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墨尔本的这轮疫情到底是怎么爆发的?病毒现在的传播速度根本追不上!人菜瘾大的安德鲁斯这次是否会认命?

收藏

墨尔本的这轮疫情到底是怎么爆发的?病毒现在的传播速度根本追不上!人菜瘾大的安德鲁斯这次是否会认命?

猫本在线 猫本在线 10天前 08:50

据报导,截至周日午夜的24小时内,周一上午公布新增本土感染473例,使活跃病例总数达3,507。只有202例与已知病例相关,代表大多数是神秘病例。



当维州在8月4日宣布最后一个清零日时,随即爆发疫情;一名可能感染病毒的乘客在West Footscray车站上了412 路公交车。传染一路往西,疫情已经在Caroline Springs的一个室内购物中心蔓延。



那么,病毒是怎么来的呢?一种可能性是源自新州的Delta病毒渗透进入维州,并在短短几周内生根。


Doherty Institute的基因组学专家诺利雪瑞(Norelle Sherry)博士说,根据对样本的分析显示,「很可能」有另一种病毒的引入,这与之前新州搬家工人集群爆发促使维州第五次封锁不同。



她说:「从那时开始,病例数呈缓慢爆炸式增长。它们都非常相似,显示它们都是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在本地传播的」。


另一种理论认为,这不是新的感染源,而是随着病毒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这个在本地发生的基因组学的微妙变化,可能源自于7月初原本应待在红区隔离、却违规去了Coles的一个人。


无论哪种方式,每种理论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当前的疫情扩散。鑑于此种传染性变种病毒株已被证明几乎无法控制,专家表示,任一次Delta疫情爆发总是需要一个诱发因素。


与此同时,流行病学家表示,若疫苗接种量持续增加并且大多数人继续遵守防疫限制,维州可能会在几周内扭转第三波疫情。另一种则可能是日新增上万例。



据民众活动趋势显示,在220多天的封锁之后,维州人待在家里的意志正在减弱,Deakin University流行病学负责人贝内特(Catherine Bennett)教授说:「目前人们不是很恐惧,就是很沮丧。我认为我们必须化悲愤为力量(meld that fear and frustration into just bloody minded determination)」。


维州的最后一个清零日:8 月4日系自7月12日以来第一天为新增本地感染病例。但开心还不到24小时,就发现一名在墨尔本西部Al-Taqwa College任职的教师确诊。


最令人担忧的是不确定感染源,在出现更多神秘病例之后,维州在第二天再次被封锁,其中包括一名住在Maribyrnong的工厂工人,他与学校老师没有明显联系。


从那以后,疫情继续在西部蔓延,并在北部郊区扎根,那里病毒利用关键弱点不断壮大—疫苗接种水平较低、人口年轻、流动性更强、家庭人数多以及有工作的人意味着他们不能待在家里。



周六的450例中有70%以上记录在该地区。在Hume每天报告166例,截至上周日,只有不到48.2%的人打过一剂疫苗。在Moreland每天88例,54.7%的人口打过一剂疫苗。


此比例远低于当时的全国平均水平;仅略高于63%,与Geelong和Mornington Peninsula等地第一剂接种率超过70%形成鲜明对比。


新南威尔士大学公共卫生和社区医学专家詹姆斯伍德(James Wood)副教授说:「对于那些在封锁期间必须继续在社区工作、社会经济劣势的人来说,非常具有挑战性」。


「通常他们的工作量会增加,而且很难在不关闭非常重要的行业的情况下减少他们的联系人数。」



那些一直在分析人员流动数据的人表示,遵守公共卫生命令的情况略有下降,但他们表示,这不应完全归咎于维州无法控制疫情。


在整个大流行期间为联邦政府提供模型的詹姆斯麦考(James McCaw)教授说:「现在的防疫限制水平足以控制之前病毒株的爆发,但Delta更难控制。我认为这是我们未能提早注意的地方。对墨尔本或悉尼等多元化大城市来说,要摆脱Delta非常非常困难」。


根据本报对人民活动趋势的分析显示,将维州的第二波与第三波进行比较时,发现封锁时期活动的数量略有增加。



去年8月9日,零售和休閒旅行的活动比平时降低63%—当时维州记录394例。8月29日,当该州出现92例感染时,同等移动指标仅下降51%,而该指标在9月初进一步下降至43%,反映与去年第二波最后阶段的相似行为。


墨尔本大学科学建模师汤普森 (Jason Thompson) 在整个封锁期间不断追踪维州的流动性和活动情况,他估计维州活动量与去年8月相比增加10%至15%。


但他表示,将疫情迅速蔓延归咎于四处走动的人数增加太过于简化。


「这一切都取决澳洲各地提出的关于谁将在这场疫苗接种竞赛中落后」,他说。


西郊全科医生和纳艾尔(Hanna El-Khoury)说,最近一次疫情,他有50多名患者检测呈阳性。


他认为,虽然在外人看来,北部和西部的感染率正在上升系因民众违法外出,但实际情况却有所不同。


他坚称传播不是由非法集会助长,而是由未接种疫苗的年轻人,他们通常是关键工作人员,在工作中被感染并将病毒带回家。


在过去的三天里,和纳艾尔医生为Altona North的三个家庭提供远程医疗预约,那里有近130个活跃病例。每个家庭都有8到10名成员住在同一个屋簷下,都确诊。


「一天有30个新病例,如果仔细观察,只有三个家庭。而且每天都在看到这种模式」,他说。


贝内特教授说,早期迹象表明,在两个州经验丰富的接触者追踪团队的帮助下,新州和维州的Delta疫情可以得到控制。


但她说,Delta的潜伏期比之前的毒株短了两天,使官方跑得比病毒慢。


维州官方于7月对MCG 的一个集群进行调查,惊讶地发现一名在足球比赛中感染病毒的Trinity Grammar老师在30小时后开始传播感染。


维州最新一波感染发生时,墨尔本比悉尼更早推行疫苗接种,许多专家纷纷预测病例将应跟在新州日新增1500例峰值后。



「如果墨尔本的数值达到新州的水平,我会非常惊讶」,詹姆斯伍德教授说。「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可能会继续上升一点,直到维州疫苗复盖率赶上。」


麦考教授表示,他预计新州的病例数将很快达到顶峰,维州也会在不久后跟进,并表示虽然情况仍「非常不确定」,但他的团队评估显示,维州有75%的可能性会在今年内接下来的三周达到疫情顶峰。


另一种可能是确诊数将继续增加—这意味着维州正进入一个关键时期:最糟糕的情况将会很快过去、或确诊人数还会不断增加、更多染疫年轻人住院。


「如果民众停止施打疫苗接种停止,情况只会越来越糟。如果人们保持或提高依从性…并且疫苗接种加速,那么高峰可能会更早出现并且会更低。」


维州的繁殖率—估计每个人传播病毒的平均病例数—约为1.5,贝内特教授说,虽然更多的疫苗接种会让传播数降低,但提高民众守法性会更快让维州的第三波感染平息。


贝内特教授说:「如果每个人都屏息以待两周,少去公共场所,很快将会脱离封锁的循环。」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