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阿德莱德六年拆近千幢百年老屋引发担忧:我们的孩子再也看不到文化遗产了!

收藏

阿德莱德六年拆近千幢百年老屋引发担忧:我们的孩子再也看不到文化遗产了!

澳洲第一传媒 澳洲第一传媒 2021-09-21 16:35

一份新披露的数据显示,新房开发正导致阿德莱德越来越多的百年老屋迅速消失。文化遗产保护人士担忧,该趋势如持续,下一代将无缘体验阿市的欧洲历史和文化底蕴。



来自《广告人报》(The Advertiser)的报导,独家获得的官方数据显示,在2014至2020年期间,阿德莱德共有13.1万套住宅被拆除,其中包括425幢建于1920年前,646幢建于1920-1929年间,其余绝大多数建于上世纪50-60年代。该数据还不包括阿德莱德市政府为拓宽道路而拆除的住宅。



数据还显示,老房拆除最活跃的市议会是Port Adelaide Enfield,六年共拆房2138套,几乎每天都有一套住宅被推倒,接下来依次是Charles Sturt(1889套)、Marion(1613套)、Campbelltown(1182套)和West Torrens(951)。


从郊区来看,东北区Campbelltown六年拆房269套,该区近年来高强度的新房开发和设施升级已经引起了社区居民的强烈不满。



阿德莱德文化遗产咨询师舒曼(Denise Schumann)表示,每推倒一幢遗产建筑都意味着“我们进一步失去了与城市历史和文化的纽带”。


她认为目前所发生的堪比阿德莱德最早的原住民栖居地Kaurna Country当年的遭遇。在英国移民1836年踏上南澳土地后的几十年内,Kaurna人的文化被破坏殆尽。


她说:“阿德莱德的早期欧洲文化遗产正在重复Kaurna Country的经历,拆除的速度如此之快,到下一代就所剩无几了。”她还说,这种情况在欧洲不会发生,因为那里的人认识到“保留和改造建筑遗产的好处”。



舒曼对城区填充式开发的后果表示担忧,认为阿德莱德已经到了一个“引爆点”,“我们的州、城市和郊区为少数人的利益而被滥用。”


世界知名的遗产保护建筑专家弗恩斯(Elizabeth Vines)也表示,规划系统对遗产保护力度的弱化导致了“令人震惊”的拆除速度。


尽管弗恩斯通过其所有的公司McDougall&Vines帮助阿德莱德上百幢建筑获得了遗产保护资格,但她认为许多以历史建筑风格闻名的街道正在涌现越来越多的新房。


“富有的业主希望享受这些区的历史风格,但同时又希望搬入新房。”



她观察到,在St Peters、College Park和Unley在内的以历史建筑闻名的内城区,以及2000年代早期经过遗产保护审查的郊区,房价增长最快。“人们看重这些区的归属感和历史建筑特色,并相信被列入历史保护的资格能使房产保值。”


弗恩斯认为南澳州政府未能支持地方政府开展遗产审查,但州政府的发言人表示,尽管看到老房被推倒令人不安,但保证适度开发以满足增长人口的需求十分重要。


她还说州政府在保护遗产建筑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包括已批准206幢建筑的遗产保护申请,在新规划和设计指导中加强了遗产保护,并在2021/22年度预算中划拨了800万澳元用于遗产建筑恢复。



南澳州政府还在考虑将Gawler、Walkerville、Mount Barker和Holdfast Bay地方政府辖区内的更多建筑列入遗产保护。


南区Myrtle Bank位于52 Cross Road的一幢具120年历史的老宅在2017年以191万售出,但在上月被完全推倒,将开发四幢全新别墅。


前业主巴克(Kim Baker)称这是一个“绝对的悲剧”。由于该房未被列入遗产保护,按照以前的规划条例可以被拆除。


不过,Unley市议会的遗产咨询顾问金(Paul King)表示,在新的规划条例下,如果老建筑没有太大改动,政府可以拒绝拆除申请。


你认为,老建筑应该被拆除吗?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