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这事居然发生在西澳!非自然死亡率高达93.5%!以性换租、惨死街头!西澳囚犯还是回监狱里吧!

收藏

这事居然发生在西澳!非自然死亡率高达93.5%!以性换租、惨死街头!西澳囚犯还是回监狱里吧!

微珀斯 微珀斯 12天前 19:01

01NEWS

西澳囚犯的高死亡人数!

自杀、滥用药物!


近日,西澳本地媒体《西澳人报》对囚犯进行了一项特别调查,得到他们的死亡人数以及死因等敏感信息,这些或许能揭示西澳囚犯早死的可怕比率的真相。



媒体是从国家死因信息系统 (National Coronial Information System)中得到的这些数据,显示:从2015年到2019年,这五年,西澳验尸官至少检验了139名囚犯



而在这些人中,只有6.5%是由于自然原因死亡的剩下的93.5%是由于自杀或药物过量并且囚犯的平均寿命要比澳大利亚的平均预期寿命少了几十年!



全人群的平均预期寿命是83岁,而大多数囚犯都死在了40+岁。更夸张的是,超过了1/5的人,步入而立之年(30岁)前就死亡了!近一半的人,也就是139人中的64人,死因是滥用药物。超过三分之一的人,也就是49人,死因是自杀。



死亡总数只是冰山一角,因为死因调查中不一定都记录了是否有监狱历史。


现在的法律要求,在某人在拘留期间死亡时,需要进行死因调查,但当某人在获释后才死亡时,很多情况下是不进行死因调查的。



这就意味着,有着监狱历史的很多人死亡后都没有被详细调查。


死亡数据让人们把目光聚焦在了土著身上,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比例



原住民仅占西澳人口的 4%,但占死亡人数的 20%!《西澳人报》还了解到,今年至少有6起无家可归者,在与司法系统进行某种形式的接触(出庭、拘留等)后 12 个月内死亡。而这6起全都是土著。



据司法信息显示,这些人很多都是因为持有毒品、不服从警方指示和在公共场合行为不检等罪名而进出法庭。其实不大明白为什么能把自己混成这个地步,就算不能做知识要求高的工作,一些体力活也行啊。


02NEWS

无家可归,

只能惨死街头!


“她无家可归,然后开始流浪,然后就去世了。”


这就是 67 岁的 Noongar老人Graham Woods,谈到他的侄女死亡时说的话。



这位42岁的女性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今年早些时候从Bandyup女子监狱获释时,她希望能改变自己的生活。


她迫切希望与她在国家照顾下的小女儿团聚。


虽然被囚犯释放支持计划接手,但是没有解决最大的问题——无家可归!



在她入狱之前,一直无家可归,释放后也是同样的故事。


获释八周后,疑似心脏病发作死亡。


她之前就有心脏问题,如果没有稳定的住宿条件,就很容易发作。



Graham Woods 说,“她有一个母亲和一个无家可归的女儿。她压力很大......我认为这可能导致心脏病发作。“这个故事很常见。


20多年前,Graham失去了两个兄弟。一个是在拘留期间死亡,另一个经历的事情与他的侄女惊人相似,从监狱释放,无家可归,因此就在出狱后几周死于与健康有关的疾病。



“我的一个哥哥也死于同样的事情。他从监狱里出来,也是无家可归,只能以同样的方式死去。”


“如果你有一个家,你会更安定,我认为(我的侄女)如果被安置了,她会更安定,就不会因为要去哪里而感到压力。”



《西澳人报》收到了一名工作人员为Graham的侄女发送的电子邮件,这是在她死前几周发送的。


这封邮件表明她正在寻找住处,但被拒绝了。


工作人员在给另一家服务提供商的电子邮件中写道:



“(该女子)于 2021 年1月4日被释放,并报告说过去几年无家可归......在她获释前的三个月里,我向住宿提供者发送了一些推荐信,但是由于她过去的问题和欠款而被拒绝了,或者就报告说他们已经满了。"


“自发布以来,除了一些妇女庇护所外,我们还联系了入口点和危机护理中心,所有这些都再次报告说没有可用的。"



“此时她最大的障碍是财务,因为她被释放时没有积蓄,不得不重新开始。她还有一个 19 岁的女儿,她目前也无家可归。(该女士)有多种健康状况,包括心脏病,有一间自己的经济适用房是有巨大好处的。”



“她几年前也失去了丈夫,并正试图与 DCPFS(The Department for Child Protection and Family Support) 合作,想要与她最小的女儿取得联系。”


