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新冠后遗症太可怕了!2名澳洲女子亲诉从新冠康复后的遭遇

收藏

新冠后遗症太可怕了!2名澳洲女子亲诉从新冠康复后的遭遇

小伙伴在澳洲 小伙伴在澳洲 9天前 15:43

医生们惊讶地发现,感染上新冠病毒的澳洲年轻人正在遭受新冠病毒的长期后遗症,即使过去很长时间他们依然会感到虚弱、疲劳和呼吸急促。


 


24岁的教育系学生Maddy Bourke于去年年底在伦敦等待返回墨尔本的回国航班时感染了新冠病毒。


八个月过去了,她仍然感到虚弱、疲劳和呼吸急促。最严重的是,她出现了“脑雾”症状。


“我对脑雾的最贴切的描述是是我每时每刻都在梦游,我一直处于那种梦幻般的状态。”她说。


“我对人们说过,我感觉他们在用一种不同的语言跟我说话。”



Maddy Bourke正在Richmond的Epworth医院接受康复治疗,在那里她和其他长期的新冠患者一样,接受脑震荡患者的治疗。


John Olver教授是治疗Maddy Bourke的医生之一。他说:“在这个领域,我们一直将他们纳入我们的脑震荡计划,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需要运动生理学来恢复他们的运动耐力和心理。”



71岁的June Brehney也是一位遭受新冠病毒的长期症状的患者,同样在经历神经系统问题。


“有些事情让我感到震惊。我不能再把一列数字加起来了,任何形式的心算都非常具有挑战性。”她说。



去年3月,她去当地酒吧喝酒的时候感染上新冠病毒,之后她在Austin医院的ICU住了32天。


医生称,她能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



当她终于走出医院时,她没有为未来的漫长道路做好准备。


“我比以前胆小多了,我以前更自信。”



医生们认为,现在判断“脑雾”究竟是由新冠病毒攻击大脑或者由其他症状(如疲劳和焦虑)引起的还为时过早。


John Olver教授说:“他们进行了一些扫描,发现在一些更严重的患者中有一些大脑区域受到了损伤,其中有有机成分,但焦虑和抑郁会导致很多问题。”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遭受长期的新冠症状,Maddy Bourke敦促人们接种疫苗。


“这太可怕了,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我真的很沮丧。”她说。


“这对我的心理健康也很不利。”


“我经历了无数次崩溃,因为我觉得我的大脑不再工作了。”


“我现在觉得我的生活永远不会和以前一样了。”


“我相信会的,我相信我会康复,但现在我感到非常疲惫,光是在这些日子里挣扎就非常累。”



Maddy Bourke还想警告其他人关于新冠病毒带来的长期影响。


最近,她在墨尔本北部的一家养老院发表讲话,那里的居民都取消了阿斯利康疫苗的预约。


“中途我告诉他们一些事情,我不记得我的名字,我在哪里,或者我在说什么。”


参观结束后,所有居民都接受了阿斯利康注射。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