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华人空姐在911当天冒死报警,2977人惨死恐袭,那天彻底改变了世界

收藏

华人空姐在911当天冒死报警,2977人惨死恐袭,那天彻底改变了世界

北美留学生日报 北美留学生日报 13天前 09:45



2001年9月11日上午8点20分,一名华裔空姐躲进了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11次航班机舱的洗手间,


在经济舱的后排悄悄地拨通了第一通地面紧急电话。


邓月薇在生命尽头留下的珍贵通话录音


和地面通话25分钟后,11次航班于以大约每小时490英里的高速,于上午8点46分撞向了世贸中心北塔,机上所有人当场死亡。


这名冒着生命危险,在协迫和恐怖之下沉着冷静地拨通紧急电话的,


是时年45岁的华裔空姐邓月薇(Betty Ann Ong),任美航11次航班座舱长。


邓月薇


她压低声音告诉地勤人员:“驾驶舱没有回应,商务舱有人被刺死,我们可能被劫机了。我认为有人用梅斯毒气,我们无法呼吸......”



正是由于邓月薇和同事非常及时地向地面完整表述及汇报了五名劫机犯的座位号,美国政府才得以迅速锁定犯人的身份。


并确定此事为劫机事件,及时取消了这条航线上的所有航班,从而避免了更大的灾祸。


邓月薇的临终遗言是:“为我们祈祷,为我们祷告吧。”


这段珍贵的录音,在911恐怖袭击的四年后被部分公布。


提起911恐怖袭击,你会想到什么?


大楼,浓烟,惊恐的叫声,四处逃生的人……



整整一代人仍清楚地记得,袭击的消息传来时,他们身在何处,是什么样的心情。


从2001到2021,二十年,弹指一挥间。



9月9日,拜登宣布,全美将从10日到12日纪念三天。


“我请求美国人通过祈祷、沉思和纪念仪式,缅怀这些遇难者,安抚他们的亲人。”


“希望全世界各地的人都能这样做。”



拜登将访问三个坠机地点,纽约的世贸大楼遗址/归零地(Ground Zero),宾夕法尼亚尚克斯维尔郊外的纪念馆,弗吉尼亚州的五角大楼。



对于遇难者亲属来说,他们的纪念活动于早上8:30开始, 8 :46 分进行第一次默哀;


纪念馆将于上午 7:00 开门,家属们凭收到的邀请信或电子邮件入场参加仪式,下午 1:00 结束。



日落后,“致敬之光”将照亮纽约的天空。



美国各地将举办大大小小的纪念活动,包括集会默哀、音乐会、车队游行等。




警察也加大了巡逻力度,保证活动的顺利进行。


纽约反恐局局长马丁·马特拉索说:“我们正在密切观察,因为我们知道恐怖分子的心理。他们也在想着这个周年纪念日。”




美国美国国土安全部发布了紧急恐袭警告,中东对美国“怀有仇恨”的恐怖分子,很可能利用这次机会,筹划新的袭击。



拜登近日宣布,鉴于恐怖主义的威胁,延长国家紧急状态至一年。




2001年9月11日上午,摄像头拍下了恐怖分子们过机场安检的画面;


他们由埃及的穆罕默德·阿塔(Mohamed Atta)领导,目的是制造911事件。



8点46分,美国航空11号航班撞向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塔的北塔;


北塔拥有110层楼,在30年间都是纽约的最高点,瞬间燃起熊熊大火。




9点零3分,北塔浓烈的黑烟中冒出一个危险的影子——美联航175号航班;


它横冲直撞地奔向了南塔。




一架飞机撞毁在五角大楼一角;





一架在宾州的尚克斯维尔坠毁,原本目标是美国国会大厦。



许多人的命运,一瞬间被改变了,坠向无法预知的深渊。



有人在断砖残瓦中被抬出来;



有人浑身被烧伤,有人失去了一条腿;




高层的人为了逃生,不得不跳楼……



有人失去了家属、朋友,痛哭不已。





消防员也崩溃了,坐在地上擦泪。



民航飞机撞市中心的大楼,这种事前所未闻,没人敢想象;