虽然工作人员为她操心,但是最后还是死在了西澳的街头。


而对于Graham自己而言,生活也不是那么容易。


大约 10 年前,他在监狱里度过了一段时间。



“这是一个循环,它仍在继续,即使对于我自己,它也一直在进行。(他们说)'我们会收容你,我们会收容你'。”


他说最近的死亡让他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



“有时我会想,我会走那条路吗?因为我无家可归,因为我的身体……如果我得了肺炎或感染了这种病毒(COVID),那么我肯定会死,因为我的肺已经没了(之前患过严重的肺部疾病,并因此导致无家可归)。”


其实福利设施还是有的,再找找工作,生存下来很困难吗?西澳,这个最富的地方,整体发展那么好,活下来,很难吗?


03NEWS

死循环,

犯罪、无家可归相互叠加!


化名为Annie的女士,向媒体说了她们家的惨事。


她的妹妹,6年前去世,自己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发生在出狱的12个月后,被逐出公共住房后的第二天。


她的表妹,27岁,7月份也走上了这条路,因为无家可归,她死在了距Annie妹妹三条街的地方。



Annie和她妹妹从十几岁就无家可归。


“我们在十几岁的时候,只能在街上长大,她的生活很艰难。”


“家庭暴力,青少年监狱,女子监狱。”


“她在监狱里呆了很长时间。她被释放后,一段时间内就会直接回去。”


“我感到很内疚,知道她觉得没有出路,却没有及时的帮助她。”



“无论是法律系统还是政府系统,我都没有信心。”


Annie说她也曾被关押过一段时间,和她姐姐一样,被释放时无家可归。


住在街上的他们经常吸毒,因为太害怕睡不着。


“我们犯下的很多罪行,都是出于无聊和我们当时的吸毒习惯。”



“我们吸毒是因为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睡觉,所以开始吸毒,就不用担心睡觉了。”

这……


大约一年前,Annie在无家可归时怀孕了。


当时她住在大街上,有一个男子接近她,说注意到Annie睡在他家马路对面,他告诉Annie,只要来他家睡就好了,你会有收入的。



“从那时起,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这产生了巨大的不同,因为你没有那种晚上要躺在马路上的压力。”


这……小编又不理解了,这不是以性换租吗?


04NEWS

为土著提供

培训就业机会!


Mervyn Eades 是Minang Noongar 人,同时也是Ngalla Maya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Ngalla Maya为出狱后的土著提供培训和就业机会。



他曾在监狱里度过了一段时间,他的家庭也很悲惨,弟弟在监狱里自杀了。


Eades说人们在获释后死亡的问题,长期以来一直被忽视。


他认识在出狱后失去亲人的家庭,并表示住房是一个主要因素。



“我可以想象很多人出狱后会死去,可能是自杀或者是吸毒过量,绝望和无助的感觉都在他们的内心和头脑中扎根。”


“他们的态度非常消极。”


“如果生活没有希望,每天就会问‘我为什么存在?’”


“有很多解决方案,但住房和支持是最重要的,尤其是住房......如果他们在大街上游荡,他们的生活就没有真正的稳定。”



“无法养家糊口,会消磨自我价值和希望,如果养不起家人,情况就会完全恶化。”


所以他经营了一家公司,希望能让土著有工作能力,能够在社会上立足。


Social Reinvestment WA 是一个由 25 个非盈利组织组成的土著领导联盟,帮助土著更好的生活。



Social Reinvestment WA的协调员Sophie Stewart说,让人们无家可归或几乎得不到支持,意味着人们更有可能重返监狱。


“大量离开西澳监狱的人没有住处可去。”


“随着西澳的住房危机,租金更加高和紧急住宿更加少。”



“入狱的人会被污名化,这让他们更难进入公共住房。”


“如果没有家,人们更有可能重返监狱。”


“西澳的累犯人数超过 50%,这意味着监狱无法让人们,有效地被改造和重新融入正常人的生活。”


“从监狱获释的人中,有一半以上预计会无家可归。”



她说,服务部门“尽了最大努力,但他们只能利用可用的资源”。


8 月份,两家主要的住房供应商停止接受任何新的住户,因为根本没有更多的地方。


上周的社会住房预算带来了希望,8.75亿用于住房!



“我们不必等到人们陷入绝对危机时,才提供帮助。实际上,尽早提供帮助的成本效益要高得多。”


累犯率竟然有50%!


一句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帮的再多,都不如他们自己自强。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