康标准的受访者,仍然希望自己变得更瘦。



与之相对应的,就是饮食失调的大量出现。


2002年,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开始使用电脑进行数据统计,那时全年仅有一例饮食失调的病患住院。


2019年,这个数字超过了2700人次。


最小的患者,甚至只有7岁。



一位医生说:“前几年病房还有季节性特点,寒暑假住院得多,一开学病床就有了空余。但最近两年病例爆发式增长,已经不再受假期影响了,病人太多了。”


甚至有很多人,在治疗过程中,还会因为对极瘦的追求“放弃治疗”。


“有个病人体重恢复到85斤之后,说什么都不肯再治疗,她无法接受85斤以上的体重,因为某明星就是85斤……”


追求美是人的本能,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人们对美的追求,已经走上了越来越极端的道路。


苗条灵巧的身材,当然是美的。


但当短视频、朋友圈中被滤镜与P图处理得几乎畸形的纤瘦身材充斥着我们的眼帘,审美也会被潜移默化地影响,甚至将阈值提高到不切实际的程度。


我们心中知道那都是P出来的,然而总还是想要朝着那个方向再努力一些。



想要更瘦一些的细腰,像BM风推崇的美好青春的形象一样。于是有些人开始用极端节食的方式,甚至不惜切胃,只为了让自己少吃一点。


想要更直一些的美腿,像社交媒体上那些街拍的女孩一样又直又细,于是有些人切断自己的腿部神经,阻隔肌肉生长。



因为人们有了越来越高的要求,于是整形手术也越来越多、越来越事无巨细,从最开始的双眼皮、隆鼻慢慢发展到任何一处都能整到‘完美’。


让私处更漂亮好看的漂白、切除手术,让耳朵更修饰脸型的精灵耳手术。



让头顶形状更好看的骨水泥填充垫高颅顶手术,让脚趾形状更好看的足部整形手术……



发展得越来越壮大的医美、整形行业,又进一步开始塑造人们的审美,正面宣传人们为了追求美丽而付出的‘代价’。


正常的人也许无法长成社交网络上被精心处理后的图片的样子,但通过整形手术、通过伤害自己的身体,就能够迎合这些被塑造出来的畸形审美。


或许,个人很难与整个社会对抗,当关于美的标准成为资本控制的产业,我们也很容易被裹挟其中。


我们能做的,大概也只是保证自己的健康。


社会对于美的标准或许单一,但美本身的表现绝不拘束于此。


每个人都能够有自己的美丽——没有任何一种审美,值得我们付出健康,作为代价。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