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搞笑 >

为什么老外坐牢反而会变胖?

收藏

为什么老外坐牢反而会变胖?

beebee公园 beebee公园 6天前 14:37

朋友说失恋让人消瘦,而我化悲愤为食欲以至于增重十几斤,直到遇到路过监狱门口,我才发现首先该庆幸自己没混到蹲局子。


否则,我所有努力过的运动成果将会消亡殆尽,甚至迎来反扑。



为什么囚犯体重会增加?看起来他们的食物更有限


你能看到刚出狱的囚犯穿着平角短裤,却将自己8个月前预定的长裤系在腰间,衬托得像相扑选手的布兜。


毫无疑问他胖到穿不上裤子,毕竟暴露在阳光下的平角短裤不会说谎。


像这样


反常的细节,通常暗藏着关键信息。


这就像手机屏幕总是面向桌面,很可能暗示着隐瞒和不轨,看似不相关的两个因素实则有着细密的联系。


当一个囚犯笑出满嘴牙花子也不去佩戴他的假牙的时候,很可能是因为过胖。


肥胖是囚犯服刑的一部分


再无耻的暴徒也有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比如坐牢一年多长了100磅,也就是90多斤。

 

成就如此壮举的人叫本·怀特,他在一场械斗中精准捅伤别人的屁股,并留下一道2厘米的伤口。他没想到的是,这些刑事伤害要用他的脂肪堆积去偿还。


“夏娃相传是亚当的肋骨变成的,而我直接长了一个夏娃的体重。” 本·怀特申诉离开这个地方,他开始后悔不该让争论升级成混战,为此掏刀子更非明智之举。


变胖显然不能成为提前出狱的正当理由,法庭记录员只觉得监狱饮食别具风味,至少不影响法外狂徒的胃口。


无耻的捅臀暴徒想要缩短刑期,因为他在监狱变胖了


本·怀特


和电影里肌肉虬结的囚徒群像不同,很多悍匪走出监狱大门时,已经丧失自己刚硬的肌肉线条。


连环杀手加里·李·桑普森在10多年的漫长监禁后,他最终收获死刑判决,以及身上新增的约150 磅肉。


他的律师曾因此辩称,判处死刑是多余的,桑普森很可能会在三年内死于糖尿病、心脏病和高血压。


桑普森和刚被捕时的状态判若两人,最初胳膊能轻松拧过别人大腿,再次出庭时,他身形明显膨胀一圈,好似发际线在退潮,而天灵盖上填海造陆,隐约浮现出小岛。



“根据我的亲身经历,监狱里的肌肉猛男比THC含量超过25%的大麻还要罕见。” Natalie说,她曾经是一名兼职体育记者的女大学生,背地里却是生产大麻的绝命毒师,因此获判30年。


然而入狱仅四年,Natalie的体重就增加了近100磅,几乎等于有丝分裂出一个她自己。


她坦言,“在第一年,我保持着良好的身形。我经常去上健美操课,从事着每天站立6到8小时的工作,也很注意饮食。”


“直到我意识到,上诉周期比我想象的要长,重获自由遥遥无期。我开始停止常规锻炼,每天都戴着耳机,在铺位上看几个小时的电视。” Natalie过上了普通宅女的生活。



每个人在监狱里都有不同的经历,但肥胖是监狱共通的流行病,就好比恋爱是漂泊浪子的城市病。


在加州大学一项研究中,73%的囚犯都在监禁期间体重暴增,仿佛处于一场如鱼得水的长期亲密关系。


乔纳森等学者认为,一旦这些增重的囚犯能活到回归社区的那天,可能会对当地的医疗预算产生经济影响。


这让我想起之前不小心把枕头抛到前女友头上,结果她反手一击把我搞出脑震荡。还有那次窝在沙发里相互依偎,她先起身时手肘无意中在蛋上借力,直接送我去看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男科。


监禁期间体重增加


健康是财富,或者说失去健康会连带损失大笔财富,但大部分囚徒并没有这种觉悟。


能在监狱带头搞健身还卓有成效的囚徒,稀有到出来时都有资历出一本书,比如瑞恩·弗格森。


瑞恩·弗格森19 岁被误判关进密苏里州监狱,等30岁出来时已经可以入行当健身教练。


“囚犯们热衷于锻炼只是假象,他们习惯集结于某个篮球场闲聊或交易。如果你在外面没有运动习惯,坐牢后基本也不会突然开窍。” 弗格森表示。


瑞恩·弗格森出书


比起健康,囚犯们先丧失的是希望和意志力,漫长的刑期让他们抑郁,懒得动弹,只吃高碳水饮食。


他们看上去别无选择,无论是狱中食堂还是小卖部,高热量是永恒的主题。


就连不惜越狱去走私食物的囚犯都知道,披萨、方便面和甜甜圈才是走俏的硬通货,这是市场供需的双向筛选。


囚犯走私食物被抓


监狱管理层不愿意看到囚犯们抗议食物短缺的历史事件重演,毕竟背后还会牵扯出贪污腐败的利益链,于是他们倾向于购买廉价的垃圾食品。


这招堪称鸡贼。比起骨瘦如柴,一群吃得脑满肠肥的囚犯显然扛不起人道主义大旗,也博不来同情。


囚犯体重减轻,声称监狱食物不足


歌手克里斯·布朗在洛杉矶监狱待了三个半月,体重增加了 35 磅,等于一把M134加特林。


“我穿不下以前的牛仔裤和衣服,也不敢出门买,生怕被人们看到自己肥胖的样子。” 克里斯·布朗说。


这俩仿佛按着每月10磅的指标精准长肉,贾里德·福格尔入狱后三个月长了30磅,还在监狱中获得烹饪艺术奖。


福格尔因为每天吃两个赛百味三明治而减重250磅成名,并顺理成章成为代言人,直到“炼铜”事发被捕。



他身处低级安全区,这意味着门永远不会上锁,能自由到处晃荡,还能网上冲浪。


福格尔在监狱中过着奢侈的社交生活,看电影、吃金枪鱼、去网球场、搞手工艺品、玩大富翁,甚至赌博,比大部分打工人的周末要滋润得多。


还有设备齐全的健身房,一切免费,无需办卡,也不用担心练臀时被教练偷拍,看得让人想早日坐牢。


就连同期狱友布鲁克斯也表示,“比起在监狱,更像在日托所”。


贾里德·福格尔


当然,这取决于监狱设施、安全级别和地理位置,不是每个囚犯都有机会,以运动宣泄愤怒或脂肪。


有些女子监狱连引进动感单车都靠公益组织反复游说。


由于很多监狱在食量上做到性别平等,而暴食也是释放情绪的一种方式,相较于男囚,女囚面临高达4倍以上的肥胖威胁,外在总是率先于内在改头换面。


在监狱服刑时骑自行车:女囚对抗体重增长


克里斯汀·加文说,“我反复与那些女性交谈,她们普遍表示自己六个月内增重60到70磅(也就是58-68斤)。”


没什么比龟缩在房间里,看着自己的身体从视觉上的“性感炸弹”变成重磅肉弹更让人感到折磨。



这就像是一场颓势尽显的两性关系,你仿佛坐在瀑布的边缘,手指紧紧地掰住石块,留在原地只能越发疼痛,也支撑不了多久,很快就要顺流滑下去。


“你既然知道走向,干嘛还把自己搞得这么惨?”老赵问我,“你这是失恋,不是失智。”


“因为我还没放开,就先被人一点点掰开了手指头。”


如果你从不考虑自己,那你无法增重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