小布什听到新闻,都满脸懵逼。



联邦航空局马上下达了全美航空禁令,要求美国境内的客机全部停飞。



美国白宫、国会大厦和华盛顿主要地标全部进行紧急疏散。


这场美国建国以来在本土发生的最大灾难之一,造成了2996人遇难,6000多人受伤。



美国政治、经济和军事的象征双子塔,完全坍塌了。




二十年过去了,911仍然在影响着美国人,伤痛与后遗症挥之不去。



幸存者Joseph谈起当年的一幕,仍心有余悸。


“在世贸中心南塔,我刚乘坐电梯来到91楼,却发现大家都震惊了,看着对面,说不出话。



那是我人生中最可怕的几十秒——北塔竟然撕开了一个大洞,冒出浓浓的黑烟,火焰像血一样鲜红。


通过那个巨大的洞,我看见飞机机身穿透了北塔,文件、桌椅、人通通被飞机撞开。


外面到处是钢筋、混凝土和尸体混合的碎片,保安让南塔的2000多人不要出去,留在里面……”


他开始哽咽。


“那一刻,我只想回家。”



在84层办公的Janice,当时正在参加一场54人的会议,突然她被一股冲击波打到了墙上,鞋被甩掉了,周围有人在惊声尖叫,有人在咳嗽,有人消失在不断砸下来的天花板下面,有人肢体残缺不全;


地板上都是鲜血和污迹,她感到一阵晕厥。



她记得,有人带着她往外跑,她一度崩溃,坐在台阶上大哭,对方鼓励她继续走;她的脚底在流血,每一步都会印出血脚印。


“我至今还记得那些嚎叫声,一辈子也忘不了。”



另一位幸存者Lauren说:“我差点被活活烧死了。”


她刚刚进入世贸中心北塔,就看见火球从电梯井中飞入大厅,随着一声响亮刺耳的警报声,顷刻间,她被火焰吞没。


“那种痛苦是无法估量的,压碎性的、渗透得越来越深。”


她在地上滚来滚去,有人试图帮她,却不知如何下手。


她身体的80%被烧伤,在医院住了六个月,但她的康复花了将近 10 年的时间。


“烧伤可能是最折磨人的病痛,死亡从未远离我。” 她说。



消防员 Lynn Tierney 与12名同事进行了援救,当南塔开始燃烧时,她正在协助北塔的救援工作。


爆炸的喷气燃料将玻璃炸裂,消防队长告诉他们,“确定无法扑灭火焰”。



她目睹许多人从楼上跳了下来,“有一对夫妇,双手合十地跳了下来,我无法想象他们面临的选择。”


那天约有 343 名消防员死亡,林恩为遇难者写了大约 100 篇悼词。


仅一天,就举行了23场葬礼。


“我不敢相信我活着走出来了。从某种程度来说,我从未走出来过。”



英国人查理格雷在北塔26层工作,由于飞机撞在高层,他顺利逃离了大楼。


“外面的场景就像一个战场,” 他形容,“街上满是尸体和被砸毁的汽车,灰尘很厚,能当饭吃了,无法呼吸。”



他快速来到码头,并跳进了水里。


他有20多个同事没能逃出来,神科医生后来诊断他患有“内疚症”的创伤后应激障碍。


“我一直很懊悔,我应该留下来救人。”



此外,数万人因暴露在灾难现场接触到粉尘和碎片,产生了长期的健康问题,罹患癌症的人数在不断增加。





心理创伤也很难愈合;


盖洛普 (Gallup) 的一项调查显示,911事件发生以前,26% 的美国人不愿意乘坐飞机,27% 的人不愿意进入摩天大楼,36% 的人不愿意出国旅行;


袭击发生后,这些数字分别为 43%、35%和48%。




恐怖袭击发生后,布什马上启动了全国紧急预警,派出超过4000人的情报调查部队和安全人员,宣布美国进入“全国紧急状态”;


10天后,美国很快将凶手锁定为基地恐怖组织创始人本·拉登,美军进驻阿富汗;



此后,以“反恐”的名义,美国又入侵了伊拉克,要“彻底去除邪恶的轴心”。



美国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利用“反恐战争”来激活北约组织,为北约增加传统安全以外的新内容,拉着德、法、英等盟国,全球征战。



911刚过的时候,美国人信心十足,88%认为美国将在反恐战争中获胜;


2011年,这一数字降到75%,


今年8月26日喀布尔机场对难民的袭击事件发生之后,只有28%了。



如今,塔利班全面夺权,阿富汗建立起新政府,美国改造计划失败,狼狈撤退,却给许多中东中亚国家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动荡和战乱;


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孤儿无家可归。



日前,拜登签署了行政命令,指示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在六个月内公布911的解密文件。


他说:"我在竞选总统时曾承诺会公布911的调查结果,在那个悲惨的20周年到来之际,我会履行这一承诺。"



911遇难者家属向拜登喊话:


“在你履行承诺之前,我们不能真诚地怀着对那些受害者的敬意,欢迎你来到我们的圣地。”


“政府披着一层保密的外衣,继续在我们背后捅刀子。”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