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她花5年时间,拍下1000张“撞衫”照片:顶级的美,是把自己穿成艺术品!

收藏

她花5年时间,拍下1000张“撞衫”照片:顶级的美,是把自己穿成艺术品!

艺非凡 艺非凡 14天前 12:51

撞衫,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比较尴尬的一幕。


但如果是和名画撞衫呢?


看这一袭湖水蓝的连衣裙,彷佛融入了名画之中,意境悠远。



莫奈的睡莲,淡彩的颜色与斑驳的光影,和眼前的女子交相辉映。



贝尔纳·布菲画了一幅《着斗牛装的贝尔纳·大卫》,结果碰上一个着斗牛裙的女子。



华裔法国画家赵无极的画,画如其名仿若无极,但真没想到做成衣服会这么好看,把黄蓝互补色原理做到极致。



20世纪艺术女王索尼娅·德劳内《 Prismes électriques (1914) 》,将色彩和几何图案融为一体,色彩、几何,刚好也是时尚界最重要的两个概念,人与画相遇,如同艺术与时装相碰撞。



说到色彩,怎能缺了波普艺术家Alain Jacquet,各种颜色与线条在画布上肆意绽放,仿若一场色彩爆炸。



还有Bernard Frize,以独特画法闻名于世,擅长颜色+线条的搭配,看他的画是一种视觉享受。


而下面这位小姐姐半身裙的线条,竟然和名画一模一样……



如此完美的撞衫,简直让人太惊奇了,感觉这人彷佛是从画中走出来一样。



创造如此多奇妙撞衫瞬间的女人,是一个ins帐号为matchwithart的女人。



有一次她在参观一个艺术画廊的时候,和一幅名画撞衫,这让她的同伴们惊叹不已。


“你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样!”



她自己也觉得惊奇。


“看画展的人,彷佛就是画中人,这种感觉很奇妙。”


“感觉好像画中的人,穿越千年来和我对视,在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我就已经知道他要开口说他那最隐秘的心事。”



问你一个问题:


如果你正在喝咖啡,突然有一个男人冲进来说要画你,你什么反应?


名画中穿红色格子的女人,是新闻记者西尔维亚·冯·哈尔登,她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在她刚点起一根香烟时,突然冲进来一个男人,说我必须要画你。


她想拒绝这个男人:


“ 所以,你要画我落魄无神的眼睛,我精致的耳朵,我长长的鼻子,薄薄的嘴唇; 你要画我很长的手,很短的腿,很大的脚,别白费劲了,我这样外表的女人,没有人愿意看的。”


但这个男人坚持要画她:


“因为你代表了这个时代。”


听了这句话,哈尔登答应了。其实她是想被画的,尽管她没有美丽的外表,但她有着丰盈的灵魂。



名画《La plus jolie femme de Paris 》中的女人,你知道是谁吗?


她是Alizee,被James Tissot称为巴黎最美丽的女人。她身处法国社会上层,参加过无穷无尽的舞会,每次出场都必有一群男士簇拥。


在一个大型舞会上,她穿戴着剪裁得体的黑色礼服,佩戴珠宝首饰,穿越长廊走过来,她的生活锦衣玉食,但其实,她并不快乐。



和名画撞衫,撞的不仅是衣服,还有灵魂。


如果能和画中人以相似的服装遇见,她们的灵魂就能互相交流。


所以她开始了一场大型的寻找名画的活动。



她掌握了全国所有美术馆的信息,对他们的营业时间、票价,展出作品如数家珍。



每天她都会穿一身衣服,然后去寻找那幅拥有相似灵魂的画作。



或许会有人觉得这太难了,全国那么多美术馆,一个画家那么多画,怎么能刚巧碰到最合适的画呢?



其实,她不需要刻意寻找,只需要大致清楚每个美术馆的情况,每个画家的风格,往往都能找到。



“没有找不到的名画,只有遇到困难就放弃的心。”



就算找不到相似的人物,也能找到相似的色彩。



“绘画和服装,本质都是颜色和线条的艺术,具有很强的共通性。”



或许找到的不是最精准的,但一定是最有感觉的。



关于怎么判断哪一幅画是最合适的,她笑着说,“你忘记了它是一幅画,而误以为那是向你打开的大门,那它就是你要找的那幅画。”



看到画的时候,你看到了自己。



你被吸引,你想走进去探索。



你想和画中人对谈。



你感觉被一股电流击中···



那它就是你要找的画。



并不需要什么标准,在你遇到的那一瞬间,你就会很自然地被吸引。



因为共同的艺术追求,因为对色彩和线条相似的理解,因为对审美的追求···


进而达到了某种精神上的共振。



所以就会在万千人海中相遇。



哪怕不是名画,只是一个展览的装置。



甚至美术馆门外的路障,都会有美妙的“巧合”发生。



不过有时候,她也会反着来,先找到一幅有感觉的名画,再去搭配衣服。



实在找不到可以搭配的衣服,拿起画笔,就可以进行创作。



原本平平无奇的白色百褶半身裙,这么一创作,立刻就变得生机盎然,颇具有艺术性,像是给沉闷的生活,一声有力的呐喊。



除了有趣的撞衫,她还模仿名画中的女人。


毕加索最爱画的熟睡的女人系列,脸上的红晕彷佛羞涩的云朵。



爱德华·霍珀,被称为描绘时代孤独的画家。


诺大的圆桌,一个人啜饮,锦衣夜行的孤独,又何尝不是一个人的狂欢。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著名的光影大师,《梳妆台前的女子》有一种薄雾朦胧,却又阳光透亮的感觉。



印象派大师贝特·莫里索,《梳妆室的女子》,对镜化妆的画面,恬淡而美好。



美术馆里大多数人眼中的风景,是一幅幅传世名画。


但你想过吗,在你看画的时候,画也在看你。



人在看画,画在看人,谁是谁眼中的风景呢?


还是说,你与画的相遇,才是美术馆里最动人的风景,因为你们在不经意间,美成另外一幅画,装饰了别人的梦。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